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漫天飛雪》武君前傳【一】

============================================================================
 
        大風起兮,天都高聳的頂上更顯蕭颯,一人獨立,形影孤單,身後金輝披風獵獵,隨意飄盪。
 
        他眺望著仍舊壯闊的千山萬水,人說天地間瞬息萬變,但依他看來,改變的,只有萬物之靈的人類。數十年前與現今,青山常在,綠水長流,人事,卻已非。
 
        他默默不語,也無一聲感嘆,靜靜地看了一些時候。
 
此時,滿是塵灰的石階底端,傳來了緩慢沈重的腳步聲與不耐的抱怨話語。
 
        「為何我要給君曼睩這般使喚?羅喉又不是三歲小孩,餓了,自會去填飽肚子,又何須我來?真是多此一舉!喂,吃飯了。」怨懟不滿全寫在臉上的黃泉,一步一步踏上天都之頂,單手插腰佇立在階梯銜接平台之處。
 
        羅喉聽得,卻沒有轉身回應,依舊背對著黃泉。半晌,只淡淡地說了句話。
 
        「鳳卿曾問:『大哥,你是否後悔救助蒼生?』」羅喉語氣平淡,卻略帶點江湖無奈的滄桑。
 
        黃泉一愣,不明白他何以無端冒出了這一句話?敢情他又想起了什麼陳年往事因此有感而發麼?即便如此,又何必說與他聽?他可沒興趣聆聽羅喉講述那些早已成為史書記載的曾經。
 
        羅喉未聽得黃泉反應,轉過了身,深邃雙瞳直盯著眼前之人 ,冷俊的面容瞧不出他此刻心境。
 
        「……羅喉做事從不言後悔,你可是這樣回答?」這是黃泉對羅喉的認知。
 
        羅喉沒有開口道是與不是。
 
        「你猶豫了。」向來果斷決絕的羅喉竟現一絲躊躇?
 
        「羅喉做事不曾後悔,也不能後悔……」後悔之言一出,先前所有便要白費,那可不是隨便可拋棄的事物,而是天下蒼生,而是……他之手足。
 
        若要問他真心,一切如能重來,往事當夢一場,他是否仍選擇做相同的夢?
 
        答案,散在那一抹沈鬱的眼神之中。黃泉頓覺對天下而言如鬼神般存在的英雄暴君,瞬間,成了毫無特異的凡人。
 
        「你沒有你想像中那樣偉大,又何必作過多的壓抑?你悔與不悔,事實仍是事實,絲毫不會因你的一絲想法而有所改變……嘖,我一定是餓昏頭了,才來說這麼多廢話!」黃泉冷啐一聲,隨後轉身步下台階。
 
        羅喉何嘗不懂?只是,他不想背叛信任堅強的他,與交付一切予他的兄弟及甘願犧牲的萬民。
 
        一陣刺骨寒風又襲,羅喉回首目視靜立山巒,片刻,提步而去。
 
        天空輕輕落下一片花白,合著冷風,送至遙遠的彼方。
 
============================================================================
 
        那日,雲掩天際,陰霾大地,似有落雪之兆。
 
        君鳳卿抬首望天,果不其然,瑞雪初降。但他卻沒有避雪的念頭,他在等,等一個約定之人。
 
        時辰將至,一人腳步聲在後方響動,他回過身,淡然一笑。來人,是他結義大哥,弒殺亂世魔頭邪天御武,救萬民於水火而受人景仰的英雄,武君羅喉。
 
        兩人會面,卻沈默半晌,君鳳卿欲言又止,似不知該如何起頭,而羅喉靜默不語,只待他開口談論此約的目的。
 
為何要選在這處荒涼之所?有什麼事不能在天都裡頭談?羅喉不想多做揣測,他只願心中浮現的答案不由君鳳卿親口證實,但君鳳卿是伴他出生入死將近五年的兄弟,他能不瞭解麼?心下霎時染了些淒涼。
 
        「大哥,你是否後悔救助蒼生?」君鳳卿撇過了頭不敢注視,他清楚此話一問對付出一切的羅喉來說萬般失禮,但他現在只想明白羅喉的真心,敬與不敬他不在乎了。
 
        羅喉表面平靜,內心卻似遭翻攪般地起伏不定。他不曾想過後不後悔,他只知一往直前去做他該做的,即使代價非比尋常,他仍堅持不願放棄,最終功成,一切總算沒有白費。他本該秉著他從不言悔的個性傲然回答,此刻,卻猶豫了。
 
