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15~18集

◎第十五集
 
  佛業雙身對戰一頁書,一頁書欲借天雷穹閃雷引出越行石內中無窮力量,但最終卻是石破,人亡。
 
  旁白:「一聲輕嘆,一頁書爆體身亡,一生偉業,拯萬民,破邪障,誅魔無數的百世經綸,竟戰死天雷穹,天地渺渺,徒留一聲輕嘆,不是不甘,而是悲見從此生靈塗炭。」
 
  天邪:「旁白,雖然你唸得很壯烈,但我還是一直笑……」= =a
 
  一頁書未爆體之前,雙身安然無恙,爆體之後,雙身嘴角滲血。
 
  天邪:「你們是被血花打到嗎?」= =a
 
  緊接著,拂櫻齋主於雙身離開之後,趕至天雷穹。
 
  拂櫻:「啊!一頁書!!怎會!!」(轉過身)
 
  拂櫻:「哼哼哼,雙身這兩個笨蛋,這樣也相信?」(偷笑)
 
  拂櫻:「啊!不對,劇本劇本……嗯,這個時候要用力握拳以表示憤怒……嗯嗯。」
 
 
  畫面一轉,換龍宿與佛劍趕至天雷穹,異法無天、邪說淪語與其他天禁追至。
 
  異法:「閃!!」
 
   眾:「妳是叫誰閃呀?」
 
  異法:「龍宿留下,其他人通通給我閃邊去!!」(▔皿▔#)
 
   眾:「……囧」
 
  就在眾人呆愣的剎那,佛業雙身來到,發掌擊向龍宿與佛劍,而拂櫻登場……背後揹著一個紅色大包袱!!
 
  消弭殺招後,拂櫻帶兩人離開。
 
  龍宿:「這紅色的包袱中裝的是一頁書的骨灰吧?」
 
  拂櫻:「對呀。」=ˇ=
 
  龍宿:「會不會太搶眼了一點?」(怕別人不知道那是一頁書的骨灰嗎?)
 
  拂櫻:「你管我,我就是喜歡紅色系的嘛。」=//////=
 
  龍宿:「難不成你連睡衣都……」囧
 
  拂櫻:「當然是全套的粉紅色兔子裝!!」(握拳)
 
  佛劍:「……」
 
  龍宿:「……」(這人可以相信嗎?)
 
 
  天邪:「這段到底是在演三小啊……」Orz
 
 
§雲渡山
 
  龍宿、佛劍、拂櫻為一頁書立了一墓。
 
  拂櫻:「武林巨擘倒塌了啊~~」(偷笑)
 
  龍宿:「此仇此恨,龍宿銘記。」(竊笑)
 
  佛劍:「梵天義骨,無畏精神,佛劍承接!我會好好照顧菩薩的。」=//////=
 
 
  天邪:「我還是忍不住地笑了……」=口="
 
 
==================================================================
 
◎詞窮的第十五集
 
  千葉傳奇進入破軍府,被上手銬腳鐐帶去審問。
 
  將百師:「你認罪嗎?」
 
  千葉:「千葉身犯何罪?」
 
  將百師:「你喝不喝酒?」
 
  千葉:「偶而。」(將百師將酒灑向千葉)
 
  將百師:「好喝嗎?」
 
  千葉:「普通。」
 
  將百師:「我再問你,你認不認罪?」
 
  千葉:「認什麼罪?」
 
  將百師:「你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那我從頭來過。你來集境有什麼目的?」(打燈)
 
  千葉:「不小心飛來的,被集境中人所救。」
 
  將百師:「妖世浮屠出現你就出現,這是巧合?」
 
  千葉:「是必然,就是因為妖世浮屠我才會在這裡,我也是妖世浮屠的受害者。」
     (你以為我想來呀,你說,被打飛還可以選擇方向的嗎?=皿=)
 
  將百師:「別說我聽不懂的話。是誰救了你?」
 
  千葉:「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將百師賞千葉兩個巴掌)
 
