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隨風》羅喉 x 黃泉(上)

==================================================================
 
        白雪輕飄,一點晶瑩在空中舞著寧靜,無聲無息,落下,成了一片白氈。
 
        是誰,踏著零碎的步伐,為這靜默的世界帶來一絲活力?來人無語,腳步聲代他回答。
 
        他手中提了兩罈酒,他不會釀酒,又不知上哪兒買酒,只好向他小弟要來,不過,沒人知道。他頂著花白,走至面前一座孤伶獨墳,碑上書的,是他大哥的名字。
 
        「大哥,要喝酒嗎?」他將一壺酒擱在碑前,自己拎著另一壺坐在墓前石上。他從未當著他的面喊他一聲「大哥」,現今,他有些後悔了。他曾在心裡唸過千遍萬遍,但一見他的面,這句話又哽在喉頭,他是個不善表達自己的人,總覺得彆扭得緊。
 
        算了,不過是個稱謂。那點後悔轉瞬間消失在入口的香醇中。
 
        他握著壺口,往裡頭看去,一滴滴的回憶,緩緩地在他心海漾起漣漪。
 
        今日是新春,但新春對他來說同一般日子,只因他沒有可以團圓的親人與故鄉。他是幻族遺孤,他又能上哪兒去找哪些人?這樣特別的日子,只會帶給他特別的寂寞,於是,他從不注意今夕是何夕。
 
        但自從一切秘密不再隱藏,他突然在意起這種日子。
 
        他冷峻的面容上泛起一絲難得的笑容,一抬手,將壺緣靠近唇線大飲一口,尚未滑落喉間,遠方傳來聲響,他身形晃動,人影已沒入雪中。
 
        「不知二哥現今在何處?」幽溟的聲音隨著腳步逐漸清晰。
 
        「派人去找始終未得消息。二哥總是獨來獨往,或許,他還不想回到月族生活。」愛染嫇孃手裡圈著籐籃,跟著幽溟來到墓前。
 
        「二哥……是否還記著仇恨?雖然他要我放下仇恨,但我不曾忘記,只是不想提起,重建中的月之國度,需要的是平靜、安穩的生活。」那些殘酷的過往,就讓它只是一段白描文字,靜靜地在藏經閣史書中躺著,在月族人心裡沈澱著。
 
        「依二哥個性,大概也不曾忘記,只是不知他想如何做?」愛染嫇孃將籐籃中一束白花拿出,正準備放至碑前,走近一看,卻見無端出現壺酒罈。
 
        「嗯?這是……?」她輕輕提起酒壺。
 
        「怎麼了?嗯?這壺酒怎會在這裡?」同樣莫名的幽溟順手接過,疑惑地與愛染嫇孃四目對望。
 
        「大概是二哥拿來的吧,除他之外,應該別無他人了。」緋紅紡紗一挽,掩面輕笑。
 
        「多半便是了,大哥的墓是二哥立的,此處是月族禁地,月族子民不能隨意進入。二哥為何不找我們一同前來?」幽溟半跪墓前,將酒壺放回原位,抬手拍掉碑上積雪。
 
        「我也不明白。昨日等了一天,以為他會回來團圓,卻還是空等。相信總有一天他會願意回來與我們同住,我們就在月族靜等吧。」將籐籃擺放一旁,置上白花,與幽溟一同奠祭。
 
        半個時辰過去,兩人起身回轉月族,卻沒有帶走任何東西。
 
        黃泉重回墓前,看著幽溟兩人帶來的東西愣愣出神。
 
他怎會不想待在他唯一的親人身邊?只是,他孤獨慣了,不習慣人多的熱鬧與重拾的親情,或許,該給他一些時間,去接受那些他僅存的珍貴。
 
        他掀開蓋在籐籃上的緞綢,裡頭放著一些年菜,和一封指名給他的書信。攤開信紙,是幽溟的字,寫著要他早日回歸。他一聲輕笑,帶點愉悅。
 
他曾說要為月族擔起一切,但事情何時完結?他不知道,因為他要的一句道歉,羅喉還沒有給他,他也不知能不能得到,羅喉做事從不後悔,他等的道歉,好難,不過他會一直等,只因他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
 
        手中醇酒不足一半,他仰頭一飲而盡,最後一滴濃郁入口,隨即將酒壺扔向後方。
 
        「你來做什麼?」回頭瞪視不該出現的人。
 
        「吾何需解釋。」羅喉將酒壺牢牢接住,不避黃泉目光直迎上去。
 
        「哼!」黃泉冷哼一聲,站起身將籐籃、酒罈提在手裡,經過羅喉身邊欲離去。
 
        擦身之際,羅喉手臂平舉攔在黃泉身前。
 
        「你這是做什麼?」黃泉停下,目光卻注視前方。
 
        「回天都去吧。」不再多言,羅喉轉過身去邁開步伐。
 
        「我為何要聽從你的命令?」佇足不動,但望著羅喉漸行漸遠的背影,摻雜在落雪之中,他突覺一絲寂冷。
 
曾經,羅喉是位萬民愛戴的英雄,有著三個同生共死的兄弟,四人豁盡一切創下璀璨雄偉的不滅功績,但歷史的演進、安逸的和平,最終帶給他的卻是暴君之名,那不滅的功績被污衊的歷史竄改,消逝在歲月之中。
 
