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意外》(漠刀 x 御不凡) -- 續

==================================================================
 
        月至夜中,乾柴燃燒爆裂聲中夾雜著一絲金屬摩擦聲響,漠刀絕塵遂坐正,緊握著手中寶刀,遙望著傳來聲響的遠方。
 
        聲音越近越雜,隱約有交談話語,卻聽不清楚說些什麼,只知聲音是朝著漠刀絕塵與御不凡所在地方而來。
 
        漠刀絕塵豁然站起,跨出了一步,似欲上前卻又停佇原地,而原本睡熟的御不凡也已察覺,起身與漠刀絕塵一同等著那聲音的到來。
 
        清澈月色下只見數十人身披鎧甲,手持兵器,步伐沈重地緩慢趨來。當先一人背上一把雪白刀柄在月光照射下閃耀生燦,光彩奪目。
 
        「爹……」突聞漠刀絕塵輕喚一聲,隨即快步上前迎接為首那人。
 
        一行人靠近火堆時,御不凡這才瞧清楚每人憔悴的容貌,與身上滿佈的斑駁血跡,好似大戰過後的狼狽。
 
        漠刀絕塵與那人並肩走至柴火旁,那人雖與其餘人一般臉帶風霜,但剛毅的眼神仍襯托出他威嚴的氣質。
 
        他早已注意到御不凡,上下打量了一番,問了身旁的漠刀絕塵。
 
        「絕塵……這位是……?」有些訝異。
 
        「他……」漠刀絕塵話還在嘴邊,御不凡就搶著接過。
 
        「在下御不凡,在荒漠中迷了路,正巧碰上絕塵,不期又與各位遇上了,真是有緣。」恭恭敬敬行了個禮。
 
        「你……你說你叫御不凡?」那人語帶震驚,眼神停佇在御不凡身上。
 
        「是。」御不凡有些困惑,不明白他的反應代表著什麼?
 
        「哈哈!緣分,真的是緣份啊!」突然暢懷大笑了數聲,直笑得御不凡疑雲滿腹。
 
        「請問……」御不凡欲問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你爹是七曜金縷玉刀爵吧?」笑意不減。
 
        「是,不知伯父認識家父麼?」
 
        「哈哈!也難為你不記得了,上次見到你時,你還只是個三、四歲只到我膝蓋的小鬼頭呢!」掬滿笑靨,走上前去拍了拍御不凡肩頭。
 
        「難道是……默風叔父?」御不凡定睛凝視,雖然眼前之人滿臉虯髯,但面容卻很是熟悉。
 
        「真是難得,你還記得我呀!哈!好孩子,好孩子!」摸摸御不凡頭頂,仍是當他作小孩子一般。
 
        「當然!像我記憶力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會忘記呢?叔父還是不減當年風采,依舊威風凜凜。」御不凡憶起了在他三歲那年,他一家四口在父親的多年好友邀請下前往他家遊玩,一住就是三個月,但地點位於何處他不記得了,只有眼前這位他父親好友的面容他仍印象深刻。
 
        「小凡凡的嘴還是一樣的甜呀,走走走,到漠城去,跟叔父說說你們家的近況,闊別多年,你都長這般大了呀……」挽著御不凡的手向前走去。
 
        漠刀絕塵跟在兩人身後,他聽見父親說的「小凡凡」三個字,剎時間愣住了,那模糊記憶裡的那人突然有些明朗,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忘記似乎比較好,只是越想忘記卻越發鮮明。
 
他默默注視著御不凡和父親談笑的身影,他肯定他的記憶並沒有出錯,眼前這人確實是他小時候所認識的那人,這段塵封已久的往事,追遡自御不凡跟隨家人一同來到漠城的那刻起,他的惡夢就一直持續到他們離開荒漠為止……

==================================================================
 
        猶記那年初秋,雖然季節更迭對於這遼闊卻毫無變化的荒漠而言並無意義,但居住於此的人們仍是用四季來記年,甫入秋的那天,五歲之齡的漠刀絕塵一如往常,在建築於綠洲之上的漠城中的一池泉水旁,揮汗提起重刀演練著他父親默風所授刀法,心神專注,對於旁物絲毫不察。
 
        忽聞嘩啦一聲,驚得他手上刀式一滯,呆愣之下無法接續,遂放下重刀,往聲響來源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小孩子面頰朝下,漂浮在泉水中。
 
        起初他不以為意,那泉水不深,高度只及他腰間,就算那孩子不與他同高,也不至於踏不到實地,於是他只是靜靜地看著,等著他自個兒站起。
 
        但等了片刻,那孩子仍是毫無動靜,身子漸漸地往池水中心漂去,漠刀絕塵這才驚覺不妙,於是拋開手上重刀,涉水將那孩子給拉回池邊讓他平躺在地。
 
        那孩子雙目緊閉、臉色蒼白、氣息微弱,在在地說明他確實溺水了,但漠刀絕塵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從沒想過有人會在沙漠中溺水,真是天大的奇聞!
 
