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21~22集

==================================================================
 
◎二十一集
 
  妖世浮屠多糟糕地撞進死國大門,相信不需多言。為了對抗這宛如變態的入侵,天者、地者拔地而起,背對著背,掌心向上。
 
天者:「地者……」
 
地者:「天者……」
 
天邪:「你們是在幹嘛啊?為什麼要回眸然後深情地叫對方的名字?」囧>
 
天者:「為了死國,我們該使出眉來眼去劍了!」
 
地者:「好,都依你……」ˇ//////ˇ
 
極招過後,妖世浮屠仍是不退。
 
天者:「可惡!這招不成!接下來用郎情妾意劍!」
 
地者:「好,都依你……」ˇ//////ˇ
 
這次,妖世浮屠退了一半。
 
天者:「不得已了!用極招!!七彩霓虹燈~~~!」(轉轉轉)
 
地者:「慢……慢點啊!我~會~頭~暈~的~~」(被拖著一起轉)
 
 
天邪:「嗯……只要是天者說的,地者什麼都說好啊……」=/////=
 
 
==================================================================
 
◎想不出來的二十一集
 
  佛業雙身中了楓岫之計,遭逢楓岫、拂櫻、佛劍與龍宿圍剿,命在旦夕,十一天禁餘下四人前後喪命,魂魄歸回妖懺池,誕生出禁天妖肅,直衝戰場帶走雙身。
 
龍宿:「X!是阿全!」=口=
 
佛劍:「是魔龍祭天!」=_=
 
楓、櫻:「誰啊?」= =a
 
劍子:「不是被我在茶水間發了便當嗎?」<囧>
 
 
1。阿全:「哈哈哈~你殺的只是我的副體啦!」
 
2。阿全:「哈哈哈~你想不到我染上了蓮花病毒吧?」
 
3。阿全:「哈哈哈~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4。阿全:「哈哈哈~你殺死的是我一個不成材的徒弟!」
 
揪~竟~以上四個選項,哪一個才是真相呢?
 
妖肅:「喵的!!這還用選嗎?以上皆非啦!我才不是那個不起眼的阿全!!」( ̄皿 ̄#)
 
 
天邪:「這選項又不是給你選的,球員不能兼裁判啦!」<( ̄︶ ̄)@m
 
 
==================================================================
 
◎大概還是二十一集
 
  楓岫之計功成,雖然雙身被救,計畫有著美中不足的缺憾,但一行人還是回拂櫻齋討論後續事宜,佛劍與龍宿離去之後,楓岫與拂櫻的真情對話於焉展開。
 
拂櫻:「唉……」
 
楓岫:「好友,雖然我們很久沒有這樣和平談話,但你千萬千萬不能臉紅啊。」
 
拂櫻:「我……我哪有臉紅!?別亂說!」(>//口//<")
 
楓岫:「你看你,都快要滴出汁來了,還說沒有?是因為我終於又回到你身邊而感到非常高興嗎?」<( ̄︶ ̄)>
 
拂櫻:「我……我才沒有非常高興,只是有一點點而已啦,你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皿//<")
 
楓岫:「話說……我記得當初一直有個人非常想在背後捅我一刀……」<( ̄︶ ̄)>
 
拂櫻:「我哪有!」(>//口//<")
 
楓岫:「否認得這麼快,我有說是你嗎?」<( ̄︶ ̄)@m
 
拂櫻:「這……反正現在我們都已經裸裎相見……」( ̄ ////// ̄)
 
楓岫:「咳咳,好友,有小免在,注意你的言詞,是坦誠相見,雖然裸裎想見也沒錯啦。」<( ̄︶ ̄)>
 
拂櫻:「我們現在是站在同一艘船上,我下次絕對要翻船!」(>//口//<")
 
楓岫:「翻得了嗎?況且我也沒有給你翻船的機會。」( ̄y▽ ̄)╭
 
拂櫻:「可惡!!我不信!今晚就來試試看!!」(>//皿//<")
 
楓岫:「好啊……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 ̄)>
 
拂櫻:「混蛋……」(>//口//<")
 
 
天邪:「真是看得我好害羞呀……」( ̄ ////// ̄)
 
 
==================================================================
 
◎沒意外是二十一集
 
  死神告知天狼星將死國年紀交給登仙道之人,楓岫隨即說出他蓋上血印見到死神時之事。
 
楓岫:「你是死國的死神,為什麼你要阻止天者的計畫?」= =a
 
死神:「第一,他利用我來統一死國,讓他那些叛逆期的孩子乖乖地在五大棧道固守;第二,我不爽天者,別問我為什麼不爽他,就是不爽;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因為我很無聊!」<( ̄﹏ ̄)>
 
楓岫:「……總之,我會努力讓妖世浮屠去撞死國的。」= =a
 
死神:「不能將此事告訴他人,否則計畫將不會成功。」<( ̄﹏ ̄)@m
 
楓岫:「我知道了。」(你是怕別人知道你是因為太無聊才會這麼做的嗎?)
 
