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27~28集

=================================================================
 
◎二十七集
 
  夜神欲將無淚之淚送回死國,卻遭逢邪狩阻撓。
 
  夜神:「喝~~」(發招攻向邪狩)
 
  邪狩:「汪!!」(樂撲)
 
  夜神急閃,眼見無淚之淚已送入死國,瞬間化光而走。
 
  邪狩:「汪汪~~」(翻譯:大哥哥陪我玩~(╯///▽///╰))
 
  邪狩追去,但半途便失了夜神蹤影。
 
  邪狩:「汪?」( ̄一 ̄;)﹏﹏   ﹏﹏(; ̄一 ̄)
 
     「汪汪……」Q^Q  (翻譯:大哥哥你在哪裡?)
 
     「嗷嗚……」T口T (翻譯:人家迷路了……)
 
 
§天葬山
 
  夜神劃開死國縫隙,天者現身。
 
  天者:「不要老是跟火宅的野狗狗玩,快去取回孤星!」m@(#‵皿′)
 
  夜神:「是……」
(OS:可惡啊,死國只有一些咿咿啊啊鬼吼鬼叫的三族,要我不要跟他們玩,現在又不准玩狗!!)(╯#‵□′)╯~╩╩
 
 
  天邪:「夜神會叛逆不是沒有原因的……」
 
 
==================================================================
 
◎應該只有二十七吧
 
  滅度雙宗、禁天妖肅、火宅三人,前往嘯龍居欲毀天外之石,刀無極、嘯日猋與拂櫻應戰。眼見戰況膠著,拂櫻極招上手!
 
  仲裁者:「毀了天外之石!」
 
  拂櫻:「這……」( ̄一 ̄;)
 
  仲裁者:「你不來就我來!」(衝撞拂櫻,煞車不及撞毀天外之石)
 
  拂櫻我見猶憐姿勢一百分,趴伏在地。
 
  拂櫻:「你……」(拿手帕……啊不對,是櫻花座……)
 
  仲裁者:「哼哼哼……」( ̄。。 ̄)
 
  拂櫻:「你、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叫囉!」(>//口//<")
 
  仲裁者:「你叫啊,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的……嘿嘿!」( ̄///。。/// ̄)
 
  眾:「禽獸!!」(# ̄皿 ̄)
 
  仲裁者:「滅度雙宗、寒煙翠、代行者!!你們不是應該站在我這邊的嗎?」囧
 
  寒煙翠:「不然……變態!」( ̄一 ̄)@m
   
  代行者:「是變態!」( ̄一 ̄)@m
 
  異法:「還是變態!」( ̄一 ̄)@m
 
  仲裁者:「……」囧口z
 
  此時,天刀、漠刀來到,四龍共鳴。
 
  刀無極:「中毒中毒中毒……xN」
 
  嘯日猋:「歡歡歡歡歡歡……xN」
 
  笑劍鈍:「無心無心無心……xN」
 
  漠刀:「不凡不凡不凡……xN」(天邪:不是三個字……Q^Q)
 
  嘯日猋:「刀無極你不合群,你喊的不是名字啊!!」m@(#‵皿′)
   
  刀無極:「你以為我願意呀?我是沒人可以喊啊!!」(# ̄皿 ̄)
 
  仲裁者:「可惡!!是KeRoRo小隊……啊不是,是五龍少一龍戰隊,我們六個還打不贏他們四個,他們太厲害了,趁他們吵架的時候快走!!」
 
  六人離去。
 
  拂櫻:「天刀、漠刀你們來得太慢了,害我還犧牲色相……」(>//口//<")
 
  四龍:「看你演得很熟練啊……」(; ̄一 ̄)(; ̄一 ̄)(; ̄一 ̄)(; ̄一 ̄)
 
  拂櫻:「我常常在楓阿宅面前這麼做,但今天可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混蛋!!你們什麼都沒聽見對不對!?」(>//皿//<")
 
  四龍:「……」囧> <囧 囧> <囧
 
  極道回來。
 
  極道:「可惡啊!!又拆了我家!!你們通通給我去整理乾淨!!」m@( ̄皿 ̄#)
 
眾:「是……」
 
 
  天邪:「戰況膠著個鳥……我自己打得都會心虛……」Orz
 
 
==================================================================
 
◎別問了,二十八集沒感想
 
  楓岫為救天狼星,與寒煙翠欲前往求助湘靈,不料滅度雙宗攔路,突然來一掌襲到!
 
