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37~38集

==================================================================
◎三十七集
 
佛業雙身同天狼星、雙宗、阿全與仲裁者進攻莫汗走廊,阿全固守門外(正確的抉擇),其餘人進入結界內一對阿修羅。雙宗、雙身、仲裁者頻頻發招,只見阿修羅身不動,舉手輕揚……
 
阿修羅:「彈指神通……通……通……通……」<(  ̄一 ̄)y╭★_ˍ▁▂▃▄▅▆◣
 
天蚩:「這怎有可能?」(吐血)(⊙┐⊙)
 
阿修羅:「這句話上上組人馬喊了兩次了,我聽膩了,能不能換點別的?」(  ̄ c ̄)y▂ξ
 
天蚩:「我不相信!女座!合~~體~~」
 
女戎:「好~」
 
女戎騰空而上,單足落下,正中天蚩頭頂……呃不是,是肩膀,彎腰牽起天蚩高抬左手,挑戰不可能不飛出去的的離心力大考驗!
 
阿修羅:「這是哪門子的合體?不過看在你們這麼努力的份上,我送禮物給你們,那就是……便當!!」(把便當丟出去)
 
邪說:「嗚啊~~~」(被便當砸中)
 
阿修羅:「死國特製便當不錯吧,歡迎下次再來。」
 
 
天邪:「合體技讓我笑了……但沒想到這只是個開端,此類畫面的衝擊接踵而來……」
 
 
§畫面一‧六出飄霙終於喝完茶的兩位
 
香獨秀:「我會再來,後會有期,我的幸福。」(甩水袖,欠身離去)
 
失路:「……香公子……以後要稱呼香公主了嗎……」Σ( ̄一 ̄;)
 
香獨秀:「我是男生呀,你的眼睛好像不怎麼好,這麼簡單的判斷也會出錯,你不相信的話跟我一起去洗澡吧。」(探頭)
 
失路:「我……我沒興趣……」( ̄□ ̄;)
 
 
天邪:「我的天哪,香獨秀你沒水袖是在甩心酸的嗎?還是操偶師想展現他沒水袖也可以甩得起來的神乎其技?」囧rz
 
 
§畫面二‧地獄口天刀與楓岫的搶人大作戰
 
破壞者鍊球攻向天刀下盤。
 
天刀:「喝!」(拔身劈腿,把破壞者當馬鞍跳過去!)(嗯……後面跳過去絕對是唬爛的……)
 
破壞者一擊不中,再行攻到,而天刀終於使出腰間暗器——天刀之神龍擺尾!
 
天刀:「我掃~~」(轉身,利用插在腰間的天刀刀鞘敲向破壞者)
 
破壞者:「犯規呀,哪有人這樣用刀鞘打人的?是男人就正大光明的拔刀出來打
啊!」
 
天刀:「誰說刀鞘就砍不死人?」
 
天邪:「還真的沒砍死人啊……」
 
 
天邪:「天刀啊,你的空間只有2D是嗎?繼上次下腰之後現在往上發展?還有,我一直覺得天刀總有一天一定會掃到別人,沒想到還真的當作攻擊招式來用……」(默)
 
 
§畫面三‧妖世浮屠雙身正在治療被阿修羅彈到的傷
 
天蚩:「可惡!竟然失了邪儒宗同志!」(# ̄皿 ̄)
 
逆吾:「想想可樂果……啊不是,是可以也想想我嗎?」(〒△〒)
 
女戎:「先療傷再說。」(轉身從後方環抱天蚩腰裡)
 
異法:「沒想到極座……」( ̄一 ̄;)
 
阿全:「竟然是受……」( ̄一 ̄;)
 
天蚩:「你~~們~~在~~說~~什~~麼~~受~~又~~怎~~樣~~啊啊!~~女~~座~~慢~~一~~點~~我~~快~~吐~~了~~」
 
人體咖啡杯 Speed:MAX!!
 
