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漫天飛雪》武君前傳【十完】

 

        不寒而慄大抵就是如此吧?塵剎心裡自嘲一番,既種此因,需受此果,他佇立當場,無視四周任何聲響,眼神未曾自趨近的容顏移開。

 

「雲……呃!」塵剎名字尚未叫全,心口已遭一記重擊,如此狠勁足顯那人怒氣非常。

 

「混蛋!」雲落痕一擊得逞,怒意不減,提手又要再贊,卻被塵剎大掌一握,阻去攻勢。

 

        儘管雲落痕使出全力,但內傷沈重,終究不滿三成功塵剎恐傷他而運內力抵抗不閃不避地接下此擊卻是毫髮無損。「夠了吧……若再勉強出手只會加重你的傷勢……」塵剎溫言安撫著。

 

        「夠?你說夠我便罷休嗎?我可是這般好說話?」雲落痕冷笑,要將手縮回卻被牢牢抓緊,無法動彈。「喂,放手啊!」

 

        他如何肯放?「戰場之上,你別鬧了,行麼?」眉間深鎖,對於雲落痕行徑,塵剎滿是無奈。

 

        「行啊,你現在去給我拿琉璃過來,和我對飲三杯賠罪,我便不與你計較,如何?這交易可便宜了。」雲落痕笑開逐顏,一副等著看戲的模樣

 

        雲落痕明知琉璃釀造不易,極為稀少,且僅中原一家酒館能產,今年的份早已喝完,此等交易擺明要塵剎為難。「你……!」塵剎雖氣,卻莫可奈何。

 

        正爭執間,一敵人抄起斷刃殘劍攻來。塵剎護住雲落痕不讓他有絲毫動武的機會,樂凬也跟緊雲落痕,拉著衣袖不讓他再亂跑。

 

        「雲哥哥!」距離稍遠的君鳳卿望見雲落痕,既訝異又高興之下,一時不察,冷箭將至!

 

        「鳳卿!」雲落痕眼尖,大聲呼喚要君鳳卿注意,但暗器來得迅捷無倫,待得反應早已遲了。

 

        君鳳卿身形急轉,但已失先機,如何也避不過眼看疾箭便要穿身而過,他閉目默默等待衝擊。良久,卻是什麼也未發生,他不禁疑問,緩緩睜眼。「大哥!」只見擋在身前的羅喉,手中握著箭身。

 

        羅喉將箭隨手一扔,回過身正對君鳳卿:「怎麼來了?」他正要自前方關口往別處勘查,突爾身後林中飛禽不住騷動,掠身而過他察覺異狀,隨即沿路尋覓緣由,正巧化解君鳳卿危機。

 

        「因為雲哥哥……」目光望向雲落痕。

 

        眼見雲落痕,羅喉大抵猜得發生何事,所幸眾人皆無恙。他內元暗提,掌勁將周圍難纏的敵人全數擊飛。

 

        「此地不甚安全,我們回營地去吧。」塵剎說道。

 

        一行人沿原途折返,一刻方至。路上雲落痕與塵剎爭吵不休,君鳳卿一旁勸阻、樂凬雙手蔽耳,羅喉與虛蟜則靜靜地領在前方。

 

        「別想賴,拿酒來!」雲落痕伸手,要討塵剎欠他的琉璃。

 

        塵剎無奈輕嘆「你明知不可能……」

 

        「不是琉璃也成,只需與我對飲三杯,我便暫時不與你計較那隱瞞之事。」雲落痕嘴角掛笑,自覺這處罰對塵剎已是寬容得很。

 

        「你傷勢未癒,如何能飲酒?」他總是不看時機。

 

        「死不了人的,你喝是不喝?」雲落痕單手插腰,逼迫塵剎點頭答應。

 

    「唉……等事情完結,我再與你對飲個三天三夜又有何妨?但現今著實不宜。」雲落痕脾氣他十分清楚,需順他之意方有轉圜餘地。

 

        「這可是你說的。」雲落痕也非真要為難塵剎,不過是出那一口怨氣,既然塵剎承諾要陪他喝個過癮,他也不急於此時。

 

        「我曾毀諾麼?」

 

        「確實沒有,不過……不准拿這個當藉口要我回去,我這般千里迢迢趕來,絕不許你再將我扔下。」塵剎說一是一,既已決定不讓雲落痕參戰,那便是無論如何也要達到目的但雲落痕怎肯乖乖配合?於是率先開口,表達自己的決心

 

