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龍戰八荒之觀後心得糟糕講》-- 1~14集

龍戰八荒第一集
 
    妖世浮屠之外,一頁書氣勢登場,對上天蚩極業;而另一方素還真與千葉傳奇,以混沌之力對抗愛禍女戎,招來招往,混沌之力已達完美極限,素還真運起天問三誓,般若飛升,聚力盤旋。
 
     「問,風波干戈何時停?恨,朱雀泣血吐丹志。」集氣集氣……
 
    被迫獨對女戎的千葉苦力支撐,女戎一抬腳,揮向千葉,瞬間千葉如斷線風箏,直飛過素還真腳下!
 
     「二誓向地……」還在集氣。
 
     「素還真你現在才開始啊,我都快被人打死了!!」╰(〒皿〒)╯
 
 
     水果亂報頭條:千葉傳奇血淚控訴素還真草菅人命。
 
 
ps:有看過"張無忌去大都去了好幾年都沒去成",那部電影的請舉手!XDDDD
 
==================================================================
 
龍戰八荒第二集
 
    楓岫主人接到來信,前往拂櫻齋,卻因天者來到而有所耽擱,是以拂櫻齋主親自迎接。獨留小免一人癡癡等待。
 
     「怎麼還沒來?齋主說要去迎接客人,接到連自己都不見了,該不會又像上次那樣,放我一個人(和楓岫阿叔)偷偷跑去玩吧?可惡!」小免小手擊向櫻樹。
 
     「小丫頭,別躲在背後罵人。」拂櫻與楓岫回轉。
 
     「哇!你們回來了!楓岫阿叔!」撲過去。
 
     「好友,吾受寵若驚了。」楓岫羽扇輕遮顏面,拂櫻手攬其腰。
 
     「不要以為只有小免喜歡紅蘿蔔,其實我也很愛呀……」( ̄ ////// ̄)
 
     「天還這麼亮,還有小免在場,等晚上再說吧。」<( ̄︶ ̄)>
 
     「我說的是煮咖哩的紅蘿蔔,什麼晚上再說……」(" ̄///▽/// ̄)
     「那你臉紅個什麼勁?」<( ̄︶ ̄)@m
 
     「我……我哪有?別亂說啦!!」(掩面)
 
 
天邪:「這百分之一千二有問題……」
 
 
==================================================================
 
一樣是第二集
 
    日盲族遭滅度三宗所滅,千葉傳奇被擊飛(他一直都在飛)落入集境太陰司祀嬛關山聆月閨房。
 
     「這個人是誰?他是怎樣出現的?真令人納悶。」聆月拿起燭光靠近倒臥床榻的千葉傳奇。
 
     「他體內竟有巴拉巴拉……」(下略)
 
     「他無端闖入又拿劍威脅我,丟出去好了,但又怕丟得不夠遠,還是會被發現是我丟的,太陰司有規定不能亂丟垃圾……不對,是不能亂丟人,也不對,總之就是他這樣的傷勢不能遠去,又不能讓他死在這裡,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呃……是麻煩啦!我沒有很高興啦,我是煩惱啦,真是的,好久沒有被半夜闖入了,一顆心怦怦亂跳的,這就是少女心嗎?呀~~~怎麼辦才好呢?這種心情該怎麼辦呢……」
 
      ( ̄▽ ̄)/( ̄▽)/(     )/(▽ ̄/)( ̄▽ ̄)/
 
 
天邪:「這位小姐您冷靜點……」( ̄ー ̄;)
 
 
==================================================================
 
龍戰八荒第三集
 
    嘯龍居,醉飲黃龍受極道先生指引,帶著漠刀絕塵來到,舊識的兩人,極道先生的規矩,醉飲黃龍從不遵守,但其也不動怒,任醉飲黃龍進入。醉飲黃龍將交與極道先生保管數年的天外之石打開,放入漠刀絕塵後關上,再請極道先生關照。
 
     「要我保管你的天外之石可以,拿你那兩個僕人來換。」( ̄y▽ ̄)╭
 
     「隨便你啦……」(醉飲黃龍落跑)
 
     「主人!等我們!」(〒□〒) (〒□〒)
 
     「你們現在的主人是我。哼哼哼,那個愛櫻花的有個小免,那個愛楓葉的有兩個老弟,我終於也有僕人可以幫我打掃了!快點把醉飲帶來的塵埃掃乾淨!」
 
 
天邪:「現在流行旁邊都有個打理事務的跟班嗎?」(= = )a
 
 
==================================================================
 
龍戰八荒第三集
 
    太君治手繪妖世浮屠與陰端佛鬼,隨後畫軸拋向天空,人已入妖世浮屠。
 
    中略。
 
    太君治的手繪圖是集境的任意門,只要他畫得出來便可到哪,甚至畫上人將其從畫中拉回也無不可。
 
刑無錯:「院主,你又在畫什麼了?還要畫妖世浮屠嗎?」
 
太君治:「妖世浮屠我畫膩了,我正在畫十鋒的寢室……不是啦!我是在畫晶界,是晶界……」(▔□▔")
 
