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意外》(漠刀 x 御不凡) -- 肆續

==================================================================
 
        雖然昨晚休息時間被打了個岔,但御不凡與漠刀絕塵仍是精神奕奕地背著行囊步上旅途。
 
        今日,御不凡一樣多話,不同的,是多了一點空白時間。
 
        沿路優美景色引得御不凡駐足不前,領隊的他不想走,漠刀絕塵也只得跟著停步,他雖然不願這般長時間離開荒漠,但也不知該用什麼理由催促御不凡?他深知木訥寡言敵不過舌燦蓮花,也就順著御不凡的意。
 
        御不凡眺望著山水,認真地細細品味那如詩如畫的自然,彷彿第一次踏上這塊土地的人是他。漠刀絕塵本沒多加留意四周景致,但瞧他這般專注地忘了言語,也不經意地跟著投入其中。
 
        停停看看,鬼斧神工的壯闊山嶽,波濤洶湧的滾滾大江,盡收眼底,直至金烏歸巢,玉兔東昇,兩人才就此打住,在樹林間露宿一晚。
 
        御不凡撿了一些乾柴,在較為空曠的地方升起火堆,照亮了林間。漠刀絕塵則倚著一旁大樹,默默地用著乾糧。
 
        「哎呀,今天好像走得有些慢,明兒個來趕趕路吧。」御不凡從包袱中取出了乾糧。
 
        「嗯……」總算他良心發現。
 
        「不過這樣悠閒地欣賞風景也不錯,絕塵你難得來中原,我們還是慢慢走好了,像我這麼體貼的人,理所當然要讓你看得盡興些啊。」御不凡哈哈一笑。
 
        漠刀絕塵拿著乾糧的手頓時停在了空中,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怎麼一下說要趕路,一下又要緩步徐行?這哪能算得上是體貼?
 
        但御不凡卻沒有感受到漠刀絕塵投射而來的反對眼光,不,他是選擇性地忽略。
 
        「絕塵你一定沒有像這樣賞花、賞月、賞風景過吧?難得有此等機會,不如讓身心放鬆一下,好好地體會中原的風土民情吧!」依舊是那張笑臉。
 
        漠刀絕塵仍在思考著要怎麼表達他的不滿,天邊忽聞一聲鷹嗥,他抬頭一望,一隻鷹隼朝他方向落下,他舉起手臂讓鷹停在上頭,那鷹親密地磨蹭著他撫摸豐滿羽翼的手。
 
        「是默風叔父來了通知?」告知漠刀絕塵荒漠的情況。
 
        「嗯……」漠刀絕塵拆下鷹隼腳踝上的信條,手臂一個上拋,鷹隼展開翅膀借力竄入空中,盤旋片刻,遨翔而去。
 
        「如何?信上寫些什麼?一定是說荒漠目前平安無事吧?」他們不過離開荒漠兩天,怎會有事?
 
        「無事。」漠刀絕塵將信條折疊收在懷裡。
 
        「別太杞人憂天了,好好地享受這趟旅程吧。」御不凡將乾糧送進口中。
 
        漠刀絕塵怎會不明白?但他卻是沒能放下心來,心底深處那隱隱騷動的不安情緒讓他無法不去在意,究竟是何原因?他莫名所以。
 
也許是他謹慎的個性,令他無處不戰戰兢兢,他寧可相信是他自己多慮,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期盼早去早回。
 
        用完乾糧,御不凡索性平躺地上,以臂為枕,仰望著星空,說著那些屬於傳說的美麗故事,而漠刀絕塵則是閉起雙眼靜靜聽著。
 
        但御不凡只說了一個故事,便停了許久都不再開口,漠刀絕塵有些奇怪地掀開眼簾朝他看去,他以為御不凡已熟睡,但卻見他明亮雙眸筆直地望向天際。
 
        「御不凡……?」又是這種情況,他不知在想些什麼?
 
        「嗯?何事?」聽見漠刀絕塵的叫喚,御不凡偏頭看向他。
 
        「想些什麼?」他這種沈思的情形有些反常。
 
        「沒什麼,夜深了,快睡吧。」翻過身去背對著漠刀絕塵。
 
        「嗯……」既然他這麼說了,他也沒必要追問,目光停佇在御不凡背影片刻,隨後闔上眼眸睡去。
 
==================================================================
 
        晨曦灑落林間,刺眼的光線喚醒了御不凡與漠刀絕塵,兩人收拾了行李上路。
 
        御不凡全沒昨晚的異樣,一如往常地談笑自若。
 
        一樣地走走又停停,御不凡確實很盡地主之誼,留了極多的時間讓漠刀絕塵沿途欣賞風光,雖然他本人不怎麼想看得盡興,但也任由御不凡四處流連逗留。
 
夜晚偶而趕上城鎮借宿客棧,偶而寐於野地,自此過了數天,鷹隼帶著平安的訊息也再來過兩回,漠刀絕塵那不安的情緒稍稍平緩,也許真的是他操心過度,於是稍微放鬆的心境令他腳步不再沈重,眼前一片滿山的花毯躍進了他眼底。
 