  將百師:「我們從頭再來,你為何來到集境?」
 
  千葉:「去你的混蛋!!要我說幾遍呀!?你們集境人都這麼喜歡跳針嗎!?」
      (/‵Д′)/~ ╧╧
 
 
  天邪:「集境人的記憶力……看香獨秀就知道了。」
 
  眾人:「不要以偏概全呀!!」囧
 
 
==================================================================
 
◎還是第十五集
 
  太君治上血鴉山找殘宗副首領鴉魂,欲請他相助攻破風靈晶界。
 
  鴉魂:「如果你嫌殿主太多的話,我不介意幫你世代交替一下。」
 
  太君治:「我比較希望破軍府可以世代交替一下……呃……不對,是如果你不介意話,我可以幫你把枕邊的人世代交替一下……」=//////=
 
  鴉魂:「我知道你是個偉人,偉大的好人,但我枕邊剛世代交替過,不用麻煩了。」
 
 太君治:「不要再發我卡了啦!!」<囧>
 
 
  天邪:「這段真是無比的歡樂呀!!」XDDDDDDDDDDDD
     「還有,別誤會,說要換枕邊人的是某貓,不是我。」=ˇ=      
 
 
==================================================================
 
◎第十五集,大概吧……
 
  死國之內,天者、地者獨立地罪島。
 
  天者:「地者,你感受到了嗎?」
 
  地者:「你跳針跳夠了沒啊?」=皿=
 
  天者:「好,給你三條路走,一,繼續聽我跳針;二,變回烏龜繼續當苦力馱載地罪島;三,我把你送去給少獨行調教。你知道應該要選哪一個了吧?」=  =+
 
  地者:「……那我變回烏龜好了,謝謝。」
 
  天者:「……連你也要反我……」(〒□〒)
 
 
  天邪:「聽到地者兩個字我就開始拍桌狂笑了!」XDDDD
 
PS:某貓提供,必屬佳作
 
 
==================================================================
 
◎大概第十五集吧
 
  香獨秀、求影十鋒、鴉魂分別進攻三座晶界。
 
§水靈晶界
 
 香獨秀:「呼,這才是動武的地方嘛。三招,會讓你太沒面子嗎?」
 
§火靈晶界
 
  十鋒:「我不會給你太多的機會!」
 
§風靈晶界
 
  鴉魂:「我真討厭這種感覺,別浪費時間了!」
 
陰端佛鬼:「你們是有這麼趕時間的嗎?」
 
  三人:「因為你實在長得太醜了!」=皿=
 
  陰端佛鬼大受打擊。
 
 
  中略
 
 
§水靈晶界
 
  香獨秀:「你犯下三個大錯,一,不該侵犯集境;二,不該建妖塔殘害無辜;三,把我的蘭花還來!!」
 
  香獨秀:「我說錯了,應該是,一,你長得太醜;二,你品味太差:三,把我的蘭花還來!!」
 
陰端佛鬼:「還是有蘭花啊!!」
 
 
  天邪:「看到鴉魂的烏鴉,我以為他要把牠丟出去當暗器。」XDDDD
 
 
==================================================================
 
◎第十六集
 
  破軍府野俊飛雄帥兵包圍天機院,以勾結殘宗為由欲擒太君治,戰龍紋看不下去,遂開始抱怨起來。
 
 戰龍紋:「千葉說得對,院主,為什麼你會這麼軟!?巴拉巴拉……」
 
 太君治:「竟敢說我軟?十鋒你說說看,我是不是真的很軟?」=皿=
 
  十鋒:「(小聲說)……這種事情不要問我……」=//////=
 
 
  天邪:「這絕對是某貓影響我的。」(正色)
 
 
==================================================================
 
◎依舊第十六集
 
  拂櫻回到拂櫻齋等待訊息,卻得知噩耗──小免長高了。
 
  拂櫻:「妳……妳怎麼可以長高!?我的小免,我的少女呀~~這就好比養的是迷你兔結果卻越養越大變成中型犬是一樣的道理啊~~叫我這個蘿莉控該如何是好?我不能接受!我要崩潰了!!!!」╰(〒□〒)╯
 
