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意外》(漠刀 x 御不凡) -- 柒續

==================================================================
 
        盼晴,在雨霧之中期待一絲陽光,今日,深山裡的幽靜之處,流金灑落遍地,綠葉青草上的雨珠閃著炫目的七彩。
 
緩緩升起的朝陽,毫不客氣地闖進了御不凡的房間,但喚醒的卻是睡在床榻外邊的漠刀絕塵。
 
        昨夜,御不凡哭累了就直接靠著他的後背睡了,令他好不尷尬,從頭到腳因淋雨而濕透的御不凡不說,他衣服也讓他給弄濕了,怎能不換上乾淨衣物就直接躺上床去?於是他將御不凡扶到桌邊,先換去自身衣物,隨後欲叫醒他,卻只聽見他支吾個幾句不知說些什麼,就是不起來,無奈之下,漠刀絕塵只好幫他換上,順便擦拭他髮上雨水。漠刀絕塵從未替人換過衣服,折騰半天總算換好,兩人終於又能回到床鋪的懷抱。
 
漠刀絕塵甫閉上雙眼正要入睡,一隻手、一隻腳就這麼覆蓋在他身上,他一個睜眼,偏頭看著仍是雙目緊閉的御不凡,眼角微微滲著淚水,直往他衣袖上抹去,他一愣之下卻不知該不該將他推開?他不喜歡被抱緊而不易動彈的感覺,但御不凡深鎖的眉頭映入眼簾時,他選擇了任由他往自己身上靠攏。
 
        算了,就當他是那個三歲的小孩子,他記憶中老是哭哭啼啼又愛黏著他的御不凡,於是伸了手輕輕拍著他的頭,撫著他微濕的黑髮。
 
        片刻,睡意襲來,漠刀絕塵再度闔上雙眼,但御不凡不安分的睡相,重重地影響著他,對周遭事物反應的本能,讓御不凡的一絲騷動頻頻將他吵醒,反反覆覆不知其數,直至天明。
 
        漠刀絕塵坐起了身,看向一旁兀自拽住他手臂卻依然沈睡的御不凡,無奈地苦笑一聲。
 
        他緩緩掙脫他的桎梏,拉過被褥替他蓋上,隨後走出了房間,佇於廊下,望著遠方山頭升起的朝陽。
 
        看得半晌,秋風迎面而來。
 
        「絕塵大哥早安,不知不凡哥哥可起來了麼?」見兩人都沒在客廳出現,秋風便至御不凡房間探看。
 
        「還沒……」漠刀絕塵此時發覺有些奇怪,御不凡是個準時早起的人,雖然並無大事,晚起也無不妥,但今日是他娘親的忌日,他怎會還賴在床上?
 
        他回轉入房,走至御不凡身畔,輕拍著他的肩頭。
 
        「御不凡……」入手的溫度有些偏高,他將手按上他額間,正在發燙。
 
        「嗯……?已經早上了嗎?」御不凡長睫微顫,緩緩掀開眼簾。
 
        「你正在發燒。」果然染了風寒。
 
        「有嗎?」御不凡坐起身,伸手往自己額上撫去。「嗯……像我這麼健康的人,怎麼可能會染上風寒?這一定是錯覺。」他這樣安慰起自己。
 
        「大哥,你染上風寒了?」秋風走至床邊。
 
        「沒有……現在是什麼時辰?該去給娘親上炷香了。」御不凡忍著有些昏暈的腦袋,下了床榻直往後院墓地走去,漠刀絕塵和秋風也隨後跟上。
 
        後院墓地,玉刀爵已準備好祭品與鮮花在碑前擺放著,見三人來到便點起了檀香,在墓前祭拜著。
 
        儀式已畢,四人回入木屋用著早膳。
 
        「爹,最近有沒有人來這裡找我?」御不凡撕了一角饅頭往嘴裡送。
 
        「找你?沒有,這盼晴居鮮少有人知道,又是何人要來拜訪?」玉刀爵在此數日沒碰上其他人。
 
        「是麼?我和絕塵在旅途中碰上了點事,也意外獲得一帖可解萬毒的良藥,商請對方送來此地。既然爹沒見到別人,那意思是他人應該是還沒到了,看來只得在這兒等一些時候囉,不然我和絕塵雲遊四海,他又能上哪兒找我們去?」微微一笑。
 