  楓岫:「這種氣勁……是你!阿全!」( ̄一 ̄;)
 
  禁天:「不要再叫我阿全了!!」◢▆▅▄▃崩╰(〒◇〒)╯潰▃▄▅▇◣
 
  百里青:「不要再叫我百丈青了!」◢▆▅▄▃崩╰(〒◇〒)╯潰▃▄▅▇◣
 
  小免:「百丈青是千丈青的幼苗嗎?齋主,你說好不好吃呢?」
 
  拂櫻:「我連千丈青都沒吃過,我怎麼會知道呢?」<( ̄﹏ ̄)>
 
  百里青:「我不好吃……不對,我不能吃啊……」T口T
 
  禁天:「樓上幾個都跑錯棚了!!」
 
     「回歸正題。可惡的楓岫啊!!」(╯#‵□′)╯~╩╩
 
  禁天妖肅習得憤怒技─我不是阿全。
 
  禁天:「我不是阿全~~~~」<(#‵皿′)╯_ˍ▁▂▃▄▅▆◣
 
  楓岫:「又不是我開始叫的……俗話說冤有頭債有……呃!!」( ̄┐ ̄)
 
 
  天邪:「是你!阿全!!我接得超順的……」XDDDDDDD
 
 
==================================================================
 
◎裡‧二十七、二十八 
 
  天都,黃泉仍舊面臨相同的窘境。
 
  黃泉:「虛蟜你知道……算了,問你也是白問。」
 
  黃泉離開天都,前往傲天武殿。
 
  黃泉:「羅喉你在吧?我這就去把刀無極砍了,你心願一了應該就可以離開了吧?」
 
  羅喉:「吾不知道。」( ̄ ////// ̄)
 
  黃泉:「混蛋……算了,試試看就知道有沒有用了。」(>//皿//<")
 
 
§荒漠
 
  漠刀為尋記憶來到荒漠,一個熟悉卻又想不起的人落至漠刀背後。
 
  漠刀:「你……你是誰?」
 
  御不凡:「咦?絕塵,你竟然忘了我是誰?真是令我太傷心了,不過,也難怪了,像我這麼了解你的人,當然知道你為何會喪失記憶,沒關係,我一定會幫你想起來的。」<( ̄﹏ ̄)>
 
  漠刀:「為什麼……你要一直貼在我背後?」
 
  御不凡:「我們要當永遠的朋友,所以當然要一直跟著你呀。」(〞︶〝*)
 
  漠刀:「嗯?」
 
  御不凡:「先不管這些,我們先前往天下封刀吧,說不定你會對那裡有什麼印象。」
 
  漠刀:「嗯……」
 
  漠刀帶著疑惑前往天下封刀。
 
 
§傲天武殿
 
  漠刀來到傲天武殿,卻見黃泉怒上眉梢,銀槍現出,準備拆台!!
 
  黃泉:「可惡啊!!刀無極到底跑哪去了!?」(# ̄皿 ̄)
 
  御不凡:「喔喔~~是黃泉……嗯?武君也在。」( ̄▽ ̄ )
 
  羅喉:「嗯……」( ̄ ////// ̄)
 
  漠刀:「你在跟誰打招呼?」(轉頭望向背後)
 
  御不凡:「武君啊……嗯?你看不見嗎?」
 
  漠刀:「我只看見一人……」(望向黃泉)
   
  御不凡:「喂!黃泉~~住手啊!!」(御不凡 in 漠刀)
 
  漠刀:「你……!」
 
  漠刀尚未及反應,身體已不受控制地自己衝去阻止黃泉。
 
  黃泉:「嗯?是你!」(  ̄一 ̄)
 
  漠刀:「你是誰啊……?」( ̄一 ̄ )
 
  黃泉:「……」(; ̄一 ̄)
 
  漠刀:「你知道後面這人是誰嗎?」(手指御不凡)
 
  黃泉:「……有人嗎?」(  ̄□ ̄)
 
  漠刀:「嗯……你知道要怎麼讓他離開我背後嗎?」
 
  黃泉:「我要是知道就不會來這裡了啊!!」(">//口//<)
 
  羅喉:「……」( ̄ ////// ̄)
 
  御不凡:「原來如此……哈!」<( ̄︶ ̄)>
 
  漠刀:「嗯?」
   
 
 
 
以上
==================================================================
 
天邪:不要問我裡劇情是怎麼回事,我已經沒有辦法控制,收不了尾了啊……Orz
 
   終於,裡劇情快要比表劇情多了,這是好事嗎!? 囧>
 
   十鋒、鴉魂終於有戲份,但實在沒什麼感想……只記得鴉魂發了很多人卡……

  太君治:「鴉魂你……你竟然發我卡?你不要我了嗎?」T口T
 
  望夜:「我不認識你也發我卡……」Orz
 
   還有,戰龍紋也是傲嬌一枚!<( ̄︶ ̄)@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