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19~20集

==================================================================
 
◎第十九集
 
陰端佛鬼吸收集境地力,準備與佛業雙身配合,讓苦、集兩境交合。
 
  天邪:「為什麼天蚩要用交合這個字眼?一整個好糟糕……」Orz
 
  旁白:就在妖世浮屠與集境大軍對戰之際,一旁黃龍巴拉巴拉
 
  天邪:「集境大軍?是哪來的大軍啊?」囧>
 
 「算了,我們來看看"大軍"十鋒和長空做的事情……」
 
 
  求影十鋒、萬古長空對戰陰端佛鬼,率先毀掉滅佛劍,而後和陰端佛鬼僵持之時,香獨秀趕到一同誅殺妖僧,功成。
 
香獨秀:「果然沒有我不行。」=ˇ=
 
長空、十鋒:「……」(混蛋)
 
 
        長空離去之後,十鋒對於香獨秀的遲來頗有微詞。
  
  十鋒:「為何來遲了?」
 
        香獨秀:「因為……」
 
  十鋒:「算了,我相信你有苦衷……你還是別說的好,我怕我聽完你的理由之後會忍不住……」(捅下去)
 
香獨秀:「嗯?你有說什麼嗎?」(回頭)
 
  十鋒:「沒事,我們回天機院稟報吧。」
 
  
  天邪:「當十鋒接到金旨說香獨秀升任天府院三台殿主,而不是直接擎羊殿主時,應該很慶幸吧?」XDDDD
 
三台殿眾人:「我們要和殿主同去留!殿主,快帶我們去擎羊殿啊!!」
                             (〒□〒) (〒□〒) (〒□〒) (〒□〒) (〒□〒)
 
  第二十集,三台殿‧滅!!
 
 
ps:當天搖地動的時候,望花村那邊村民驚慌逃難。
 
  村民:「天要摔下來啦~~快走啊!」(鑽水井)
 
  天邪:「然後原本沒事的,現在反而溺死了嗎?」=口=
 
 
ps2:集境有一群傲嬌好便宜的。
 
  武曲殿主萬軍敵聽見香獨秀仍留在天府院,感嘆不能共事的遺憾。
 
  天邪:「啊你之前不是恨得牙癢癢的?怎麼現在……?」=  =a
 
萬軍敵:「要……要妳管啊!!」>//口//<
 
 
==================================================================
 
    一樣十九集
 
  極道先生上九天之境帶回嘯日猋。
 
  極道:「醉飲黃龍真是我的好朋友,這下我這邊還真成了收容所了。唉,每次都給我找麻煩,等他回來我一定要跟他好好算清楚我們之間的帳……」
 
  等到的卻是帶著醉飲黃龍配刀的楓岫主人。
 
  楓岫:「誰都不准給我去妖世浮屠!!」m@( ̄皿 ̄#)(離開)
 
  極道:「可惡啊!!去你的妖世浮屠!!醉飲是我的!!竟敢跟我搶!?」
     ◢▆▅▄▃╰(▔皿▔)╯▃▄▅▇◣
 
嘯日猋:「拆家了……」
 
  漠刀:「就說是他拆的呀……」( ̄ー ̄;)
 
 
  而後火宅三人組來到欲滅刀龍。
 
仲裁者:「喝啊~~邪狩上!!」(敞開斗篷放狗)
 
  邪狩:「汪汪!!」(衝)
 
                碰!!
 
「該該該~~~~」>"<(奔回)
 
  極道:「哎呀,你這個主人怎麼這麼狠心讓你的寵物撞壁,我真是替牠感到委屈與悲哀呀。」(搧扇)
 
仲裁者:「可惡啊!!」(三人離去)
 
  極道:「怎麼走這麼快?我都還來不及說,你們沒有拖鞋子進來我這邊是要受罰
      的……嘖!」
 
 
  天邪:「嘯龍居爆了三次了……」XDDDD
 
 
==================================================================
 
◎大概十九集
 
  劍子仙跡收集有關於笑封君的記憶碎片。
 
 
  劍子:「無上觀和幻窟我去過了,還有哪裡有線索?嗯,不如回去血鴉山問鴉魂。」
 
  鴉魂:「你當我是NPC喔?!我現在沒空理你啦!!我要好好開導這個固執的人。」
      (▔皿▔)
 
  劍子:「嘖嘖,那我再去無上觀看看好了,通常第二次進入會觸發不同的劇情。」
 
  劍子持續RPG中。
 
 
§山洞
 
  逆吾非道面對著幻姬喃喃自語,接替陰端佛鬼的邪說淪語與異法無天來到。
 
  逆吾:「(驚)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口=
 
  邪說:「商業機密。陰端佛鬼領便當了,你怎麼沒去幫忙?」= =
 
  逆吾:「我要負責牽制劍子和讓幻姬復活,所以沒空啦!」>//口//<"
 
  邪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幻姬根本是煙霧彈吧!?」(#▔皿▔)
 
  逆吾:「別……別胡說了!我才沒有在懷念被劍子捅的那時的感受!我沒有!!」
      >//口//<"
 