        「待會我和秋風有事要先離開這裡了,不凡,你可得好好招待絕塵。要帶回漠城的禮品,我會儘快請人送來的。絕塵,不好意思,我們必須要離開了,無法陪你,招待不週的地方還望海涵。」玉刀爵向著漠刀絕塵略顯歉意。
 
        「不打緊的,伯父。」漠刀絕塵點了點頭。
 
        玉刀爵和秋風用完早點,隨即帶上行李離開盼晴居,御不凡與漠刀絕塵在木屋前送行。
 
        烏雲驟至,雨一滴滴地落下,模糊了兩人離去的背影。漠刀絕塵趁雨勢未劇,轉過了身要回木屋,側頭卻見御不凡只站著發楞,並無要進屋避雨的意思。
 
        「御不凡?」都已染風寒了,還想加重病情嗎?漠刀絕塵眉頭一皺,伸手碰上他身子。
 
        「絕塵,扶我一把。」御不凡淡淡地說了一句。
 
        漠刀絕塵聞言尚不解其意,御不凡卻已往他懷中倒去。
 
        「你……!」漠刀絕塵接住他,將人給扶進木屋。
 
        「哈……哈啾!」御不凡雙手捧著熱茶,但身子卻仍止不住地冷得發顫。
 
        「你還是去床上歇歇吧。」將御不凡手中茶杯接過,扶起他離開座位,往臥房而去。
 
        御不凡躺上了床榻,腦中有些昏沈。他自小便與疾病無緣,連常見的風寒也鮮少患過,這回怎麼就找上了他?他還是不敢置信。
 
        漠刀絕塵捧了盆清水進房,將方巾打濕擰乾,折成方塊放上他額間。
 
        「這裡有風寒藥嗎?」漠刀絕塵問著。
 
        「嗯……我記得還有一些藥材,在爐灶旁邊的架子上。」
 
        「我去看看。」語畢,漠刀絕塵前往廚房。
 
        東翻西找卻沒有御不凡說的藥材,疑惑著折回臥房。
 
        「如何?有麼?」
 
        「沒有。」漠刀絕塵緩緩搖頭。
 
        「怪了……我記得有的呀……」他對自己的記憶力一向自負,斷沒有記錯的道理。
 
        「只找到一些發了霉的像草一樣的東西。」漠刀絕塵對於藥材一類並無涉獵,喊不出藥材名字。
 
        「發了霉?是了,應該是因為這裡太常下雨,藥材都生了霉,大概通通被爹給扔了吧。不過,這點小風寒應該休息一下,睡一會,不久便會好了,藥材有沒有不礙什麼事。」他覺得這風寒大概睡個覺起來便不藥而癒了。
 
        「你好好休息吧。」漠刀絕塵將溫熱的方巾換過,將被褥蓋緊他身子。
 
        「嗯……」御不凡閉起雙眼,迷迷糊糊間已沈沈睡去。
 
        漠刀絕塵時而喝茶看雨景,時而擦拭刀鋒。
 
        時間靜靜地流逝,漠刀絕塵腹中已空,正微微發著飢餓的聲響,他卻無視,但床鋪間的御不凡卻無法無視。
 
        「絕塵,我肚子餓了。」御不凡不知何時清醒的,一開口就給漠刀絕塵找了個麻煩。他雖然沒有什麼胃口,但肚子卻老實地提醒著他必須進點什麼。
 
        「我不會做菜。」
 
        「說得也是,實在很難想像你拿著鍋鏟翻攪菜餚的樣子。爹不在,那也只好由我大顯身手囉。絕塵,你先到客廳去等著吧。」御不凡休息了一會精神稍微回復,掀了被子下床,走去廚房。
 