何因?和平不需要英雄;何果?獨留他孤獨的背影。
 
        黃泉視他為敵仇,卻又是他瞭解透徹的知己,這樣的矛盾,黃泉並非不知,但正如羅喉的轉變,他復仇的決心也漸漸地轉變了。
 
        「嘖。」黃泉冷啐一聲,隨後跟了上去。
 
==================================================================
 
        壯闊的天都,新春的這天,依舊冷清。天都的部曲與大軍遭問天敵招降,羅喉自地獄重生後也不想奪回,他不需要盲目的追從者。
 
        空蕩蕩的大殿,象徵霸權的王座靜靜地待著,羅喉望著想得出神。
 
        與三位兄弟結義後過的第一個新年,杯酒言歡、好不熱鬧,讓從未注重過節習俗的他,有了另一種體認。
 
只是,多年以後的現今,眼前,不是三位兄弟的嬉鬧笑顏,而是他從不希罕的虛位,他再也無法體會那時的氣氛,人事已非,怎不令人欷噓?
 
        「喂!怎麼裡面都沒人?君曼睩和那豬頭人呢?」黃泉將籐籃帶入內中,卻沒見著君曼睩和虛蟜。
 
        「曼睩說要去採買,吾要虛蟜陪著。」語畢,隨後入內。
 
        「你沒事要我回天都做什麼?」但話說如此,他仍是乖乖地回到天都了。
 
        片刻,只見羅喉提了兩壺酒,走至黃泉面前遞了一壺予他。
 
        「走吧。」也不等他答應,自顧自地離開天都。
 
        「你這人也真無聊,回來天都只為了拿酒。你以為千滄冷雪離天都很近嗎?」抱怨歸抱怨,腳步不曾停歇,他這般聽話,連他自己都覺莫名其妙。
 
        兩人來至可以遙望天都的一處偏僻山崖,羅喉靠著樹木席地而坐,也不招呼黃泉,扳開酒塞就口一飲。
 
        黃泉也不理會他,站在離他不遠的崖邊開壺便喝。
 
        「這酒倒是不錯,哪裡來的?」比之月族釀造的更為香醇。
 
        「不知。」這些事他從未在意,一切都交由他人打理,尚未與三位兄弟結義時他只求安飽,但四弟君鳳卿卻好此道,野味山珍、新鮮海宴總是滿桌豐盛,裝飾得金碧輝煌,讓人不知從何處下箸,連消遣用的水酒也忒是講究,只是自從君鳳卿離去,他幾乎滴酒不沾,而與黃泉共飲也只是一時興起。
 
        「喂,你都不擔心酒中有異嗎?」他還大飲了許多。
 
        「虛蟜不會。」重回天都以後,伙食方面皆交由虛蟜處理,而後又多了個君曼睩。
 
        「虛蟜倒是個會替你設想的好部下。」虛蟜對羅喉的忠誠不容置疑。
 
        「那你呢?」
 
        「我不是你部下。」他從來沒有當過羅喉部下。
 
        「哈。」羅喉一聲輕笑,隨後大飲。
 
        微冷的西風拂過,未落的長青窸窣。兩人再無話語,只靜靜地喝著酒,賞著眼前壯闊美景。
 
        不知經過多久,天色已入昏黃,山頭斜倚的落日,散著溫柔的光彩。
 
        「是不是該回去了?君曼睩他們應該早回去了吧?」出來甚久,羅喉大概也不曾交代去處,還是早些回去省得令君曼睩擔心。
 
        轉頭一望,黃泉愣住了。「嘖嘖,堂堂羅喉,酒量這麼差。」
 
        只見羅喉閉起雙目,呼吸沈穩地倚著後方樹木,毫無防備地睡了。
 
        「就這麼信任我嗎?我此刻要是想復仇,可是輕而易舉的。」走至羅喉身畔。
 
        但從羅喉睡熟的安詳容顏,彷彿可以聽見他的回答,「你會嗎?」羅喉相信黃泉不會,黃泉也知道自己不會。
 
        「就讓君曼睩再多等一會吧。」黃泉坐到羅喉身旁空地,兀自喝著未盡的醇酒。
 
        或許,多年征戰,羅喉想要的,只是現在這種微不足道的片刻休息。
 
爾虞我詐的險惡江湖,成為眾矢之的的羅喉,曾幾何時,他已沒能好好睡過,他總是警戒地注意著周遭,即使身在天都,他也未曾真正放鬆,這大概就是活在戰場上之人的無奈與犧牲。
 
        黃泉明瞭,他能為這一生忙碌的英雄暴君做的,是在一旁守著……
 
==================================================================
 
        夜幕垂降,繁星躍空。
 
        天都內剩餘的兩人看著一桌的年菜發愣。
 
        「武君……是到哪裡去了?」君曼睩柳眉微微皺著。
 
        「武君……沒說……」一旁的虛蟜搖了搖頭。
 
        「該不是嫌棄曼睩作的年菜,才留下這籃食物……」她手中捧著黃泉擱著的籐籃,她已嚐過內中佳餚,確實好過她的手藝,於是多心地擔憂著羅喉至今未回,是因為不想吃她作的年菜。
 
        「武君……不會……」虛蟜用力地搖著頭。
 
        「到底是怎麼回事……」重重地嘆了口氣。
 
        滿桌的菜餚漸漸地冷了……



                                                                                                        待續  2010.2.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