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隨風》番外二 -- 虛蟜的春天

============================================================================
 
怪物。
 
世人給他外表的評價,他不知代表著什麼意義?他帶著這樣嚇人的面容出世,他沒有恨、沒有怨,心思單純的他,只是疑惑為何眾人懼而遠之。
 
父母是誰?他不清楚,記憶中模糊的影像,伴著清晰的叮囑,那聲音溫柔卻摻雜一絲無奈,說著要他獨立自主,念著要他不可擅自離開居所,他不明白這語重心長的背後藏匿一道憐憫哀傷的神色。
 
        「是,虛蟜……聽話……」毫不猶豫,只有遵從。
 
        究竟在此山中深居生活了多久,他從沒算過,也沒人教導他這些基本知識,他一直都是一個人,獨自面對著青山綠水,與他細心照顧、唯一讓他在意的那片花圃。
 
        他從未思考過,何謂生命意義。
 
        今日,一如往常,他打著一桶山泉水,木杓舀起灑向燦爛綻放的嬌貴,花瓣上水珠映著豔陽,閃動七彩奪目。
 
        一隻覓著花香的斑斕鳳蝶翩翩,停駐在虛蟜眼前那朵鮮紅欲滴的薔薇,他正兀自欣賞著鳳蝶薄翅的開闔,不遠處,一名少女聲音響起。
 
        「別飛!等等我呀!」有些慌張的語調,拌著跌跌撞撞的步伐來到這深山之中。
 
        虛蟜靜靜看著那少女佇足在花圃之側,與他相距不及十步。
 
        「呼……飛真快……到哪了呢?」少女半彎著腰緩緩急促的呼吸,隨後四處張望,似是在尋著什麼,隨後繞著花圃慢行,頻頻眺望遠端花叢。
 
        「小哥,你有看見一隻七彩的鳳蝶飛來麼?」仍是看著花圃。
 
        虛蟜沒有理會,只繼續灑水。
 
        「喂!小哥,我叫你呢。」發覺虛蟜毫無反應,遂走至他身畔。
 
        「小哥……是誰?」這兒除他之外別無他人,不知少女喚誰?
 
        「自然是你了,這裡沒見著別人呀。」沒好氣地苦笑著。
 
        「虛蟜……不是小哥。」虛蟜搖搖頭,又繼續未完的工作。
 
        「你叫虛蟜是麼?那……虛蟜,不知道你有沒有看見一隻七彩的鳳蝶?我尋牠很急呀。」跨步上前將他手中木杓給接了過去。
 
        「鳳蝶……是什麼?」
 
        「……你不知道鳳蝶?」見鬼了,這花圃上空少說百來隻的鳳蝶飛舞,敢情他睜眼說瞎話?
 
        「虛蟜……沒見過。」將木杓拿回。
 
        「難道這些蝴蝶是假的?全部都是鳳蝶呀。」指著輕盈振翅的那群鳳蝶。
 
        「牠們……是鳳蝶?」原來牠們是有名字的,跟虛蟜一樣。
 
        「是呀,現在你可知道這些是鳳蝶了,那麼你有看見雙翅花紋與其他鳳蝶不同,上頭七彩摻雜的嗎?」少女深邃黑瞳注視著虛蟜,期待著令她滿意的答案。
 
        「妳……不怕虛蟜?」山下那些村民個個見他便露出驚恐神色快步離去,怎這少女卻直盯著他瞧?
 
        「怕什麼?」
 
        「不知道,娘說,虛蟜……長得可怕,所以……山下那些人……看見虛蟜,就走。」但他也不清楚什麼是可怕。
 
        「長得可怕?你只是長得跟一般人不一樣罷了,村里的人就愛大驚小怪……啊!等等我!」言未盡,那隻七彩鳳蝶飛過兩人中間,少女急忙追去。
 
        只見少女小心翼翼地將停留在花朵上的鳳蝶,捕進腰間一個鏤空雕花的木籠。
 
        「我尋覓這麼多天了,總算讓我如願。」眉開眼笑地望著籠中翩飛的鳳蝶。
 
        「為何……抓牠?」
 
        「啊!該不會是你養的?」她一時太過興奮,忘了她是闖進了虛蟜的住所。
 
        「養是什麼?」
 
        「就像你種這些花一樣,這蝴蝶也是你照顧的。」
 
        「蝴蝶……不是我種的。」緩緩搖頭。
 
        「呵呵,蝴蝶怎麼是用種的呢?算了,不與你爭辯了,既然不是你的,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提起木籠又看了一會,滿足地笑開容顏。
 