        塵剎無語,四目相交,望見雲落痕眼底那抹無法撼動的堅決,兩人相識以來,每逢意見不合,讓步的永遠是他,他那生疏的瞞天過海之計終究無用。

 

        即便五花大綁將雲落痕綑回依槐別苑,塵剎也知他定有法子掙脫追來,與其放他在這動亂的西武林奔走,不如留在自己身邊安全。「留下可以,但你要聽從我的指示不准胡來。」

 

        「胡來?我哪時胡來過了?」雲落痕笑容燦爛。

 

        塵剎暗忖:「你哪時不胡來?卻懶得與他爭辯,遂轉身與羅喉詢問探查結果,交待義軍。

 

        雲落痕見塵剎正經得無趣,於是攀著君鳳卿抱怨塵剎是何等的冷酷無情、如何他待其不薄卻遭到此種回報云云。君鳳卿一旁陪笑著,心裡清楚他不過玩笑說說,他二人的來往總是如此。

 

        金烏移步,塵剎甫分派完畢,戰鼓驟響,西方一柱濃煙竄升,鋪天蓋地而來。

 

        義軍雖處備戰狀態,但此煙來得又快又疾,最先接觸濃煙的士兵淒厲一聲,隨即命喪。

 

        「速退!」塵剎急退眾軍,大袖一甩,內勁暗提,導引周遭氣流匯聚成風,吹散奪命煙硝。

 

        濃煙漸散,下刻殺陣又至!煙後倏然竄出數十人,齊攻孤身的塵剎。

 

        塵剎銳眼一掃,立判局勢,手按刀柄只待敵人近身此時,身旁突爾佇立一人,他偏頭一望,正是羅喉。

 

        兩人無語對視,默契已成,隨即分攻敵陣左右,往來穿梭無人能敵,不出片刻敵方潰敗。

 

        「這陣只是前鋒,我們需防下次進攻。」塵剎手中兵器一揮震落鋒刃上血花,還刀入鞘。

 

        「嗯。」羅喉暗忖此戰勝得輕易,卻有山雨欲來之態。與塵剎眼神交換,並肩退回後方,重整軍勢。

 

        果同兩人所料,此後數日間,戰事連綿不絕,敵人不擇手段要削減義軍力,義軍雖佔地利又早有防範,但突襲包抄的奇計仍是難堵採取玉石俱焚的眾多敵兵,多日下來,已損三成。

 

        是夜,義軍營地籠罩一團散不去的暗沉,不知敵人何時又再偷襲的恐懼四處瀰漫,士氣委靡不振。

 

        如此軍勢必將不戰而,身為頭領的塵剎遂與羅喉等研商對策。

 

        為防斥侯,不打火炬,塵剎就著月光攤開地圖「目前狀況若持續下去,全軍覆沒只是早晚之事,非得有個重振士氣的對策不可。」戰場之上,士氣之爭,再多的兵力,若無高昂氣勢,不過一盤散沙,不攻自破。

 

    「擒賊先擒王,不如暗殺。」雲落痕一旁提議,雖然暗行詭計非正道作為,但兵不厭詐,勝利才是首要,個人名聲如何不過雲煙。

 

        「領導這仗的為誰?」兩軍交戰數日,卻不見對方將領,君鳳卿不禁提問。

 

        「邪天御武。」倏然自林中傳來聲響。

 

        眾人立即往來者方向望去,月光照耀下,只見紫髮黑袍之人。「楔子!」君鳳卿喚出來者名姓。

 
  待得楔子步出樹林,塵剎開口問道:「邪天御武?」

 

        「不錯。」楔子徐步走近,席地而坐。

 

        「那日與邪天御武交手,他之作風直接,會行如此迂迴的戰法?」犧牲眾多魔兵只在削減對手兵力,如此舉動有違常理,羅喉並非不信楔子的答案,而是就他認知的邪天御武提出疑竇。

 

        「只因那戰他也傷得不輕。」楔子眼神直視羅喉。「尚未完全復原的此刻,他並無把握可以一舉消滅對手。」為確認此點,他探查了數日方趕來與義軍會合。

 

        「當真?」塵剎問道,倘若屬實,現今卻是最佳進攻時機。

 

        「確實,但受傷的魔仍是蛟龍,並非易與。」邪天御武戒備甚嚴,楔子藏身暗處觀察也僅能得知魔頭有傷在身,究竟傷勢復原多少卻不好說。

 

        「你來此,是否已有結果?」羅喉卻問血雲天柱之事。

 