 
  天邪:「拂櫻,雖然你很悲慘,但看到你崩潰還真是有趣呀……」XDDDD
 
  拂櫻:「妳根本不了解我的痛苦!妳這個幸災樂禍的傢伙!!」(淚撲小免)
 
 
==================================================================
 
◎裡‧十五十六集
 
  黃泉:「羅喉!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離開我背上?我都已經回來天都了!」=皿=
 
羅喉:「煮紅蘿蔔咖哩。」=//////=
 
  黃泉:「嘖。」(乖乖去煮)
 
  黃泉:「吃完就快給我離開。」= =
 
  羅喉:「吾有說吃完就會離開嗎?」( ̄ ////// ̄)╭
 
  黃泉:「你這個混蛋!!」(炸毛)
 
==================================================================
 
◎十七集
 
  黯紀仲裁者三人與拂櫻、佛劍、龍宿於對峰壁外對峙。
 
  仲裁者:「嘿嘿嘿~~給你看!」(敞開斗篷)
 
  拂櫻:「真正變態呀……」(掩面,但透過指縫偷看)
 
     「哼!這麼小~的牙籤也敢現?沒有三十起跳連鄉民都看不起你!」(鄙視)
 
  仲裁者:「誰……誰說我小的!?喝啊~~邪狩!!」(邪狩攻擊龍宿)
 
  龍宿:「說汝小的又不是吾!!吾根本沒看到啊!!」(▔皿▔#)
 
 
  天邪:「我姊說:『仲裁者是頂鳳梨嗎?』,害我看到他就一直笑!」XDDDD
 
ps:說三十的那個是糟糕學園理事長某貓說的,絕對不是我!=3=
 
==================================================================
 
◎依舊十七集
 
  劍子仙跡與逆吾非道約戰太峰,無多言,極招相對。
 
  劍子:「這次機會,劍子絕不輕放!」(嘿~襲胸)
 
  逆吾:「你……你竟敢襲我胸!!看我的摸回去!!」(>//口//<")
 
  劍子:「嘿~~」(再摸)
 
  逆吾:「嘿~~」(摸回去)
 
  幻姬:「我又出來了,我又進去了,打我啊笨蛋~~!」
     ㄟ( ̄▽ ̄*)﹏﹏   ﹏﹏(* ̄▽ ̄)
 
  劍子:「我就是打妳!這種要求我一輩子都沒見過。」(將幻姬半身震出)
   
     「笑封君我是絕對不會讓給妳的!!」(挺)
 
  逆吾:「混蛋!!也要顧及到我的選擇權呀!!」(>//口//<)(捅)
 
  劍子:「呃……為什麼……因為我捅了你,所以你要捅回來嗎?」ㄟ( ̄┐ ̄ㄟ)
 
  逆吾:「廢話!很痛耶,你現在知道我當時的感受了吧?」(▔皿▔#)
 
  劍子:「我下次會輕~~一~~點~~的~~」(被救走)
 
  逆吾:「才……才不會讓你有下次!!」(>//口//<)
 
 
§血鴉山
 
  劍子與太君治共同被救至血鴉山,太君治醒後,與來到的鴉魂有著一番去留的爭論。
 
  鴉魂:「既然廢帝不要你,那我要你。」<( ̄︶ ̄)@m
 
  太君治:「我……我答應……不對!我不能答應,我要表現矜持!!」(>//////<)
 
  鴉魂:「哎呀,都上船了,哪有不下海的道理?所以進了我後宮,哪來選擇的權利?」<( ̄﹏ ̄)>
 
  太君治:「不行!我不能這麼輕易點頭!」(>//////<)
 
  鴉魂:「管你點不點頭,就說你沒得選了。給我留在這裡!」<( ̄口 ̄)@m
 
  太君治:「這……」(>//口//<")
 
  劍子:「咳哼……不好意思打斷兩位,我可以先離開嗎?不然待會我可能要去找可魯了……」囧>
 
  鴉魂:「不行!你也不能離開!」m@( ̄皿 ̄)> (手痠了換手)
 