刑無錯:「是麼?看起來不像。」 ( ̄ㄧ ̄)
 
太君治:「別說了,你下去吧。」
 
    回到房間的刑無錯忿忿不平,因為太君治從未畫過他寢室……呃……不對,是從未畫過他的人……也不對,算了,怎樣都好啦。
 
    於是刑無錯盜了太君治放在房間裡無數的畫,領著兵攻向火靈晶界。
 
刑無錯:「一般的火燒不掉這些畫,晶界力量這麼強大一定可以的!哼哼。」
 
 
天邪:「是有沒有這麼愛忌妒的呀……」Orz
 
ps:太陰司真的太陰了,每個人都抱著棉被……
 
 
==================================================================
 
龍戰八荒第三、四集
 
    雲渡山上,一頁書與愛禍女戎分別以越行石及如來聖像為賭注,三教先天一對一滅度三宗,三取二,勝方可得賭注。第一戰,佛劍分說對上邪語淪說。
 
龍宿:「編劇等等,這情況好像在哪裡看過?」
 
劍子:「我也覺得很熟悉……好像是屁股外星人入侵那時候的事吧?」
 
龍宿:「該不會結果是一勝一敗一平手……?」
 
    佛劍不顧內傷取得一勝。
 
龍宿:「劍子,下一場換你先出戰,話別說太滿。」不會是一敗吧?
 
劍子:「連勝兩場,先聲奪人,自是非好友莫屬。」怎樣都要拖龍宿下水。
 
龍宿:「汝若無能,讓吾作一個華麗的結尾,才是最美麗的結果。」
 
劍子:「這嘛……」
 
龍宿:「劍子……」
 
劍子:「怎樣?你改變心意了?」
 
龍宿:「別故意打輸,拖我下水。」繡扇輕搖。
 
劍子:「佛劍好友,吾是這種人嗎?」(′□‵) 看向佛劍。
 
佛劍:「嗯……」
 
劍子:「佛劍,這個問題需要思考嗎?」
 
佛劍:「我沒有思考,出家人不打誑語,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 ̄)
 
劍子:「佛劍你不要這麼認真地回答啦……」o(〒____〒)o
 
    於是劍子對上逆吾非道。
 
    逆吾非道刀袋旋空而上,飄然而下,是一口仙風流瀉,邪光周身的……(鏡頭特寫)
 
    道!!
 
龍宿:「是道。」
 
佛劍:「是道。」
 
劍子:「是道。」
 
一頁書:「是道。」
 
天邪:「是道……這誰看不出來呀!!還需要特寫嗎!?」(╯#‵□′)╯~╩╩
 
    於是結果沒有跳脫銀狐模式,劍子‧敗!
 
 
天邪:「要是下一集打個平手,那我……還是繼續看下去。」(被巴)
 
 
==================================================================
 
龍戰八荒第四集
 
    百罹刑跡與無執相荒野剪影,談論著越行石與裘招胞姊之事。
 
無執相:「越行石巴拉巴拉……」
 
百罹:「聆水仙拉巴拉巴……」
 
無執相:「等等……為什麼我們要用這種黑暗的角落方式說話?我不是早就現身了嗎?」
 
百罹:「為什麼我還要跟你一起當黑影,我比你更早現身咧!」
 
 
天邪:「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囧>
 
 
==================================================================
 
◎第五集
 
    刀無極前往寒光一舍,邀楓岫主人共享天下,但多次拒絕之後的楓岫,這次也無例外,理念不和之下兵刃相向。楓岫攻不下刀龍戰袍,遂脫身離去。而刀無極則與鄙劍師、棄劍師至後院一探。殊不料,刀無極受困楓岫所設之九仙陣中,鄙、棄二人欲救,卻反誤觸陣法而亡。
 
 
鄙劍師:「嗚嗚嗚~雜魚臉錯了嗎?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啊!」T口T
 
棄劍師:「我明明有鬍子又有禮貌,為什麼死無全屍啊?嗚嗚嗚~我要在地上寫一個慘字!」〒灬〒
 
天邪:「霹靂鐵則,好的老闆帶你上天堂,不好的老闆讓你領便當。」(  ̄ c ̄)y▂ξ
 
 
這則是某貓提供~XD
 
 
==================================================================
 
◎同樣第五集
 
    愛禍女戎與一頁書的賭局,到了最終對決,疏樓龍宿對上邪釋主異法無天。疏樓龍宿祭出配劍御皇(紫龍影:Q^Q),而異法無天……
 
異法無天:「天邪~~喝!」(飛……飛不出來)
 