        「妳要……帶牠去哪裡?」
 
        「我……我要帶去送人。」突然臉頰上緋紅渲染。
 
        「送人?什麼是送人?」
 
        「就是想把你喜歡的東西送給心裡重要的人,以表達自己的心意。」話語逐漸細微,她與虛蟜不過初次見面,卻不知為何,虛蟜問什麼她便答什麼,或許,看他心思單純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喜歡的……東西……給重要的……人……」雖然他不是非常明白這其中的意義,但他牢牢地記下了。
 
        「那……我有事要先行離開,再見了。」少女朝他揮了揮手,隨後下山。
 
        奔到中途,少女停步,轉過身對著虛蟜大喊。「這些花很漂亮。」嘻嘻一笑,隨即消失在山路盡頭。
 
        「給……重要的人……」愣愣地望著少女離去的方向,重複著她說的話語。
 
============================================================================
 
        原以為,他一生就是在這人煙罕至的深山度過,無風,無浪,也不會在任何人記憶中泛起思念的漣漪。
 
        但那日見過的少女,卻導引他邁向烽火交戰的不歸路。
 
        猶記那天,新種植的薄雪草生得茂盛,花圃成了一片銀白毛氈,嬌小雪白的模樣,令他愛憐不已。他摘了幾株湊成一束,想起了少女曾說他種的花漂亮,於是便有著要送她的心思。
 
        第一次,違抗叮囑的念頭油然升起,但單純的他沒有太多掙扎,不過去送個花罷了,只尋著少女一人便是,又會嚇著什麼人?
 
        於是,他將花束收藏懷中,踏著愉悅的腳步下了山。他小心翼翼地閃避人群,逕往樹林茂密處躲去,好容易到得村莊附近,卻見令他呆愣的景象。
 
        祝融四竄,火舌吞噬平房與珍貴性命,各處傷亡不斷,遍地哀號不絕,能可行動的村民倉皇逃散,現場凌亂不堪。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何事,只惦著那名少女。
 
        他張望尋找,一道倒塌土牆邊突現少女熟悉背影,她面前站著數名手持大刀的惡徒,領頭提了大刀正朝她劈落!
 
        情急之下他衝了過去,用著一身蠻力撞開那人,擋在少女前方。
 
        「你是誰?竟敢對我無禮?」那人怒意滿盛,惡眼瞪視虛蟜。
 
        「欺侮……他人的……是壞蛋……」虛蟜雙臂平舉,保護著後方少女。
 
        「哪裡來的怪物?大家上!砍了!」那人招呼部屬一擁而上。
 
        面對以多壓少的凌厲攻勢,虛蟜空有一身蠻力卻不能靈活應用,又一心護得少女周全,左支右絀之下只能狼狽閃避,須臾間已中數刀,鮮血飛濺,染紅了少女白皙的臉頰與衣飾。
 
        「怪物,膽敢壞大爺們的好事,就拿你的命來償!」那人快刀便要取虛蟜性命。
 
        「別再傷他!」少女一聲驚呼,推開護著她的虛蟜,代他受了這致命的一招。
 
        倒落的身軀喚醒了沉睡在虛蟜心底深處的記憶,他的娘親也曾這樣躺在他懷中,性命順著手中溫度逐漸流失,無論他如何呼喚,懷裡的人卻不再醒來。
 
        此刻,他抱著少女滿是鮮紅的身軀,心裡說不出的難受與無力,周遭圍繞著的那幫惡人,他彷若無睹。
 
        「哼!天真,替他擋了一刀,但下一刀還是要他的命!殺!」那人大刀高舉,手下人亂刀揮去!
 
        間不容髮之際,一股渾厚氣勁直掃,惡人站立不住,全數震飛當場!
 
