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2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8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39~40集

==================================================================
 
◎三十九集
 
  軍督實行集境一統計畫,太峰山上與鴉魂、求影十鋒、萬古長空交鋒。
     【擴充後宮】
 
  旁白:「十鋒、鴉魂、萬古長空巴拉巴拉……」
 
  長空:「為什麼十鋒就這麼親密地叫十鋒,而我要唸全名?」( ̄一 ̄;)
 
  鴉魂:「我也是全名呀。」<( ̄﹏ ̄)>
 
  長空:「不一樣,你如果只稱呼魂……」
 
        魂:「是誰招喚我這可愛的獅子蕾絲邊布娃娃?」(〥▽〥*)
 
  長空:「你哪位?」Σ( ̄□ ̄;)
 
  旁白:「因為這樣唸起來很順啊……」(╯///▽///╰)
 
        鴉魂、長空:「……最好是啦……」( ̄一 ̄;)
 
  鴉魂:「十鋒,你覺得這樣叫不好嗎?」
 
  十鋒:「我比較喜歡由你來叫……」(>////<)
 
  軍督:「你們聊夠了沒呀?可以開打了嗎?」 __(╮_ ̄皿 ̄)
 
 
  天邪:「集境人無論是誰都直接稱呼十鋒……」= =a
 
  中略,直接跳到第四十集。(謎之音:妳會不會跳太快?=口=")
 
  千葉與軍督共飲。
 
  千葉:「軍督先說好,不准去長空的房間。」<( ̄︶ ̄)@m
 
  軍督:「好。」( ̄ ////// ̄)
 
  夜晚,千葉批改卷軸,甫做完,轉頭一看軍督躺在床上。
 
  千葉:「……我才不是你後宮咧。」(#▔皿▔)
 
  軍督:「不是嗎?」
 
  千葉:「去找別人!!」(拉起,推走)
 
  軍督:「好吧,來想想要去誰那邊……」
 
==================================================================
 
◎一樣三十九集
 
  東阿天懸,丘伯天人茗茶……呃,是天人合一進入劍陣救小狐。
 
        少獨行:「嗯?這樣也行?」( ̄一 ̄;)
 
  丘伯:「劍陣是感念式的,沒有戰鬥意願或殺氣的進去都不會啟動。」(* ̄▽ ̄)/
 
        嘯日猋:「幹!那你當初教我無一無我、閉著眼睛進去就好了啊,還四人合一謂之俠,讓我傻傻地衝進去破那個FOCK等級的劍陣!?」◢▆▅▄▃╰(〒◇〒)╯▃▄▅▇◣
  
  丘伯:「破陣也是一個方法呀,你又沒問有沒有別的。」( ̄y▽ ̄)╭  
 
        少獨行:「天之卷原來是賠償用的。」( ̄一 ̄;)
 
 
  天邪:「我被黑青影響太深,只要看到劍陣就會想到那個等級!」XDDDDDDD
 
 
==================================================================
 
◎同樣三十九集
 
  南風不競以神之卷交換湘靈所在的路觀圖。
 
        仲裁者:「嗯……這是路觀圖。」(遞出卷軸)
 
  南風:「……這是我剛剛給你的神之卷。」(# ̄皿 ̄)
 
        仲裁者:「啊啊!!拿錯,這才是。」(收下,再拿出紙卷)
 
  南風:「……我對你考零分的考卷沒興趣。」(## ̄皿 ̄)
 
        仲裁者:「幹!!是誰偷偷放進來的?!這才不是我的咧!!」(>//。口。//<")
 
  眾人:「……這謊話零分……」( ̄一 ̄;)
 
 
PS:這則某貓提供 XDDDD
 
 
==================================================================
 
◎可能是四十集吧
 
  地者修復死國大地。
 
  天者:「地者,辛苦了。」
 
  地者:「為你分憂,此乃我的天命。」(〞/// ︶ ///〝*)(拽衣角)
 
  天者:「要是孩子們有你一半的順從就好了,真搞不懂是像到誰?」(′□‵)
 
  地者:「他們總有一天會懂的。」(〞︶〝*)
 
 
  天邪:「應該是受不了天者碎碎念,所以連原本最聽話的夜神也變得超叛逆。」XDDD
 
 
==================================================================
 
◎四十集
 
  莫汗走廊外,雙身來到,欲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女戎:「……」(轉轉轉)
 