天邪:「這幾天年假一直下雨沒出門,整天在家不是吃就是睡,不然就是當馬鈴薯,所以一個不注意就重了不少……」( ̄ ////// ̄)
 
異法無天:「我管妳年假過得怎樣,叫妳飛就飛,囉唆什麼!!」(運氣丟出)
 
天邪:「兵器也是有人權的啊~~!」(飛出)
 
  異天法戟與御皇交擊,迸出激烈火光。
 
天邪:「啊啊啊啊~~~會壞掉啦~~~」(">///▽///<)
 
 
天邪:「我怎麼會拿自己來玩……這絕對是某貓的錯……」Orz
 
某貓:「怪我囉?」( ̄y▽ ̄)╭
 
 
==================================================================
 
◎還是第五集
 
  集境天機院院主太君治同殿主照路明、戰龍紋,前往蕪園欲商請香獨秀相助消滅三方晶界。
 
奴婢花兒:「奴婢這就去稟告公子,稍後。三位請坐。」(離去)
 
三人:「這裡沒椅子是要坐哪裡……」(▔_▔") ("▔□▔) (‵□′")
 
    花兒入內,香獨秀正寬衣入浴。
 
花兒:「公子,天機院主在外邊欲見公子。」
 
香獨秀:「請他稍後。」(洗得很高興)
 
  一旁的奴婢竊竊私語。
 
蝶兒:「不知道這次公子會讓院主等多久?」
 
花兒:「上次武曲殿主欲向公子借筆墨,從初一等到十五,我賭這次等到二十。」
 
蝴兒:「公子的健忘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我去年這時候,向他提說外邊涼亭的椅子壞了看是不是要買新的,公子說他會處理,結果到現在還不是沒有……」
 
花兒:「啊!我倒給忘了沒有椅子,還請貴客稍坐……」<囧>
 
香獨秀:「蝶兒,拿酒來。」
 
蝶兒:「是,公子。」
 
花兒:「公子,天機院主仍在等候,公子是否要會見貴客?」
 
香獨秀:「妳怎麼不早說呢?」(急忙奔去)
 
花兒:「我早說了呀……」(〒_〒 )
 
蝶兒:「這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放寬心吧!」(拍肩)
 
 
天邪:「香獨秀這情況大概比健忘還嚴重吧……」
 
 
==================================================================
 
◎大概還是第五集
 
  與愛禍女戎的賭約,最後一頁書以假越行石換得如來聖像。眾人回轉雲渡山,談論起一頁書在棄天帝之戰過後的去處。一頁書言為恢復八部龍神火根基,而欲去火宅佛獄以魔鍛佛,不料卻困於境界間縫隙進退不得。
 
一頁書:「那時候巴拉巴拉……要不是天刀巴拉巴拉……」
 
  以下回憶:
 
天刀:「在與百罹對戰中不小心被吸進黑洞,我到底還要飄多久呀?」
      <( ̄一 ̄)> (< ̄一)  <(     )>  (口 ̄>) <( ̄口 ̄)>
 
         ~( ̄﹏ ̄)~(_▽_)~( ̄﹏ ̄)~(_▽_)~( ̄﹏ ̄)~
 
    飄盪中的天刀,卻不期撞到正思考要如何離開境界縫隙的一頁書。
 
天刀:「嗯?我剛剛是不是撞到人了?」(▔一▔")>
 
 
==================================================================
 
◎應該是第七集
 
  香獨秀前往火靈晶界一探,而後卻未回報天機院,反而回蕪園沐浴。
 
戰龍紋:「不會是死了吧?」
 
香獨秀:「我來了~」<( ̄▽ ̄)>
 
戰龍紋:「去完就該第一時間回報啊,這是常識!!」(‵□′#)
 
香獨秀:「那是你的常識不是我的,我的常識是詩詞書畫,你要是想充實常識,我倒可以把書借你喔。」<( ̄︶ ̄)>
 
戰龍紋:「你!!」(氣血攻心)
 
武曲:「戰龍紋你冷靜點。香公子你去晶界一探可有收穫?」
 
香獨秀:「有。第一,他長得很醜;第二,他品味很差;第三,很熱。」
 
武曲:「你……!!」(氣血攻心+1)
 