        「你還好吧?」微蹙著眉,輕輕地搖動那孩子的身軀。
 
        「咳……咳咳!」那孩子受了震動,不住地嘔出腹中泉水。
 
        半晌,那孩子緩緩睜開雙眼,見到跪坐在一旁面露憂心的漠刀絕塵,突然眼眶泛紅,淚珠不自主地滾落,坐起身撲進漠刀絕塵懷裡哭個不停。
 
        「嗚……妹妹……妹妹不見了!!」邊哭邊說。
 
        「什麼妹妹?」漠刀絕塵不懂他指的是誰?
 
        「妹妹就是妹妹,妹妹不見了!!怎麼辦?怎麼辦?嗚嗚……」響亮的哭聲,直吵得漠刀絕塵有些受不了。
 
        「乖,別哭,你叫什麼名字?」輕拍他的背安撫情緒。
 
        「娘都叫我小凡凡……」他用早已濕透的衣袖拭著淚水。
 
        「那你娘叫什麼名字?」漠刀絕塵決定先送他回家人身邊。
 
        「娘就是娘呀。」
 
        「總該有個名字呀?」沒有名字是要漠刀絕塵去哪裡找人送他回家?漠城雖然不大,但人數可也不少。
 
        「就是娘呀,我都叫娘,沒有什麼名字。」微微嘟起了小嘴。
 
        「算了,我先帶你去找你娘。」眼見問不出個所以然,漠刀絕塵決定先帶他去問問漠城之主、自己父親默風,說不定便能知道這孩子的爹娘是誰。
 
        「找娘做什麼?我要去找妹妹,妹妹不見了!」語畢又開始啜泣起來,小手還不停地亂扯漠刀絕塵的衣服。
 
        「好好好,我帶你去找妹妹。」被他這麼一鬧,漠刀絕塵無奈地只得順著他的意。
 
        「嗯!」他聽見漠刀絕塵答應,破涕為笑。
 
        「你妹妹長得怎麼樣?」人海茫茫,至少要有個線索特徵,雖然漠刀絕塵不認為問他他會答得清楚,但聊勝於無。
 
        「娘今天早上幫她綁了個很可愛的辮子,妹妹真的好可愛喔!」笑開容顏。
 
        「你今天早上跟妹妹在一起嗎?」
 
        「嗯!可是……可是我只是看到有一朵很可愛的花,想摘來給她,結果她就不見了!」淚水又撲簌簌地滴落。
 
        「那你從哪邊來的?」
 
        「那邊。」手指向漠刀絕塵所居住的地方的方向。
 
        「那我們走吧。」正好,就算找不到他妹妹,也可以回家問問自己父親,於是提起重刀,往來路回去。
 
        「嗯!」牽起了漠刀絕塵的手,高高興興地跟著他走。
 
        半刻間走至漠刀絕塵住所附近,倏地他鬆開了漠刀絕塵的手,向旁邊衝去。
 
        「喂!你去哪裡?」漠刀絕塵隨後追上,只見他蹲在地上正看著一朵僅存的黃花。
 
        「這朵花好可愛,給妹妹一定很適合。妹妹……妹妹!」突然撇下漠刀絕塵四處亂跑。
 
        「喂!別亂跑!」漠刀絕塵不期他有此舉動,沒能即時拉住他,霎時間他已跑得甚遠,漠刀絕塵不能就這麼丟下他不管,於是又追了過去。
 
        兩人一前一後,東跑西竄,等到漠刀絕塵終於追上把他給拉住時,兩人早已氣喘吁吁,癱坐在地上。
 
        「你……你做……做什麼?」漠刀絕塵身負重刀,跑得更加疲憊,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得斷斷續續。
 