        「吾……」羅喉薄唇方啟,君鳳卿卻已打了岔去。「大哥,別說了,我都明白的,跟在你身邊多年,這點理解還行的。是鳳卿失言,大哥莫怪。」苦笑一聲。
 
        「何出此言?」最近君鳳卿總是心事重重,三不五時望向遠方嘆息,莫名行徑羅喉全記在心裡,那時他不問,現今卻不得不問。
 
        「……唉……早說晚說仍是要說的,君鳳卿啊君鳳卿,你何時變得這般扭扭捏捏?有話直說不是你的標誌麼?」垂首喃喃自嘲了一番,隨後猛地抬頭,堅定的眼神迎上羅喉陰鬱雙眸。「大哥,小弟這就離去了,大哥保重。」
 
        「你……要離開?」微微詫異,但他總猜到的,一絲驚訝隨即消逝。
 
        「嗯……我想了很久也掙扎了很久,結果,我終是不能淡然面對這片埋了二哥、三哥與十萬人命的大地。他們的犧牲換來了不僅西武林,而是天下的和平。他們甘願犧牲,但我仍是不願面對。在大哥需要人手的時候,我……大哥,對不住。」包含歉意又無限哀戚的面容表露無遺。
 
        「既然你不願面對,那羅喉又何需留下?」羅喉並無征服天下的野心,那虛妄的寶座他不留戀。
 
        「不!大哥,你不能走,不能捨棄戰火洗禮過後的天下,追隨於你的子民需要你的領導,引領他們建立一個能安居樂業的家園。你若走了,他們該當如何?」有些激動地踏前一步。
 
        「你……」見君鳳卿去意甚堅,說得再多只是徒勞。
 
       
  「……這是當初結義時象徵兄弟情誼永世不移的信物,它見證了我們這一路走來的艱辛,也目睹了手足情深。如今看來,這些回憶又是何等感傷……」君鳳卿自懷中取出銀鍊,神情失落。「大哥……你……你多保重。」將銀鍊握緊,轉過了身,欲邁開步伐。
 
        「吾送你一程。」羅喉跨步向前。
 
        「不了,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徒增哀愁罷了。」君鳳卿停了起步,卻未回首,緩緩搖頭嘆了口氣,而後沒入大雪之中。
 
        羅喉駐足望著相見無期的兄弟背影,心中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何種滋味。
 
============================================================================
 
        用過午膳,羅喉自尋了個窗櫺靠坐,望著外頭銀白世界微微出神。
 
        君曼睩捧了一杯暖手的香茗來到。
 
        
  「武君,天氣微冷,請飲杯熱茶暖暖身子。」君曼睩將茶杯遞與羅喉,羅喉看了一眼,隨即接過,掀起杯蓋輕啜一口。君曼睩微微一笑,行禮離去。
 
        羅喉目送君曼睩,隨後將茶杯擱在一旁。
 
        君鳳卿離去之刻下著雪,相遇之時也大雪未止。他猶記那天情景,此刻,不禁歷歷在目。
 
        邪天御武天外橫禍,降落西武林,撞擊瞬間方圓百里付之一炬,天下驟變,山崩地裂,氣候異常,六月飄雪。
 
沒人知道他是從何處而來,只知他帶來了無止境的災難。
 
邪天御武爪牙沿著落下地點四周擴散席捲村莊,擒抓幼童、嬰孩,若有抵抗格殺無論。其間亦不乏為非作歹的匪類趁火打劫,無數村莊遭滅,人命宛如敝屣。內憂外患不斷,鬧得西武林中人心惶惶,逃離已是困難,又有何餘力扶助他人。不過一月,各處皆是斷垣殘壁,曾經繁榮的西武林受不住摧殘已成一片死寂。
 
        西武林一隅,一名身穿深青斗蓬之人,緩步走在大雪之中,他所行方向正是邪天御武落下之處,他想探,邪天御武究竟是何魔物,降臨苦境危害蒼生又是何因。
 
        他一步步踏在厚實的雪地上,突然面前出現一個小雪推,雪堆底端赫然有隻蒼白人手。他一路行來屍骸有之,因此並不驚異,正待繞過雪堆之時,那手倏忽一動!
 
        「嗯?」還活著。他撥開白雪,只見一名身穿淡黃衣衫之人俯臥在地,面容朝下看不清楚。他將人扶起,是個五官頗為清秀的少年,一探鼻息尚有口氣在,遂將他背負在後,帶往鄰近尚未遭波及的城鎮。




                                                                                                        待續 2010.9.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