        荒漠鮮少花朵,因此那萬紫千紅的花團錦簇令漠刀絕塵看得有些入迷,就在此時,御不凡不知何時做成的花環就這麼放上了他頭頂。
 
        「做什麼?」漠刀絕塵回過神,伸了手欲拿下那和他一點也不合襯的鮮花。
 
        「別拿開,這可是我心血結晶啊!」御不凡笑著阻止他的動作。
 
        「既然是你心血結晶,理當歸你。」掙脫被他握住的手,迅速地將花環給拿在手裡。
 
        「哎呀,這本來就是要做來給你的,我怎麼好意思要回來呢?」也不給他塞回自己手裡的機會,御不凡走開數步,轉過身蹲在地上,又摘起了幾朵鮮花。
 
        「絕塵,你還記得嗎?在我們小時候,我曾經作了一個花環給你,雖然我不太記得作了多久,我只記得找那些花找了很久。」御不凡一邊說著,一邊又開始編著另一個花環。
 
        「記得。」那個花環不知為何現今仍然留存,漠刀絕塵將它乾燥之後收在了一個他不曾再打開過的箱子,那個箱子裝滿著和御不凡共同的回憶。
 
        他以為他早已遺忘,但此時想起卻格外清晰。
 
        在經過第一次見面就一同鬧失蹤,勞師動眾的初遇過程後,御不凡整天跟在漠刀絕塵的身後,他去哪裡,御不凡就跟到哪裡,有時還帶著年紀更小的妹妹一起亂跑。
 
        即使他只是要去練武,御不凡也囔著要去,對他說他沒有要去哪裡玩,也不能陪著他玩,所以要他別跟著,被拒絕的御不凡眼眶瞬間泛紅,淚水就這麼地連珠串落下。
 
        漠刀絕塵和他見面的第一天便被他哭得怕了,他一哭也只得無奈地讓他跟去,答應的話語一出,御不凡霎時破涕為笑,興高采烈地拉起他的手,笑容滿面地望向他。
 
        後來到底如何?漠刀絕塵只記得他很專心地練習刀法,而御不凡並沒有吵鬧,只靜靜地待在一旁。
 
        不知為何,御不凡老愛黏著他,吃飯睡覺通通同他一起,用餐一定要坐在他旁邊,還擅自在他碗裡添菜,就寢時也不回客房,直衝進漠刀絕塵房裡,大剌剌地佔據床鋪一角,御不凡爹娘要他回自己房去,御不凡總是鑽進被窩裡不肯出來,第一次勸離,第二次強行拖開,第三次他就大哭大鬧地賴著不走了,眾人拿他沒輒,只好委屈了漠刀絕塵。
 
        但漠刀絕塵卻沒有起厭惡之心,反而有一絲絲地高興與溫馨,他生無手足,而御不凡讓單獨的他有了兄弟情感,於是他很樂意照顧他,雖然他總是使他哭笑不得。
 
        後來,有幾天都不見御不凡身影,不知他上哪兒玩去,漠刀絕塵有些疑惑,卻也不急著找他,只因到得夜晚他自會出現與他爭被。
 
        有天御不凡神秘兮兮地朝著他猛笑,他還來不及開口詢問,御不凡已從身後拿出了一個花環,也不管他願不願意就放到了他頭頂。
 
        「這花環送你,我們要當永遠的朋友喔。」御不凡拉著他的手盪來盪去。
 
        「嗯!」漠刀絕塵這才知道他消失的那幾天,都是為了去尋找漠城裡為數稀少的花朵,編織這花環要送給他,他頓時有些感動,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感動,漠刀絕塵才會將它收藏。
 
        但隔天,御不凡一家人便離開了荒漠,漠刀絕塵沒有出來道別送行,他將自己關在房裡哭了許久,大概是不願想起傷心的感覺,使得那存放花環的箱子染滿了灰塵。
 
        從此這段記憶靜靜地棲息在漠刀絕塵的心底,直至御不凡意外的出現,讓他再度想起。
 
        「不知道那個花環是不是被你給扔掉了呢?」御不凡仍是沒有回頭。
 
        「還在漠城。」
 
        「沒想到你竟然還留著呀?真是令我太感動了,下回讓我瞧瞧吧,好懷念啊,那段無憂無慮的童年。」不一時,一個花環又自御不凡巧手下誕生。
 
        他站起身來,又將那花環放上了漠刀絕塵頂上,這回他卻沒有抗拒,只因他望見御不凡眼底的異樣,一絲和他不配的哀傷。
 
        「我記得我好像說過,我們要做永遠的朋友是吧?」笑容有些苦澀。
 
        「嗯。」他也記得他答應了。
 
        御不凡沒再多言,笑了笑又轉過身去,嘴裡呢喃了一句:「其實也沒有所謂的永遠……」
 
話語雖輕,漠刀絕塵還是聽見了,他正想問何出此言,御不凡卻恢復起精神,先行了幾步,回頭秉著開朗的笑靨催促他上路。
 
        漠刀絕塵望著他踏著輕快腳步,哼著曲調向前行,那個異狀彷彿是他錯看了,他將花環拿下,收在包袱裡,隨後跟了上去。
 
        御不凡佯裝無事,卻讓漠刀絕塵感覺事情不單純,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讓向來樂觀開朗的他顯露出那種表情。
 
        他默默地跟著御不凡,並不開口詢問,他在等,等他願意說的時候……


                                                                                             待續   2009.12.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