  邪說:「算了,我不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我和異法要去堵殺了陰端佛鬼的人,
      那你呢?」
 
  逆吾:「我要等劍子。」=//////=
 
  邪說:「……隨便你。異法我們走吧。」(離去)
 
 
  天邪:「其實逆吾讓劍子看到自己和幻姬的過去,是在期待劍子也會對他說
      "跟吾走"這三個字吧?」XDDD
 
  逆吾:「我……我才沒有這樣想!!」>//口//<
 
 
ps:話說陰端佛鬼領便當,邪說還在雙身那邊討論的時候說了……
 
  邪說:「佛鬼一死,使得三晶塔失衡巴拉巴拉……」
 
  天邪:「啊三晶塔不是早就毀了嗎?比陰端佛鬼還要早領便當呢。」= =a
 
  女戎:「就說浮屠裡要裝電梯的嘛,靠邪靈爬樓梯上去下來的,超耗時間又收不到正確訊息……」
 
  天蚩:「傳遞三晶塔已毀的邪靈大概是半路摔下樓梯領便當了吧……」
 
  天邪:「妖世浮屠訊息傳遞有障礙……」ψ(._.)
 
 
==================================================================
 
◎可能是二十集
 
  天者與地者,探討叛逆、離家、難溝通的六個孩子的慈父嚴母對話。(大誤)
 
嚴母天者:「這群叛逆的小孩真是有夠難教!!我說的話都愛聽不聽的!!」
(#ˋ皿ˊ)
 
慈父地者:「小孩總是會有叛逆期的,別氣別氣,慢慢說他們會聽的。」(〞︶〝)
 
嚴母天者:「叛逆期?都幾百年了還是一樣啊!!」(@ˋ皿ˊ)
 
慈父地者:「說不定再幾百年他們就會想通了。」(〞︶〝*)
 
嚴母天者:「都是你寵壞他們啦!!」(# ̄皿 ̄)
 
慈父地者:「好吧,那我去跟還在家裡的夜神說說好了。」(離去)
 
 
  地者飄飄然轉圈圈落在夜神身後。
 
  地者:「我就說我不適合這樣出場,怪彆扭的,都是導演說這樣比較好看,你看,
      天邪都笑了……」(=//////=)(拽衣角)
 
  夜神:「……」= =
 
 
==================================================================
 
◎裡‧十九二十之一
 
  血鴉山上,五天之期尚未到來。
 
  鴉魂:「你還在想聖帝的事情嗎?那個廢帝沒什麼好想的,從此刻開始,你只能想著
      我和殘宗,其他的不准想!還有,不准離開!」<( ̄︶ ̄)@m
 
太君治:「可是……」(>//////<)
 
  鴉魂:「我說不准就不准,沒有可不可是的。」<( ̄﹏ ̄)@m
 
太君治:「……」(>//////<)
 
  長空回到血鴉山。
 
  長空:「……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這就出去……」<(; ̄□ ̄)
 
  鴉魂:「你辛苦了,來這裡休息吧。」<( ̄︶ ̄)>
 
  長空:「我……我已經有……」囧>
 
  鴉魂:「不管!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不准反駁我!」m@( ̄﹏ ̄)
 
  長空:「是……」Orz
 
 
==================================================================
 
◎裡‧十九二十之二
 
  虛蟜被派去保護君曼睩,天都內只餘黃泉一人。
 
  於天都寢室內,給背後羅喉搞得精疲力盡的黃泉,正作著難得的兄弟三人攜手同遊
的天倫美夢。
 
  忽然,一隻大手拉住了他耳朵,把他拖離了他的兄弟身邊。
 
  他猛然驚醒,睜眼的瞬間,羅喉的面容映入眼簾。
 
  黃泉:「……是你在我夢裡亂搞的吧?」(ˋ皿ˊ#)
 
  羅喉:「吾什麼也沒作。」( ̄ ////// ̄)
 
  黃泉:「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ˋ皿ˊ#)
 
  羅喉:「你只能選擇相信。」
 
  黃泉:「算了,不想跟你多說。我要沐浴,別跟來。」(離開)
 
  羅喉:「……」(寸步不離)
 
  黃泉:「你跟來做什麼?」(正待寬衣)
 
  羅喉:「吾無法離開。」
 
  黃泉:「可惡啊!為什麼我只會攻擊術法!!我一定要學會茅山道術!」(ˋ口ˊ#)
 
  羅喉:「那不是你的專長,你學不來的。」
 
  黃泉:「嘖!不管了,你轉過身去,別看。」(轉過身寬衣)
 
  黃泉邊褪衣,又不經意地回首,瞧見羅喉正看著自己。
 
  黃泉:「我不是叫你別看了嗎?」(#ˋ口ˊ)
 
  羅喉:「你不看吾,怎知道吾看你?」( ̄ ////// ̄)╭
 
  黃泉:「……混蛋啊!!」(╯>//口//<)╯~╩╩



以上,我不想上色了,就這樣吧......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