 
天邪:「死神,我實在是不了解你呀……」囧>
 
死神:「我也不是很了解我自己,不然我就會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無聊了。」
 
 
==================================================================
 
◎大概還是二十一集
 
  天者與地者討論著死國的未來。
 
  神子:「喂!我想上廁所。」
 
天者OS:「糟糕,神子好像在說話,可是他說的語言我聽不懂耶……」("▔□▔)/
 
天者:「地者,你聽到了嗎?」(問地者看看他懂不懂神子在講啥?)= =a
 
地者:「天者,只有你能聆聽神之語。」(〞︶〝*)
 
天者OS:「剉賽!怎麼辦?地者他聽不到……啊算了豁出去了,就隨便瞎掰好了,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 ̄皿 ̄)
 
天者:「神子說他想開滿月PARTY,快去找五尊過來吧!」
 
神子:「X!我不想泡在自己的嗶--裡啊!」( ̄皿 ̄#)
 
 
天邪:「某貓出品,必屬佳作!」<( ̄▽ ̄)>
 
 
==================================================================
 
◎我應該沒看那麼快,所以是二十一集
 
異法無天前往蕪園一會香獨秀。
 
香獨秀:「師太,妳這樣著實失態呀!」<( ̄︶ ̄)>(在浴池裡光溜溜)
 
異法:「何需多言?」(# ̄皿 ̄)(衝進去)
 
香獨秀:「哎呀,要動武也要等我著衣吧?」(穿衣ing)
 
異法:「等你穿好了我要看什麼?」( ̄//皿// ̄)
 
香獨秀:「哎呀~」(穿好)
 
異法:「果然不凡!」( ̄ ////// ̄)
 
香獨秀:「我覺得只是普通而已啦。」<( ̄▽ ̄)>(挺)
 
異法:「我很少稱讚別人的,你竟然這麼不知足!?可惡!!」(掩面羞奔)
 
 
天邪:「我在師太背後看得一清二楚,果然……不凡啊……」( ̄┐ ̄;)
 
某貓:「樓上自肥啊!」(>//口//<")
 
某棠:「樓樓上帶我一起去!!」(>//口//<")
 
 
==================================================================
 
◎應該進入二十二集了
 
  嘯日猋痊癒欲離開嘯龍居尋找玉傾歡,不期卻遇上固守外圍的刀無極。仇敵見面,分外眼紅,三人格乍現,不由分說,拔刀攻去。
 
一番交戰,打退伺機的寒煙翠後,極道現身阻戰。
 
嘯日猋:「再來!」
 
極道:「再什麼來?先把那三隻塞回去再說。」=ˇ=
 
鋒:「喂!沒禮貌!」(被推入)
 
風:「我還沒玩夠咧!」(被擠進)
 
封:「我好怕,但我好想殺他!」(被拉走)
 
恢復正常的嘯日猋,以三刀終結仇恨。
 
天邪:「阿猋……這年頭,動畫要見血,殺人要砍頭的啊!!」<囧>
「呿!」(踢石頭)
 
嘯日猋與極道的談論醉飲黃龍的遺願,與天刀、漠刀的狀況。
 
  極道:「醉飲黃龍總是喜愛幫我找一堆麻煩,你們這群問題小孩。」( ̄皿 ̄)
 
 
§想像四龍打架ing
 
漠刀:「猋,你可以把天外之石拿去滾。」( ̄ ////// ̄)
 
天刀:「這邊有兩顆,你可以盡情地滾。」( ̄ ////// ̄)
 
刀無極:「這是打架,不是打保齡球!」( ̄皿 ̄)
 
嘯日猋:「暗器的極致,就是隨手可得,殺人於無形!!」( ̄ ////// ̄)
 
極道:「你們夠了!!」m@(#‵皿′)
「啊!嘟嚕嚕嚕~怎會!?」(O ┐O;)(吐黑血)
 
刀無極:「你想不到我之前已經在皇胤的鞋子上下毒了吧?前兩天你強脫他鞋子時,你就已經中了我的毒。」(= =+)
 
極道:「可惡啊!!」(加入戰局)
 
 
天邪:「極道好無奈……但他絕對是個傲嬌!」XDDDDD
 
 
ps:後面下毒梗是某貓提供的。=ˇ=
 
 
==================================================================
 
◎二十二集
 
  與劍子談論完後,回轉血鴉山洞穴中。
 
太君治:「你……你又來了……」(>/////<")
 
鴉魂:「這我家也,我愛來便來,愛去便去。」<( ̄︶ ̄)@m
 
  中略。
 
鴉魂:「你可以走了。」
 
太君治:「你……你真的要放我走嗎?」(>//口//<")
 
  鴉魂:「雖然你的身體是沒反對啦,但我不想一輩子都被你的言語反對,所以快走吧。」<( ̄﹏ ̄)@m
 
太君治:「真……真的嗎?但……我想留下來啊!!」(>//口//<")(扯衣角小聲說)
  
  鴉魂:「反正我都會在血鴉山,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 ̄y▽ ̄)╭
 
太君治:「我……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的!!」(>//口//<)(羞奔)
 