        「妹妹……妹妹一定……一定就在附近!」也不知是哪來的直覺。
 
        「天快黑了,你妹妹……應該已經回家去了吧,我們……我們也回去吧。」這樣胡亂尋找也不是個辦法,天黑之後要找人更加困難,於是漠刀絕塵決定還是交給大人們去處理。
 
        「不要!我一定要找到妹妹!」大哭大鬧了起來。
 
        「別哭別哭,你妹妹一定是回家了,我們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呀,到時候要是沒見著,我再陪你出來找,好不好?」柔聲哄著。
 
        「嗯……」雖然不怎麼願意,但天色已暗,他既怕黑又想念爹娘,於是點點頭,靠過去依偎著漠刀絕塵。
 
        「好乖,我們走吧。」摸摸他的頭,牽著他的手站起,正要踏出第一步,他卻遲疑了。
 
        「大哥哥?」他不明所以,歪著圓圓的小腦袋,睜著明亮的雙瞳,往漠刀絕塵臉上瞧去。
 
        這陌生的地方是哪裡?漠刀絕塵不知道,剛剛只顧著要追這孩子,哪有時間去記路?他的活動範圍只限於自家附近和那池泉水四周,鮮少踏入其他地域,現在他們所在之處,老早超出了邊界。
 
        「大哥哥,你怎麼了?不是要趕快回家去找妹妹?」蹙著柳眉,搖晃著漠刀絕塵的手臂。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去……」事情是如何演變至此,漠刀絕塵完全無法預測,也只有五歲的他,對於處理事情的經驗不足,面對現在這種情形該當如何?他不知所措。
 
        「大哥哥……回去……回去啦……」泫然欲泣,不理會苦惱的漠刀絕塵,頻頻抓著他的手臂猛扯、哭鬧。
 
        「乖,別胡鬧了,跟我一起待在這邊等,一定會有人找到我們的。」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髮絲。
 
        「嗚……嗚嗚……」止不住的珠淚滑落,直哭得漠刀絕塵也跟著紅了眼眶,但他必須鎮定,強忍住擔心受怕的淚水,只為了讓眼前這孩子有個依靠。
 
        「我們到那棵樹下坐坐,我相信等一下就有人來找我們了。」拉著他的小手,走到不遠處的樹下席坐。
 
        才剛坐定,忽聞天空禿鷹一聲嗥叫,驚嚇的他撲進漠刀絕塵的懷裡。
 
        「好可怕!爹……娘……妹妹……你們在哪裡?嗚……」淚水將漠刀絕塵的衣襟給浸濕了。
 
        「別怕,有我在這裡。」隱藏著自己也同樣害怕的心情,緊緊地擁著他。
 
        究竟在這棵樹下待了多久,漠刀絕塵沒有多餘心思去記,他一心只盼著趕緊有人找到他們,懷中的孩子早已哭累了、睡了,但他卻必須保持清醒,兀自打起精神注視著四周,手中握住重刀警戒。
 
        月娘緩緩走至黑幕中,揮灑著清透光彩。
 
        漠刀絕塵雖然知道自己絕不能睡,但沈重的眼皮,疲憊的身軀,讓他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盹來,就在他險些入睡的那刻,眼前倏忽火光大作。
 
        「在這邊!大家快來!」一把火炬晃眼間來到面前,持著它的是漠刀絕塵的叔叔默武。
 
        漠刀絕塵突見親人,眼眶噙滿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地落下,但他卻故做堅強,提起衣袖拭去淚痕。
 
        在默武招喚之下,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當先一人走至漠刀絕塵身前蹲了下來,摸著他的頭。「絕塵,你做得很好。」正是面帶笑容的漠刀絕塵父親默風。
 
        「嗯……啊!爹,這孩子……」指指懷中熟睡的人兒。
 
        「真是非常抱歉呀,我們才剛到就給大家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我一定會好好唸唸他的,要他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亂跑了。」一名陌生的婦人,頻向周遭人道歉,隨後走近漠刀絕塵身畔,將他懷中人給抱了去。
 
        「絕塵,多謝你照顧我家這麻煩的孩子,伯母回頭煮些好吃的給你吃。」笑容可掬地摸摸他散亂的髮絲。
 
        但漠刀絕塵卻不解其意,疑惑地望向默風。
 
        「這位是你父親我多年好友的妻子,你要叫他一聲伯母喔。他們一家人今天才剛到,結果這孩子就跑得不見蹤影,大家急忙地到處尋找,豈知人還沒找著,沒想到連你也跟著不見了,真是把大家給急壞了呀,你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邊說邊牽著漠刀絕塵走回住所。
 
        「因為他說要找妹妹……」
                                                                                    2009.10.31  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