武曲:「我受夠你了香獨秀!是男人就到外面單挑啊!!我要把我失去的十五天時間給討回來!」(╯#‵□′)╯~╩╩
 
戰龍紋:「雖然我看你不爽,但這次我幫你!!」(╯#‵□′)╯~╩╩
 
照路明:「你們兩個冷靜點,而且哪來的桌子?」囧
 
 
天邪:「這段好歡樂啊!!」XDDDD
 
武曲:「不要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啊!」<(〒□〒)>
 
 
==================================================================
 
◎第七集
 
  被賣到嘯龍居當打雜的日月行、陰陽使,今天仍是勤奮的工作著。
 
(〒□〒):「我們到底要掃到什麼時候?」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呀?」
 
極道:「等你們主人呼喚你們的時候你們就可以走了。喂,這裡很髒,快掃乾淨。」(丟果皮)
 
(▔□▔"):「主人的記憶力……」
 
(▔︿▔"):「實在是弱得可怕……」
 
( ̄ㄧ ̄ ):「當初他叫我們回葬龍壁等他……」
 
( ̄ㄧ ̄ ):「結果卻在蟠龍古脈呼喚我們……」
 
╮(﹀_﹀")╭:「還說為什麼我們會在葬龍壁……」
 
╮(﹀_﹀")╭:「是你自己說要在葬龍壁等呀……」
 
 
天邪:「這兩隻要被醉飲想起,除非他不想回家了吧?」(〞︶〝*)
 
 
==================================================================
 
◎第八集
 
  黃泉在天都之上緬懷羅喉。
 
羅喉:「到葬龍壁陪我。」
 
黃泉:「嘖,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前往葬龍壁)
 
羅喉:「你怎麼沒帶紅蘿蔔咖哩來?」
 
黃泉:「你就不能早點說嗎?你以為天都到這裡很近嗎?」=皿=
 
黃泉回天都去煮了咖哩,回轉葬龍壁卻遍尋不著洞口。
 
黃泉:「去你的,是誰把葬龍壁給毀掉的?快給我出來自首!!我可不想吃紅蘿蔔咖哩!!」(‵□′#)
 
素還真:「是我……」( ̄▽ ̄)~/
 
 
==================================================================
 
◎依舊第八集
 
  人間道場,劍子仙跡睹物思過去。
 
逆吾非道:「我就知道你會來。」
 
劍子仙跡:「笑封君……」
 
逆吾非道:「把我的照片還給我!」
 
劍子仙跡:「我知道必須要物歸原主,但是我不能這麼做……」
 
逆吾非道:「劍子仙跡,我們兩個不可能再回到過去了!」(離去)
 
 
天邪:「不是我在說,實在很像情侶分手之後要把東西要回去的場面啊……」囧
 
 
==================================================================
 
◎別問了就是第八集啦
 
  聆水仙前往對峰壁查探越行石之事,而後突然空間異變,即將吸入聆水仙之刻,拂櫻相救,並帶其回拂櫻齋。
 
小免:「哇,齋主難得會帶這麼漂亮的大姊姊回家。」
  
拂櫻:「停,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腦袋裡想什麼。」( ̄ ////// ̄)
 
小免:「齋主為什麼臉紅呢?」
 
拂櫻:「因為我想到楓岫第一次被我帶回家的那天……」(" ̄///▽/// ̄)
 
 
天邪:「別問我那天是怎樣,我不能說不能說啊~~」ㄟ( ̄▽ ̄ㄟ*)
 
 
==================================================================
 
題外話,某貓問我
 
某貓:「妳覺得邪說淪語的兵器叫什麼名字?憑直覺說。」
 
天邪:「孔子……」(大誤)
 
邪說:「不要以為妳是異法的兵器,就認為我的兵器也是個人啊!!」(=皿=#)
 
 
==================================================================
 
◎第九集
 
    異法無天荒野攔阻疏樓龍宿,為討上次賭約敗陣之仇,雙方兵刃相向,片刻之間,劍戟糾纏,業已過上數招。
 
紫龍影:「啊啊啊啊~~~~小姐不要啊~~~~」>//////<
 
天邪:「這……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呀……」>//////<
 
異法無天:「妳給我認真一點!!」=皿=
 
天邪:「我一直都很認真呀!」>//////<
 
異法無天:「疏樓龍宿,要不要加入妖世浮屠呀?只要你點頭,我家法戟就嫁給你家紫龍影或御皇也行,如何?這條件不錯吧?」
 
疏樓龍宿:「不……不必了,我家的有古塵就夠了。」= ="
 
異法無天:「嘖嘖,你一定會後悔的。」(離去)
 
 
天邪:「應該是不會有新‧天邪的誕生吧……」= =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