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35~36集

==================================================================
◎三十五集
 
        集境六部共議,商討與苦境結盟的利弊。
 
        弒道侯:「妖世浮屠之亂肇因苦境,集境何需為其前驅。」
 
     望夜:「妖世浮屠之亂,乃是四境共同禍患,非只一境之禍。」
 
        弒道侯:「起於苦境,便當由他負責。」( ̄口 ̄)
 
        望夜:「滅境的妖世浮屠覺得苦境的便當實在太難吃了,所以我們才要將集境特產便當的美味傳遞給妖世浮屠,讓他們知道四境中只有我們集境的便當最好吃。」
 
        聖帝:「同意、同意,就讓苦境的人學習學習我們集境的便當作法,然後送去給妖世浮屠。眾卿如無異議就下去放飯。軍督,你也同意吧?」
 
        軍督:「我等一下就送來專門為聖帝特製的便當,哼。」(離去)
 
        聖帝:「千葉先生,我……我是做錯了嗎?為什麼其他院的人都好生氣的樣子?」("▔□▔)/
 
        千葉:「聖帝所言怎會有錯,若是聖帝有錯便是大家聽錯。」<( ̄﹏ ̄)>
 
 
        天邪:「我聽到便當就忍不住聯想……這是職業病了嗎?」Σ( ̄□ ̄;)
 
 
==================================================================
◎仍然三十五集
 
        莫汗走廊一役不敵阿修羅,龍宿耗盡精氣神,一行人帶著龍宿回龍煙宛。
 
        仙鳳:「原來是劍子先生與大師。」Σ(〥_〥)
 
        極道OS:「當我們三個是阿飄嗎?」( ̄一 ̄;)
        
        拂櫻OS:「我們明明就擋在前面這麼明顯……」( ̄口 ̄;)
 
        楓岫OS:「我第一次被忽略,這感覺……不差!」( ̄  ̄;)
 
        仙鳳:「咦?主人?他怎樣了?」(奔向劍子懷中的龍宿)
 
                     「啊!怎會?怎有可能?不可能!主人是嗜血者,是不死之身!主人~」(倒退三步隨後撲上龍宿)
 
        仙鳳:「這一定是假的……!這一定是假的!」
 
        龍宿OS:「……拜託可以不要一直幫我出櫃嗎?」= =|||
 
 
        天邪:「我看到棺裡滿是花的時候笑了……」囧rz
 
 
==================================================================
◎依舊三十五集
         
        小狐為將仲裁者欲殺寒煙翠消息告知,奔走在荒野之上,邪狩緊追在後。
 
        小狐:「我……我一點都不好吃啊!!別追我!!」
 
        邪狩:「汪汪~~」( ̄▽ ̄#)﹏﹏(翻譯:陪我玩嘛~)
 
        隨後巧遇天刀。(這世界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天刀:「嘿~~乖狗狗快去撿!!」(擲刀)
 
        邪狩:「汪汪汪汪~~」(被砸中,不爽之後咬著就跑)~~0(;><)
         
        天刀:「……」囧
 
        小狐:「你的刀不見了也。」<( ̄﹏ ̄)>
 
        天刀:「我相信那把罕世神兵不會這麼輕易被咬爛的……小朋友,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
 
        小狐:「小翠有說過,不可以跟陌生人說我家在湘月居……」
 
        天刀:「湘月居是吧,我送你。」
 
        小狐:「你……你怎麼知道?!你可以不用這麼好心,我可以自己走的……」Σ( ̄□ ̄;)
 
        一同來到湘月居。
 
        中略。
 
        代行者攻擊寒煙翠,寒煙翠倒地後再次出招攻向小狐。
 
        天刀:「危險!」(抱住小狐過肩摔,嗯……是下腰)
         
        碰!!
 
        小狐:「大哥哥你沒事吧?我好像聽到很大一聲……」( ̄一 ̄;)
 
        天刀:「沒事……只是地板硬了點……」<(〒﹏〒)>
 
 
        天邪:「有必要下腰嗎?一整個感覺像是快轉駭客任務。」XDDDDD
 
 
==================================================================
◎三十六集的樣子
 
        嘯日猋回轉東阿天懸,見丘伯與少獨行仍在劍陣之中,遂闖入破陣而出。
 
        嘯日猋:「感謝前輩的指點。」
 
        少獨行:「哼!自第一次見到你,他就對你念念不忘。」(  ̄ c ̄)
 
        嘯日猋:「前輩……我……我已名草有主了。對不起,你是個好人。」<(*〞︶〝)-o囡囝囚
         
        少獨行:「誰說是我了?我是說他,旁邊這個老頭,笨人快坐下來喝茶。」(拍開手)
 
        嘯日猋:「喔……前輩對不起,你是好人。」<( >﹏<)-o囡囝囚
 
        丘伯:「我這把年紀了還沒收過這種卡說……」(〒▽〒)
 
 
 
§再來看看另外一邊夜神的告白……呃不是,是夜神的挑戰
         
        經歷了莫汗走廊的戰役,夜神的內心激動非常,這就是千年傳說的力量。
 
        夜神:「阿修羅……這就是你的力量嗎?」(想著阿修羅帥氣身影)>////<
         
                    「天狼星……閻王鎖……這就是……魖族!」
 
        阿修羅等三人的身影輪流出現在夜神腦海,夜神抱頭似難以抉擇。
   
     「我的目標,只有阿修羅!」(阿修羅勝出)
 
        地者:「孩子大了,總要出去的。」
 
        天者:「我相信夜神會作出最好的選擇的,即使他覺得阿修羅好亦無妨,只要他高興就好。」
 
 
 
§畫面再轉,觀看跑去別人家喝茶的那對幸福兩人(?)
 
