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23~24集

==================================================================
 
◎二十三集
 
  拂櫻、佛劍、龍宿、嘯日猋四人來到地獄口,欲擊殺落單的愛禍女戎,五人會面瞬間,忽聞地獄口內傳來一聲哀號!
 
  天蚩:「啊啊啊啊啊~~~~」(何其淒厲、何其慘絕人寰)
 
仲裁者:「我都還沒開始,你是在叫三小?」( ̄///。。/// ̄)
 
  天蚩:「先嚇嚇他……」
 
仲裁者:「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嗎?」(開披風)
 
  天蚩:「啊啊啊啊啊~~~~不過就是治個內傷你幹嘛脫衣服啊!?慘了慘了,我看久了女戎完美的比例,現在看到髒東西會不會長針眼啊?」(掩面)
 
仲裁者:「我就不信你有比我好到哪裡去!!」( ̄皿 ̄#)(挺)
 
  天蚩:「要比是嗎?那就來呀!!」(# ̄皿 ̄)(挺)
 
女戎:「你們夠了沒!!快出來幫忙啊!!再不出來我就把那髒東西砍掉!!」<(# ̄皿 ̄)>
 
§地獄口外
 
  禁天妖肅對上龍宿、佛劍。
 
  龍宿:「唷,又見面了,阿全!」( ̄▽ ̄)>
 
  妖肅:「去你的!!我說過我不是阿全了,是聽不懂逆!!」
      ◢▆▅▄▃╰(〒◇〒)╯▃▄▅▇◣
 
 
  天邪:「這段演了什麼,老實說我只記得龍宿說的孽緣,我聽成阿全……」(遠目)
 
 
==================================================================
 
◎應該還是二十三集
 
  香獨秀設計,讓戰龍紋向照路明胡謅太君治目前人在陀羅殿,引著他前往破軍府告密,不期在路途遇上守株待兔的香獨秀。
 
戰龍紋:「照路明!我真想不到是你!」(; ̄□ ̄)
 
照路明:「戰龍紋!?Σ(@□@;)
 
戰龍紋:「院主一向最看重你,每次開完會都偷偷帶你去小房間,只留我們其他人在大殿,想不到你……你竟然背叛院主!你是嫌院主太軟嗎?」
 
照路明:「是太君治勾搭鴉魂,先對吾不忠……啊不是,是太君治勾結殘宗,先對聖帝不忠!絕對不是我嫌他太軟!!」(>///口///<")
 
戰龍紋:「閉嘴!若非你陷害千葉傳奇,院主怎會去找殘宗協助?追根究底,院主跑去跟鴉魂LOVELOVE,都是你們破軍府害的啦!!」m@(#‵皿′)
 
香獨秀:「哎呀,照路明你這樣就不對了,院主對人這麼溫柔,你還有什麼好嫌的?」
      (〞︶〝*)
 
照路明:「可惡啊!!」(逃跑)
 
  中略。照路明領了只有白飯便當。
 
戰龍紋:「沒想到你竟然知道內奸是他。」
 
香獨秀:「依你的腦袋要當內奸當然是不可能的啦。」( ̄y▽ ̄)╭
 
戰龍紋:「可惡,我本來想好好佩服你一番的,現在你別想聽到了。」( ̄皿 ̄#)
 
香獨秀:「虛名,一切都是虛名,浮雲而已。」<( ̄▽ ̄)>
       
戰龍紋:「你是怎麼懷疑到他的?」
 
香獨秀:「他看起來很可疑呀。」
 
戰龍紋:「你該不會用猜的吧?」Σ( ̄□ ̄;)
 
香獨秀:「我才沒有用猜的,我是靠直覺。」<( ̄︶ ̄)>
 
戰龍紋:「那跟用猜的有什麼不同啊!?」( ̄皿 ̄#)
 
香獨秀:「那是你的常識不是我的。對了,我要放假了,暫時不用來找我。再見!」
 
戰龍紋:「你要去哪裡?」
 
香獨秀:「苦境。」
 
戰龍紋:「快走快走,最好是別再回來了。」(▔皿▔#)
 
香獨秀:「我會幫你帶名產的。拜拜~」<( ̄﹏ ̄)~/
 
 
天邪:「香獨秀自我感覺良好已經到達極致了!」XDDDDDD
 
ps:這則某貓提供=ˇ=
 
 
==================================================================
 
◎二十四集
 
  南風不競來到妖世浮屠,一討妖世浮屠讓兩境交合之時讓六出飄霙結界毀損之仇,與留守的雙宗爆發激烈的肢體衝突。
 
  正戰至火熱,突然妖世浮屠大門敞開,走出一個意外之人。
 
  邪說:「蛤??」Σ( ̄□ ̄;)
 