 
天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DDDDDDDDDDD
 
 
§畫面四‧破軍府香獨秀辭職而來
 
香獨秀衣袂飄飄,凜凜生風。
 
將百師:「集境除軍督之外還沒有人敢這樣獨佔工業用電風扇,難怪軍督會這麼不高興地喚他回來……不過話說,那電風扇為什麼都不會吹到我們啊?」囧rz
 
香獨秀飄飄飄的來到軍督面前。
 
香獨秀:「風太大了,搞得我頭髮都亂了,還全是風沙……軍督不好意思,我要先去洗香香,等我洗完再談。」(* ̄▽ ̄)/
 
軍督:「如果讓吾同行就允你!」(╯///▽///╰)
 
 
天邪:「我……已經不想再吐槽了……」Orz
 
 
==================================================================
◎大概是三十八集
 
夜神取得孤星送回死國,天者質問為何留天狼星一命,夜神自有主見反抗天語。
 
地者:「想不到夜神開始叛逆了。」Σ( ̄□ ̄;)
 
天者:「為什麼現在小孩這麼難教啊,全部都叛逆,連最小的也叛逆了?!地者,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為什麼會教出這樣的孩子?」(〒◇〒)
 
地者:「天者做的都是對的。」(〞︶〝*)
 
 
天邪:「死國哪個不叛逆?」XDDDDDD
 
 
=================================================================
◎裡‧三十七、三十八集
 
被看透心思的感覺,黃泉不停地咒罵,卻也無計可施,不過,唯一慶幸的是羅喉並非能全盤一覽無遺,只是……他還是很不爽,非常地不爽。
 
「喂,我有同意你可以用我的身體去煮咖哩嗎?不要隨便控制我的行動!」雖然言語怒斥,但攪拌鍋鼎的手不曾停歇。
 
「兔子吃紅蘿蔔天經地義。」羅喉在黃泉心裡說著。
 
「這根本只是你的任性罷了!」他真討厭看見紅蘿蔔。
 
「好了,快吃。」將紅蘿蔔咖哩舀進碗中,捧至黃泉嘴邊。
 
「嘖,我自己來,不要再控制我身體。」搶回主權,將咖哩一匙匙送入口中,黃泉雖然氣未消,但幾經奔波,腹中空虛,還是乖乖地吃了。
 
飽餐過後,黃泉開始思考著一樣的難題,到底該如何讓羅喉離開?一個靈魂會徘徊人世無非是有心願未了,羅喉的心願不外乎是手足親人和復仇,君曼睩目前安然退隱,那麼,該是仇敵之事了。
 
「漠刀絕塵與刀無極同屬御天五龍,去找他或許有什麼線索。」於是動身前往荒漠。
 
荒漠,臨時搭起的帳棚內,漠刀絕塵、鬍說八刀、極道先生端坐在一張方正桌子三邊,案上擺著麻將。
 
「現在是怎樣?」這什麼詭異的畫面?黃泉愣住,猶豫著該不該踏進去。
 
「終於有第四個人來了,總算可以開始了。」鬍說八刀邀請黃泉入內。
 
「喂,漠刀,你可以解釋一下嗎?」莫名所以的黃泉踏入。
 
「嗯……」漠刀絕塵不知該如何說起。
 
「我來解釋好了。初次見面你好,我乃極道先生,這位是鬍說八刀。是這樣的,鬍說八刀背後他娘親說最近無聊,想找個人摸個八圈,於是就想到同是天下封刀之人的御不凡,所以鬍說八刀便來荒漠尋在漠刀背後的御不凡。而我則是因為背後的醉飲黃龍說想來看看漠刀的情況,正巧大戰方歇,左右無事,陪這兩位玩玩也不錯。」極道笑靨迎上錯愕的黃泉。
 
「然後三缺一,我剛好是那個一嗎?為什麼我非要跟你們一起打?」荒唐。
 
「玩玩亦無妨。」羅喉帶著黃泉坐定。
 
「喂!別擅自作主!」但莊家已打出第一張牌。
 
「羅喉你到底會不會呀?這時候要打這張!」代替原本主控的羅喉打出另一張牌。
 
「只玩過一次。」
 
「嘖,那還跟別人玩什麼?照你這種打法根本不會贏。」於是黃泉搶回完全主導權,贏了這一回。
 
「……混蛋咧!我才不是來這裡打麻將的!!漠刀我有話跟你說,我們到外面談談。」黃泉頗具怒氣地走至外頭。
 
「何事?」漠刀絕塵問著。
 
「刀無極現在在哪裡?」
 
「嘯龍居。」
 
「非常好。」轉身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