        御不凡忙了一陣,菜餚香氣傳至客廳,不一會他已端了幾盤飯菜進來。
 
        「雖然沒有爹做得好,還是勉強將就一下吧。」笑著坐下。
 
        「嗯……」漠城的食物簡單樸實,是以漠刀絕塵從未注重何謂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只要能可裹腹便已足夠。
 
        午飯用畢,御不凡沏了壺茶,同漠刀絕塵聊著接下來的行程。
 
        今日平靜地過去了,但隔天,卻是漠刀絕塵無奈的開始。
 
        御不凡的風寒並未痊可,反而更加嚴重。
 
        「該請大夫來看看。」漠刀絕塵手撫上御不凡額頭,熱得有些燙手。
 
        「不……咳咳……不用了……應該過不了幾天……咳……便會好了……咳咳!」御不凡頭痛欲裂,四肢痠軟毫無力氣,但他卻覺得不用幾天總會好的,不知哪來的堅持?
 
        「不行,燒得這般厲害。」漠刀絕塵雖然對醫術並無研究,但看著他這般,不消說一定是嚴重得很,怎能不請大夫診治?
 
        「但是……咳咳……絕塵,你知道大夫住哪嗎?咳……」盼晴居雖然離那城鎮不遠,但山路崎嶇,漠刀絕塵只走過一遍,理應記不得清楚。
 
        「……不知道。」他對這片土地依然陌生。
 
        「所以……咳……就不用麻煩了……」御不凡閉上眼簾,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覺。
 
        但漠刀絕塵卻不認為睡上一覺情況會好轉,他昨日也是這般說的,且看今天他這模樣?他的認知明顯和事實有著鴻溝般的出入。
 
        「我背你去找大夫。」將御不凡從床上拉起,拿件保暖棉襖披上,背著他往外頭走去。
 
        「咳咳……既然你這般堅持……咳……我怎能拒絕你的好意?」微微笑著,乖乖地讓漠刀絕塵背著。
 
        雨仍是止不住地飄落,漠刀絕塵撐著傘,由背上的御不凡指路來到大夫診所。大夫診斷過後開了幾帖藥,漠刀絕塵拎了藥材,轉頭卻不見原本坐在板凳上等著的御不凡。
 
        都這樣的身子了還亂跑?不是給他添麻煩麼?漠刀絕塵不禁蹙起劍眉,跨出診所門檻,四處一張,不遠的樹下蹲著御不凡的身影。
 
        「御不凡?」不知他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打傘走了過去。
 
        「絕塵你看!」御不凡轉過了頭,將懷中原本抱著的一隻虎斑花紋小貓,捧近漠刀絕塵面前,貓兒正自喵喵叫著。
 
        「……嗯?」他是上哪兒撿來的?彎下腰順手接過。
 
        「咳……小貓兒別怕,像我這麼有愛心的人,咳咳……絕對會給你一個舒適的環境,讓你無憂無慮地長大。」御不凡輕輕撫著小貓的額頂。
 
        「我們走吧。」將御不凡拉起背負,走回盼晴居。
 
        小時候的御不凡很愛給漠刀絕塵找麻煩,這回他不改其本性,他染了風寒要照顧他已是麻煩,還順手撿了隻貓回來讓他煩惱?他看著眼前不停喵叫的小貓,不知該如何是好。
 
        御不凡喝了藥睡著,他不知該問誰?他從未養過貓,這時候要做些什麼他全然不知。
 
        大概是肚子餓了?他這樣推測卻不知要弄些什麼給他?他眉峰靠攏,嘆了口氣,到廚房去尋了一些肉類,弄成碎末置於手心,蹲低身子遞到小貓面前。
 
        小貓聞了聞,張口叼起一塊靜靜地吃了,吃了幾塊喵個幾聲,直往漠刀絕塵身上磨蹭。
 
        「你吃飽了嗎?」小貓只在他身旁繞來繞去,沒再咬取他手中碎肉。
 
        但小貓不會回答,只是喵叫,他不明白意思,於是便當作是牠吃飽了。站起身來處理殘餘乾淨,走至臥房替御不凡換上新的方巾。
 