  異法:「你是特地來妖世浮屠展示你的不凡嗎?」( ̄ ////// ̄)
 
  南風:「……」(= =)
 
香獨秀:「咦?我明明就低調地走了一條偏僻的道路了,怎麼還是有這麼多人夾道歡迎啊?哎呀,我是很低調的說……大家不要在意我,繼續吧!」(走過)
 
  邪說:「異法,妳剛剛說什麼不凡?」
 
  異法:「就是上回在他家看到的他的不凡呀……哎呀!!我集境賞花賞鳥一日遊還沒出團咧,他怎麼跑來苦境了?不行不行,行程要改了,邪說,你也來幫我規劃。喂,我才不讓你參加,還不快走!」( ̄皿 ̄#)
 
  南風:「我……我才沒有要參加咧,你……你們欠我一個交代,給我記……記住了!」(逃跑)
 
 
  天邪:「妖世浮屠已經裝好電梯了嗎?」XDDDDDDD
 
 
==================================================================
 
◎二十四集的樣子
 
  刀龍眾、佛劍、龍宿、拂櫻、楓岫為了交流任務,頻頻聚集在嘯龍居。
 
  極道:「唉,我這裡怎麼從孵蛋中心、收容所直接演變成急救站了?」囧
 
  拂櫻:「能者多勞呀。」<( ̄︶ ̄)>
 
  龍宿:「吾回去找找書籍看能不能救佛劍,佛劍就麻煩汝了。」(離去)
 
  楓岫:「離心草交給你了,我去找寒煙翠。」(離去)
 
  極道:「算了算了,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但是你們……通通給我脫了鞋再進來!」
      (╯#‵□′)╯~╩╩
 
 
  天邪:「極道的原則不見了……話說怎麼根據地直接變成嘯龍居了呢?」Orz
 
 
==================================================================
 
◎二十四集結尾
 
 
  香獨秀前往龍煙宛尋找劍子好友阿龍。
 
香獨秀:「一身塵埃怎是待客之道,仙鳳備池,我要沐浴,還有我要品嘗醉裡香。」(進入內中)
 
  仙鳳:「這……這樣好嗎?但他連醉裡香都知道,那應該是主人的好友了,但是那個池是劍子前輩和主人最愛的地方呀,就這樣給他人進入可好?怎麼辦呢?」(徘徊不定)
 
  隨後龍宿回轉,隨即入內。
 
  龍宿:「汝是何人?竟然還自己帶了浴袍來?汝當這裡是公眾澡堂啊?」(; ̄一 ̄)
 
香獨秀:「喔喔,你一定是阿龍囉?你要問我如何保持亮麗的秀髮嗎?」(撥髮)
 
  龍宿:「吾是問汝是何人!誰問汝秀髮了啊!」(; ̄口 ̄)
 
香獨秀:「我就是用這瓶洗髮乳的,來,就分一點給你用吧。」<( ̄︶ ̄)>
 
  龍宿:「會用這種詭異的稱呼的,一定是劍子說的。劍子!等汝回來就知道了……」
     (# ̄皿 ̄)
 
 
 
  天邪:「連梳妝台都帶去了,準備得真齊全呀!」XDDDDD
 
 
==================================================================
 
◎裡‧二十三、二十四
 
  查遍書籍終不得法去除背後靈的黃泉,氣憤之下窩在床舖間完全不理會背後羅喉要他做紅蘿蔔咖哩之事。
 
  不知過了多久,黃泉不小心睡著,又不知多少時間流逝,等他睜開眼的瞬間,卻不見以為會映入眼簾的羅喉面容。
 
  黃泉:「嗯?」( ̄一 ̄;)>
 
  左顧右盼,仍不見蹤影,羅喉竟然消失了?
 
  黃泉:「喂!你在哪裡,出來呀,別躲了,我知道你在。」(  ̄□ ̄)
 
  沒有回應,黃泉遂走至天都各處尋找仍未果。
 
  黃泉:「可惡啊!竟然一聲不響地就走了,嘖。」(去做了紅蘿蔔咖哩)
 
  一人獨坐大廳。
 
  黃泉:「沒想到天都這麼大,這麼冷清……嘖嘖,我看我還是回月族好了。」
 
  羅喉:「吾不准。」
 
  黃泉:「喂!!你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皿 ̄)
 
  羅喉:「吾一直都在,在你身上。」( ̄ ////// ̄)╭
 
  黃泉:「混蛋!!誰准你附身的啊!!」(╯#‵□′)╯~╩╩
 
  羅喉:「這也不是吾可以控制的。」( ̄ ////// ̄)
 
  黃泉:「誰……誰信啊!!」(>//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