  劍子:「可……可是我和你才第一次見面呀,而且我還得去找笑封君呢!」
(=//////=)
 
  鴉魂:「見過他後才准走。」(拍手)
 
  劍子:「是你……你也進了他的……」囧
 
  長空:「別……別亂說!」(=//////=)
 
 
  天邪:「不是我在說,集境真的是……深得Q醬心哪……」(遠目)
 
==================================================================
 
◎應該還是十七集
 
  不世狂人南風不兢對著六出飄霙內石像施法,欲讓她活動。
 
  經過一刻間,石像依然毫無動靜。
 
不世狂人:「可惡!又失敗了!」(▔皿▔#)
 
  天邪:「不是縮小了嗎?」(= =a)
 
  拂櫻:「快教我這招!!我要讓小免變回來!!」╰(〒□〒)╯
 
  天邪:「這位先生,你跑錯棚了。」
 
 
==================================================================
 
        可能是十八集
 
  楓岫主人由無執相處搶得越行石,替佛業雙身修復妖世浮屠夔心,卻因自身非邪靈,而遭邪氣重創,被妖世浮屠丟出去後,嬌喘一聲……呃不是,是悶哼一聲倒入女戎懷中。
 
  楓岫在女戎細心照料已可下床與女戎登高望遠。
 
  楓岫:「昔日有個朱顏王……巴拉巴拉……」
 
  女戎:「她最後找到屬於女人的幸福嗎?」
 
  楓岫:「女座,妳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嗎?」
 
  女戎:「好像有一點……最近天蚩不知道是不是把醋當補品吃,老愛質疑我做的決定。有時候三更半夜的離開寢室,拿個白色蠟燭和紙紮草人不知道去哪裡做什麼了,只聽到咚咚咚的聲音……不對……這些事不用你管啦!」( ̄ ////// ̄)
 
 
  天邪:「那故事是蘭陵王吧……女戎,不要跟我說妳這麼輕易就……」Orz
 
 
==================================================================
 
◎是十八集
 
  醉飲黃龍以消除在天外之石內的漠刀絕塵身上死神之力為條件,替火宅佛獄取回已被利用恢復夔心的越行石,臨行前往嘯龍居。
 
  醉飲:「認識你真好,讓我了解了生命的意義。」囡囝囚o-(〞︶〝*)
 
  極道:「你欠我的要怎麼還?」(╯#‵□′)╯~╩╩ 我不要卡!
 
  醉飲:「就算把我自己給你也還不了了,所以不還了。幫我照顧那三個小朋友。」
 
  極道:「混蛋!!一個漠刀就把我家拆了,再來兩個我不就沒地方住了!?」
      (▔皿▔#)
 
  漠刀:「是你自己拆的……」(小聲說)
 
  醉飲:「總之就是交給你了。」(離開)
 
  極道:「醉飲黃龍!!」("▔□▔)/
 
     「可惡啊!!跑這麼快!!我都還來不及問傲天武殿在哪……嘖!」
      (; ̄一 ̄)
 
 
  天邪:「托孤了……旗子已經升得老高了啊……」囧>
 
 
==================================================================
 
◎裡‧十七十八
 
  天都內,無所事事的黃泉。
 
  黃泉:「可惡啊……整天只會要我煮紅蘿蔔咖哩,紅蘿蔔明明就不好吃……」
 
  羅喉:「你是兔子,不吃紅蘿蔔要吃什麼?」( ̄ ////// ̄)╭
 
  黃泉:「跟你說了多少遍我不是兔子!!你都當耳邊風啦?!」(▔皿▔#)
 
  羅喉:「你是兔子,這是事實。」
 
  黃泉:「混蛋!!我不想再跟你說兔子和紅蘿蔔話題了!快離開我背上!!」
 
  羅喉:「吾不知道怎麼離開。」( ̄ ////// ̄)
 
  黃泉:「……」
 
     「混蛋!!我不想連洗澡睡覺都得跟你在一起呀!!」(/‵Д′)/~ ╧╧
 
  羅喉:「吾無所謂。」
 
  黃泉:「誰管你有沒有所謂啊!!」(暴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