        「不錯。」楔子明白其意,自懷中取出一個錦囊,握在手中,並未遞出。

 

        羅喉見楔子眉間微蹙,說道:「何需猶豫?」他躊躇何事,羅喉了然於心。

 

        「確實需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楔子望望錦囊,將之交與羅喉。「吾願與你一睹。」

 

        羅喉接過,毫無特異的錦囊,竟是如此沉甸,天下蒼生只在他手裡,這重擔已是逃不開的命運。他拉開束口取出內中紙條,看了一遍,又將紙條交給塵剎。

 

        楔子緩緩站起,言道:「所需之物與地點吾已有腹案,數日後便可設好祭壇,只是祭壇一旦完成,吾便需在內中維持無法離開,因此剩餘之事只得勞煩。」

 

        「我們會遵照錦囊所寫行事。需要人手幫忙麼?」塵剎跟著站起,抱拳相對。

 

        「不,吾一人可成,只需轉移邪天御武注意力,事成後將與各位聯繫。請。」作揖還禮,楔子隨後轉身離去,隱沒樹林之中。

 

        一旁默不作聲的雲落痕倏然搶過塵剎手中紙條,看了又看。「嘖嘖,慘絕人寰哪。」頻頻搖頭嘆息。

 

        塵剎劍眉倒豎,一把又將紙條拿回:「此事我來辦,你顧好自己便成。」

 

        「又想把我推開麼?」雲落痕眼神一凜,微露寒光。

 

        「本不需你出馬,攪什麼局?」塵剎眉頭微蹙。

 

        「身為你之好友的我,這重擔理所當然是要一起扛的。」雲落痕一副體貼的模樣,卻是惹得塵剎更加無奈。

 

        「我一人綽綽有餘,你乖乖待在這裡便是。」說什麼也不讓雲落痕淌這混水。

 

        「你……!真是固執得很!」兩人又是你一言我一句地吵個不停,樂凬習以為常只管將地圖收好,而君鳳卿卻是來到羅喉身畔。

 

        「大哥,紙條上面寫了什麼?」紙條在塵剎手裡,他正忙著,君鳳卿也不好要來看,只得詢問羅喉。

 

        「不必多問。」顧及君鳳卿心境,羅喉不願向他透漏半分細節

 

    「大哥……」要說點什麼,但見羅喉堅定眼神,自然猜到那唯一弒魔的方法,十萬人命終究別無轉圜,到嘴邊的話也只得吞下。

 

        此時,塵剎走至兩人跟前。「離開營地有一段時間楔子交付之事也需打理,先回營地去吧。」

 

        「嗯。」君鳳卿點點頭,與羅喉一同跟上,但見一人呆楞不動,絲毫沒有離開此地的意思。

 

        「雲哥哥?」君鳳卿輕喚,雲落痕恍若不聞,雙手抱胸,一臉嫌惡地盯著塵剎背影,眼底有抹生人勿近的怒火。

 

        領在前頭的塵剎感受異樣遂停下腳步,回首望望兀自與他負氣的雲落痕,嘆了一氣,上前勾住他臂膀架著便走。

 

        「放手啦,我不想看到你!」雖然雲落痕口說怨懟,卻也沒掙脫塵剎的桎梏。

 

        樂凬無奈地猛搖頭,君鳳卿則是一聲輕笑。

 

===========================================================================

 

        光陰似箭,匆匆已過數月,時至嚴冬,天寒地凍,萬物正待休養生息,西武林卻是躁動不已,狼煙四竄,烽火不絕,人與魔的戰事仍持續延燒。

   
  雙方交戰時日甚久,義軍雖有不少自各地趕來的義士援助,一同抵抗對手猛烈的攻勢,但未能一舉獨佔風頭,與魔兵兩敗俱傷。

 
  縱然死傷慘重,但戰況仍陷入膠著。為破僵持的困境,塵剎與羅喉曾夜闖邪天御武後方重鎮,要探魔頭虛實,卻是未果,敵方將領行蹤不明實乃一大隱憂,無奈何,只能多加探聽。

 

        不過,冒險闖陣也非徒勞,如此在敵營大鬧一番,促使邪天御武無暇他顧,楔子那方已順利進行。

 

        血雲天柱乃四支由兩萬五千人血肉與靈魂組成的九殃幡所佈下的禁陣,十萬冤魂形成一道鮮紅之氣竄天而上,故名血雲天柱,附帶的禁咒力量將可破解邪天御武力量來源的血緋霜。

 

      &nb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