        失路英雄沏了難得一見的醉人香,香獨秀沈溺其中。
 
        香獨秀:「我竟然在這裡,找到我尋求已久的幸福。」(〞︶〝*)
 
        失路:「對不起,我只對正義有興趣。」<( ̄一 ̄)>
 
        香獨秀:「別這麼說,興趣是可以培養的,到手的幸福,我絕對不會讓它跑掉的。」(〞▽〝*)
 
        失路:「我們才認識三天而已……況且你應該要先回答我的問題吧。」( ̄一 ̄;)
 
        香獨秀:「別急、別急,等我喝完這壺茶再說,反正培養興趣也是要慢慢來。」(〞︶〝*)
 
        失路:「你果然很特別……」( ̄口 ̄;)
 
 
        天邪:「這兩集是怎樣,告白來、告白去的……」(大誤)
 
 
==================================================================
◎三十六集吧
 
        楓岫主人回入一座涼亭,又是涼亭哪!讓我們來看看涼亭的起落。
 
涼亭初號機:活得最久,且宅楓老是窩在裡面,死不肯離開它,後來被刀無極炸掉。
 
涼亭二號機:在初號機被毀後,於拂櫻登門嗆聲,告訴宅楓這輩子休想撕破XX證書……呃……是撕破臉時華麗登場,但二號機並不像初號機那樣備受寵愛,常常空等主人,最後被阿全等人炸掉。
 
涼亭三號機:登場於龍戰三十六集,根據前例大概過沒多久也要跟著被炸掉。
 
 
        天邪:「某貓筆記出品必屬佳作。」XDDDDD
 
 
==================================================================
◎還是三十六集
 
        大戰方歇,刀無極獨立回想往事,此時漠刀端了藥湯來到。
 
        刀無極:「呃……可以不用這麼麻煩……這種傷我舔一舔就會好了。」Σ( ̄□ ̄;)
 
        極道與拂櫻來到。
         
        極道:「怕什麼?這藥有這麼可怕嗎?我又不會下毒,你就安心喝下去。」<(=ˇ=)@m

        拂櫻:「你就快喝吧,不然就對不起極道被毀的無數藥爐了。」<( ̄︶ ̄)>
 
        刀無極:「其實紫芒星痕的手藝才是毒藥吧……」(皺眉喝光)(~"~;)

        天刀:「不,紫芒星痕的手藝只是差了點,真正的毒藥是我家的霜兒吧……」(突然回想起霜兒前一陣子常窩在廚房不知道在幫誰做便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刀無極:「你也吃過毒藥?」( ̄┐ ̄;)
 
        天刀:「略懂。對了,二哥你也毒過我,你該不會忘記吧?」<( ̄﹏ ̄)@m
 
        刀無極:「哈哈哈,你、你在說什麼啊?」(顧左右而言他)
 
 
        天邪:「極道你真壞……」XDDDD
 
        極道:「我只是說事實而已呀。」=ˇ=
 
 
==================================================================
◎裡‧三十五、三十六集
         
        他以為他早已習慣寂寞的滋味,他也從來不在意何謂孤獨,但此刻,空蕩蕩的天都
格外充斥著一股淒涼,他突然覺得心裡深處像是被挖空了一般,缺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他靜靜地走至天都頂端,他以為來到這裡,可以看見那可恨的仇人身影,但,羅喉
消失得徹徹底底,對,在他眼前煙消雲散。
 
        這樣的結果到底好不好?他已無法判斷。他心心念念要擺脫與羅喉糾纏的宿命,到
得最後,仍是無法終結,記憶這種東西,又有誰可以完全拋棄?
 
        滿是風沙的台階,他席著眺望遠方,心頭莫名地有股酸澀襲上。
 
        「嘖,羅喉!我不相信你就這樣麼簡單地消失得一乾二淨,你還欠我一句道歉!」
雙手握拳。
 
        便在此時,只見眼前自己的雙手不受控制地拍起了自己的肩膀。

        「什麼?!」不明所以,黃泉霎時愣住了。
 
        「吾做事從不曾反悔。」羅喉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著。
 
        「混蛋!你何時附在我身上的!?」怒目轉頭,但怎看得見附在自身的羅喉?
 
        「吾不知,意識一回便如此了。」
 
        「可惡啊!那本古書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氣沖沖地又回到月族。
 
        用力翻開書冊,咒語之後幾頁空白,封底卻寫著「入靈增加能力之法未成,因此無法撤回,非必要不宜妄用」這幾個毫不起眼的古文。
 
        所謂欲哭無淚就是指現在這種情況吧?黃泉手一鬆,書冊落地。
 
        「黃泉你心緒波動了……」
 
        「還不都是因為你!?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心緒波動?混蛋!你該不會查探了我內
心吧!?」怒火中燒。
 
        「吾非刻意。」說得輕描淡寫。
 
        「可惡啊!!」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以上
==================================================================
 
天邪:裡劇情已經發展成文章形式了呀……(默)
 
 
   這兩集我實在是沒啥心得,全部仰賴某貓和某棠,
 
   以後就交給妳們兩位了!!(拍肩)
 
 
某貓:「新人物一直在那阻止大餅時,我真想對他大吼:這位師尹你想太多了,不管是星騁還是整個行星爆炸,就算整個太陽系炸掉了,大餅還是會活得好好、吃得肥肥的。」
 
   我看到這句狂笑了呀~XDDDDDDD   某貓中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