 
  天邪:「嘖!沒得看了。」=皿=
 
太君治:「妳是想看什麼呀?」(>//口//<")
 
 
==================================================================
 
◎依舊二十二集
 
  劍子、十鋒、香獨秀不約而同為了各自的理由前往太陰司,恰巧碰上滅度三宗要對三位祀嬛不利。
 
  劍子為了逆吾之事,談完話後到太陰司外圍;十鋒詢問天香之事已畢,站在一旁;香獨秀則問太君治。
 
  遙星:「為什麼你對院主這麼好?你又不是天機院的人。」= =a
 
香獨秀:「沒辦法,我還是遲遲忘不了院主的溫柔對待,所以我想再次體會……嗯……這跟妳說了也無法體會的,你就當是誰叫我這麼善良好了。」(離去)
 
 
  天邪:「我不信你是因為善良……」( ̄ ////// ̄)
 
 
==================================================================
 
◎二十二集片尾
 
  楓岫為尋南風不競取回七神針,而來到六出飄霙。
 
楓岫:「嗯?為何來到此地,心頭突然有一種奇異莫名的感覺?我的心噗嗵噗嗵跳得好快啊。」(=/////=)
 
  旁白:趨移的步伐,宛如冥冥之中的吸引,楓岫主人慢慢靠近,心頭的異樣,卻也漸漸加深。
 
  楓岫:「啊!?」Σ(@///口///@ )
 
  旁白:會面剎那,記憶宛如電光火石般交錯湧現!命運的相逢,穿越遙遠時空;永恆的追尋,終於盼得希望……
 
  只見楓岫伸出右手緩緩靠近石像胸前!
 
  楓岫:「巨乳bravo!」♡♡\(≧▽≦)/♡♡
 
  女戎:「楓岫你!因為我貧乳所以你才背叛我嗎?那拂櫻呢?你怎麼說?」
      ◢▆▅▄▃╰(〒◇〒)╯▃▄▅▇◣
 
                     ╮  ╭     
  小免:「原來楓岫阿叔喜歡這種的……」(〒_〒)
      (低頭望著自己扁扁的前胸,小嘴一癟,哭著跑掉)
 
  拂櫻:「楓岫!你怎麼可以拋妻棄女……啊不是,好友!你怎麼可以誤入歧途?我和蘿莉才是王道啊啊啊~~!」T口T
 
  南風:「放開那個巨乳!她是我的!」╰(‵皿′╬)╯
 
  石像:「幹!誰能行行好快點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平常被這個變態摸來摸去已經很賭蘭了,今天又來一堆瘋子,是嫌我不夠慘逆!?」(〥皿〥)_╭∩╮
 
 
ps:以上某貓提供~=ˇ=
 
 
==================================================================
 
◎裡‧二十一、二十二
 
  為了洗盡一身塵埃,黃泉不理會到底有沒有偷看,但十成看了的羅喉,快速地沐浴
完著衣。
 
  氣難消,於是打算來個不理不睬,羅喉說什麼他只當充耳不聞。
 
  一個時辰過去,羅喉沒說話;兩個時辰過去,羅喉沒開口;三個時辰過去,天都靜
得可怕;四個時辰過去,黃泉終於忍不住了!
 
  黃泉:「你是不是該開口向我道歉?」( ̄皿 ̄)
 
  羅喉:「道什麼歉?」( ̄ ////// ̄)
 
  黃泉:「你未經我同意偷看啊!!」m@(#‵皿′)
 
  羅喉:「吾沒有偷看。」( ̄ ////// ̄)
 
  黃泉:「誰相信啊!」(#▔皿▔)
 
  羅喉:「吾正大光明,又何須偷看?」( ̄ ////// ̄)
 
  黃泉:「可惡啊!你要給我一個交代!!」(╯#‵□′)╯~╩╩
 
  羅喉:「羅喉做事沒有理由,況且也不是從未見過。」( ̄ ////// ̄)
 
  黃泉:「混……混蛋!!為什麼吃虧的總是我!?不准提起那件事!!」(炸毛)
 
 
 
 
以上
==================================================================
 
天邪:好累呀,這個也要爆字數是怎樣?混蛋啊!!
 
話說,花鳥月自己領便當也就算了,還幫萬軍敵代領了,真是體貼的好部下。
 
萬軍敵:「他不是我部下!!」=口="
 
 
還有,到底是百丈青還是百里青呀?難不成我又記錯了嗎?= =a
 
不過不管是百里青還是百丈青,我誤認為他闖進蕪園偷看香獨秀洗香香……
 
百里青:「混蛋!誣賴我!!誰愛看那人洗香香啊!!」(╯#‵□′)╯~╩╩
 
  弒道侯:「其實還不錯呀……」( ̄ ////// ̄)╭(小聲說)
  
  百里青:「會去看的人都是神經病!」( ̄皿 ̄)
 
  弒道侯:「百里青你真不懂欣賞,明明就很不凡啊!」( ̄皿 ̄#)
 
異法:「樓上握手!」(>///////<)
 
  弒道侯:「所以我決定把你調去天機院!」( ̄皿 ̄#)@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