        「大哥,我們趕路過來還是遲了,那幫人動作真快,唉,算了,現今還是以處理傷者為要。你沒事吧?」一名書生打扮的翩翩君子,手持摺扇一派從容地直走至虛蟜跟前。
 
        「沒事……她……有事……」虛蟜緩緩搖頭,隨後眼神注視著懷中早已失了氣息的少女。
 
        書生蹲低身子,伸手一探少女氣息,再觀傷勢。「這刀深及要害,大羅神仙也是難救,抱歉,路上耽擱,聞了訊息來援已遲,我們能做的唯一補償,便是將這少女和其他犧牲的村民們厚葬了。」輕輕嘆了口氣。
 
        虛蟜沒有回話,只靜靜地和書生一起為村民們立了墓塚。
 
        「你身上也傷著不少,我先幫你包紮。」招呼著虛蟜至一旁席坐。
 
        虛蟜這時才注意到不遠處立著一人,依靠樹邊,默默看著一切。書生順著他眼神方向望去,微微一笑。
 
        「他是我大哥……哎呀,一陣忙碌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名君鳳卿,我大哥是羅喉,剛剛就是他出手打飛那夥人的。你叫什麼名字?」手下不停為虛蟜包紮傷處。
 
        「我叫……虛蟜。」目光卻仍與羅喉相對。
 
        「虛蟜,你住在哪裡?」
 
        「山裡。」
 
        「嗯?你不住這村莊?」
 
        「虛蟜……住在……那座山上。」手指向深山之處。
 
        「有人和你一起住麼?」君鳳卿跟著他手指方向看去。
 
        「沒有。」緩緩搖頭。
 
        「那你有沒有認識的親友,我們送你過去,你傷勢雖然不至危及性命,但仍需靜養一段時日方能完全復原,這段期間最好不宜妄動。」打上最後一個結固定好傷口。
 
        「沒有。」仍是搖頭。
 
        「這……我也不放心你一個人,該怎麼辦……不然這樣吧,如果你願意,要不要暫時跟著我們?等你傷勢好轉再離去,如何?」微微笑著。
 
        「嗯……」點點頭。
 
        「很好,那我們離開此地吧。」站起身,拍拍衣襬塵土,與虛蟜一同走至羅喉身畔。
 
        羅喉與君鳳卿並行,虛蟜隨後,走了幾步卻駐足。
 
        「嗯?怎麼了?」君鳳卿發覺,轉身詢問。
 
虛蟜無語,只將懷中染了血的薄雪草遞給羅喉。
 
        「何意?」羅喉淡淡一問。
 
        「喜歡的……東西,給……重要的人……」他已決定從此跟在羅喉身邊,不僅因他救了他性命,更從羅喉精銳的眼神中望見他的命運,他不懂這些宿命之論,只是憑著野性的直覺選擇自己歸屬。
 
        羅喉無語,注視虛蟜片刻,將薄雪草接了過去。「走吧。」轉身離去。
 
        君鳳卿與虛蟜跟上。
 
============================================================================
 
        與羅喉初次遇見,已是遙不可及的過去,虛蟜望著路旁花圃,想起了這些陳年往事。
 
        「豬頭,快走吧,愣著做什麼?為何我非得要陪你們出來採買不可?羅喉是在想些什麼?」黃泉不耐地催促著面對花叢發呆半晌的虛蟜。
 
        虛蟜沒有回話,蹲下身子摘了三朵綻得燦爛鮮艷的花,一朵遞給在一旁笑著的君曼睩。
 
        「送我的?謝謝。」君曼睩接過收進了手臂圈著的藤籃之中。
 
        一朵卻遞了給黃泉。
 
        「喂!我看起來是個愛花人士嗎?」這花跟他一點也不合襯。
 
        「喜歡的……東西,要給心裡……重要的人。」慎重地又遞了過去。
 
        「嘖,看不出來你會是喜歡這花花草草的。」冷啐一聲,卻不再拒絕,快速接過放入懷中。
 
        「那朵是給……」君曼睩隨口一說。
 
        「給……武君。」



                                                                                                               完  2010.7.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