  天蚩:「女……女座,可……可以不要再轉了嗎?呃嗚!」(轉轉轉)( ̄┐ ̄;)
 
  女戎:「蠢貨!今天不轉,搞不好以後都沒得轉了!」(# ̄皿 ̄)
 
 
  中略,畫面一轉,來到走廊內。
 
  楓岫、拂櫻、極道、劍子、佛劍牽制阿修羅,天狼星領刀龍進入走廊深處。
 
  楓岫:「就是現在!天狼星啊~~~~~~~~」(大餅前輩式叫法)
 
        天狼星:「哈……哈啾!」(手一滑,聚靈石墜地)
 
  三龍:「喝!」
 
        刀無極:「殺~~~~」
 
  天邪:「走廊又不是有生命的,是要殺三小?」( ̄皿 ̄#)
 
        天狼星:「不……不是那裡!!」Σ( ̄□ ̄;)
 
        四龍:「看到了,再來過吧。」( ̄一 ̄;)
 
 
        天邪:「我被楓阿宅那聲深沉的呼喊給囧到了……」囧rz
 
 
==================================================================
 
◎四十集最後
 
  對峰壁,楓岫、極道、拂櫻來到,發招欲阻止即將開通的火宅通道,殊不料!
 
  拂櫻:「喝~~!」(攻向楓岫)<( ‵口′)╯_ˍ▁▂▃▄▅▆◣
 
        楓岫:「呃~~噗!!」(散冠)( ̄┐ ̄;)
 
        黑櫻桃:「哈哈哈,我終於翻船……呃不是,是壓過你了!!」( ̄▽ ̄)>
 
        楓岫:「你又何必這麼急呢?這種事情回家再做吧。」( ̄一 ̄;)
 
        黑櫻桃:「你……你亂說什麼?」(>//口//<")
 
        楓岫:「就算你變成殺體,我還是有自信可以壓過你的!」(挺)
 
        極道:「喂喂,我還在旁邊啊……別把我當空氣!」Σ( ̄□ ̄;)
 
  
        天邪:「他可是楓阿宅,哪那麼容易被壓過?」XDDDDDDDDDD
 
 
==================================================================
 
◎裡‧三十九、四十集
 
  黃泉離開荒漠帳篷沒多遠,便佇足不前。
 
  「怎麼了?」羅喉問著。
 
  「我有預感,去嘯龍居找不到人。」黃泉要找的人都沒找著。
 
  「兔子的直覺?」
 
  「這關兔子什麼事啊?別來亂!」微微發怒。
 
  「所以?」
 
  「我決定在這裡等。」回轉帳篷邊。
 
  果不其然,刀無極與嘯日猋自動來到,刀無極與漠刀訂下了生死狀,隨後一同離去。
 
  「……」黃泉尾行而去。
 
  莫汗走廊外,刀無極最後的結局,只徒留一把荒豹雷刀。
 
  「這就是你的結局?」黃泉撿起刀看了一會。
 
  「喂,羅喉,你還在嗎?」
 
  「嗯。」
 
  「你怎麼還在啊?刀無極已死,你的仇報了,不是該滿足地消失嗎?」還應話應得這般自然。
 
  「或許,仇恨不是原因。」
 
  「……那到底是什麼?」報仇不是讓羅喉從他身上消失的方法,那他不是白忙麼?
 
  「是你……」平淡地說出。
 
  黃泉一愣,一時無法理解。兩人靜默,誰也沒有再開口。
 
  「我才不想一輩子被你黏著!!快走!!」發怒,但心頭卻有一絲暖意。
 
  「吾無法自主離開。」羅喉不在乎是否跟他這樣,直到永遠。
 
  「我一定要把你趕走!!」話雖說得滿了,但天地之大,那個方法始終沒讓黃泉給尋著。
 
  久遠之前交纏的命運,至今仍在延續,羅喉徹底介入了黃泉的一生,黃泉無奈,卻也只能如此。
 
  但皇天不負苦心人,黃泉終於覓得一法讓羅喉離開自身,只是他仍是跟在後頭,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了,不過,這已是後話……
 
                                  完 2010.6.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