        小貓也跟了過去,一個輕盈跳上了床榻。
 
        「你想待在這裡嗎?」仍是對著小貓說話。
 
        小貓在被褥的一角繞幾圈、踏幾下,而後圈起身子窩著睡,漠刀絕塵也隨牠去了。
 
        為御不凡更換方巾,擦拭汗水,照顧了一陣,手觸他額間已退燒,漠刀絕塵鬆了口氣,坐在桌邊倒杯茶水飲了一口。
 
        他用手肘靠桌,支著額角看向床上御不凡,而後不知不覺打起了盹。
 
        天色漸漸地暗了,原本睡著的小貓伸展身子,喵個幾聲撲到御不凡臉龐舔了幾下,他緩緩睜開雙眸,偏頭看著小貓。
 
        「你肚子餓了嗎?」起身將小貓捧在手裡,走下了床,靠近漠刀絕塵。
 
        漠刀絕塵感覺動靜,甫張開眼,一雙貓掌直向他襲來,他還來不及會意,已撲到他臉頰上。
 
        「你做什麼?」漠刀絕塵往後一仰,雙掌握住貓手。
 
        「不做什麼。」嘻嘻笑著,放手讓小貓給漠刀絕塵抱去。
 
        「現在感覺怎樣?」將小貓抱在懷裡。
 
        「好像沒事了。絕塵你肚子餓了嗎?我來弄些東西。」下廚燒了飯菜。
 
        漠刀絕塵則是陪著小貓玩了起來。
 
        「你好像很喜歡牠。」御不凡遞了筷子予他。
 
        「嗯?」他只是單純地因為小貓想玩而陪牠罷了。
 
        「牠好像也很喜歡你,一直在你身旁繞著。」御不凡微微笑著。
 
        「是麼?」默默地將飯菜送進口裡。
 
        「幫牠取個名字吧,牠既然這麼喜歡你,就給你取,我想牠一定會很高興的。」御不凡將一些碎肉擱在地上。
 
        「取名字?」他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對呀,不是應該要取個名字麼?不然你是怎麼叫送信來的那隻鷹隼呢?」總會有個稱呼吧。
 
        「鷹兒……」其實他也不是這樣叫的,要呼喚只需一個口哨便會過來,名字,他從未認真想過。
 
        「所以貓咪就叫貓兒?」這會不會太隨便了點?
 
        「嗯。」他不覺得名字重要。
 
        「不行、不行,這太沒有特色了,再取過。」與其直接用品種稱呼,還不如用小白、小黑等依照顏色取的名字。
 
        「貓貓……」他覺得這樣的稱呼很平常。
 
        「這又是有何不同?」御不凡分不出從單字變成疊字有什麼異處?
 
        「不同。」差一個字確實不同。
 
        「嘖嘖,不如讓我來取吧。」再要他取下去,大概也只會出現喵喵、喵咪之類的。
 
        「嗯……」既然他要取又何必推給他?他本來就不擅長。
 
        御不凡將高興吃著碎肉的小貓抱起,左看右瞧,長吟一聲。「決定了!就叫你小虎吧!」
 
        漠刀絕塵正喝了一口茶,聽見這個名字,險些讓那口茶重回杯中。
 
        這是又有什麼特色可言?他勉強嚥下那口茶,輕輕地嘆了口氣。
 
        「如何?這名字不錯吧?」看向漠刀絕塵。
 
        「嗯……」他已不想再繼續這樣的話題。
 
        「從今以後,你就叫做小虎囉!」笑臉碰上小虎的鼻尖。
 
        小虎沒有意見,只響亮地喵了一聲。


                                                                                         待續  2010.1.3
================================================================

天邪:跟阿叛撞橋段是個意外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