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曾經有一個夢 《番外》(上) [泰x釋,慎入]

==================================================================
 
        時近冬期,清晨的大地滿佈白霜,陰霾的天際微露一道曙光,初昇的暖陽,卻照不散醞釀一夜的寒冷凍氣。
 
        山間湖畔的竹林小屋,門前蹲踞一人,在熊熊烈焰上頭架起藥爐,手上拿著杓匙不住地翻動爐內藥材,細心地熬煮。
 
        他不知在這寒氣逼人的外頭待了多久,一心只在乎眼前的傷藥是否熬得完全,他沒想過這般不顧自身,冒著遭風寒侵襲風險的舉動,定會惹來一人眉頭緊蹙、嘆聲連連。
 
        果不其然,原本獨自在屋內熟睡的那人,聞到藥味轉醒,望向門外,目睹這一幕,眉峰一疊,重重一嘆。
 
        「就說外頭寒冷易受風寒,怎就是說不聽呢?快些進來,免得著涼!」他很想就這麼掀了被褥、下得床榻,走到他身畔硬拖活拖地也要把他給拉進屋內,但此刻的他失血過多、體力未復,連坐起身子也著實令他暈眩個半晌方休,怎有氣力再走至門口?更別說要拉他進屋了,於是乎只得提盡所剩力氣在屋內喊著,盼望屋外人聽得自己的勸,而自動進來避寒。
 
        「這藥快好了,再等片刻。」頭也不回,翻攪的手未曾停歇,他似沒聽進他所說,自顧自地添柴控火。
 
        「只不過是皮肉傷,不喝藥也只是晚些痊癒罷了,要是你因此弄壞身子,那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見他堅持就是不肯進屋,他無奈地還是只能出言相勸。
 
        這回卻不聽得回覆,屋外人仍舊靜靜地做他的事,而屋內人早已煩惱欲狂,這時還跟他固執個什麼?他是為了他好呀!
 
        屋外人又何嘗不是這般想法?他可以為了自己不惜豁出性命,只為達成原本擔負在自己肩頭的責任,而為這樣的他做點芝麻綠豆的小事,又算得上什麼?是以他的相勸只充耳不聞,不予理會。
 
        「釋雲生!」怎老愛把他的話當耳邊風?他忍不住微帶怒意地大喊了他的名字。
 
        釋雲生拿起身旁瓷碗,小心翼翼地舀滿傷藥,端了進屋。
 
        「喝了吧,小心燙。」捧近他面前,卻不見他伸手接去。「怎麼了?」釋雲生不明所以。
 
        他緩緩地搖頭,隨後嘆了口氣,無奈的眼神停駐在釋雲生身上,半晌,這才將藥碗接過,吹涼後一口灌下。
 
        「為何就是這般固執?明知道我會擔心的……」他不忍責罵,只能喃喃自語唸給自己聽了。
 
        但釋雲生仍是聽得明白,收了藥碗放置桌上,到櫃子旁去取了乾淨的白布及膏藥,席於泰逢床前,輕輕地替他更換染血的布條。
 
        「我重傷之時,你不也這般照顧我麼?」現在換他來照顧他,又有何不妥?
 
        泰逢一把將眼前之人擁進懷裡,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釋雲生不禁一愣,竟也忘了掙扎。
 
        「那不一樣……答應我,別再這般固執了,乖乖聽話,好嗎?」柔聲地說著,他知道釋雲生總是不把自己擺在首要,好似自己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事情能完成,結果如他所願便好,完全不會想到自己,這樣的蠻不在乎,令泰逢心焦又心疼萬分。
 
        是哪裡不一樣了……?釋雲生似懂非懂間也不答話,瞥眼一見,泰逢胸前纏著的布條又開始緩緩滲血,顯是自己碰著了他的傷口,這一驚,急忙掙脫他的懷抱。
 
「傷口又裂開了,快放開我!」掙扎個數下卻離不開,但釋雲生又不敢使力,深怕一個不慎,反讓泰逢傷口惡化更甚。
 
「不放!你先答應我,從今以後,多為自己想想,可以嗎?你答應了我才放手。」手下又擁得更緊些。
 
釋雲生生怕又使好不容易止血的傷口再度崩裂出血,只好依了他之言。「好吧,我答應你,快放手!」
 
泰逢微微一笑,頓時鬆開了手。
 
「何必呢?要我答應這種要求,根本毫無意義……」什麼是多為自己想想?這種因人而異的界定根本說不得準,要他答應到底有何目的?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自己的身子自己有義務要照顧好,就算是為了別人,也要把自己給考慮進去,你為了我而不顧外頭冷冽,我很感激,但是我也很擔心,要是壞了身子,那可怎辦才好?不然這樣吧,你就當作是為了我,你看如何?」泰逢笑意不減,反多添上一絲柔情,伸了手在他稚嫩的白晰臉龐來回遊走。
 
他也非不懂,但他認定該為之事,便本能地奮不顧身去做,根本沒有思考過其餘物事,要他做一個只為自己著想的自私之人,那可萬般不願,泰逢知他個性,於是便說是為他,如此他內心的矛盾頓時化解。
 
他並無答話,只低頭替他解了布條,輕輕地塗抹膏藥,他的心意他牢牢地收著,口頭的答應是多餘的。
 
泰逢也不急著要他的答覆,他知道他聽進去了,只是他會照著自己的話做到多少,這可就沒把握了,他的固執程度往往超乎他的想像。
 
不一時,傷處已包紮處理完畢,釋雲生將換下的染血布條一併丟進櫃子旁的竹蔞裡,取了櫃子上頭放著的毛氈披在肩頭,隨後帶著藥碗出屋烹食去了。
 
此景看在泰逢心裡甚是高興,他不禁想要撲過去抱著他稱讚他做得很好,喜極而泣地說他終於懂得照顧自己了,但這種舉動無疑是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不免會惹來一陣嫌惡,於是只在泰逢心底想想罷了,但喜悅之情仍在他臉上表露無遺。
 
正當泰逢沈浸在幻想兼妄想的個人世界中時,釋雲生已將熱粥與幾碟青菜給端了進來,見他邊笑邊發楞的表情,一時好奇問道:「想什麼事呢?」
 
「想你。」這話原是不假,但聽在釋雲生耳裡卻成了不同的意思,令他擺放碗筷的手霎時停佇半空中。
 
釋雲生偏頭望向泰逢,泰逢也正笑吟吟地瞧著自己,不禁飛霞上頰,急忙轉過頭去。「說些什麼?」裝作沒聽見。
 
「你聽得明白,也不用我多說了。」如沒聽見,怎會臉紅?
 
釋雲生也不與他鬥嘴瞎說了,只顧著挾菜入碗,拿給泰逢。
 
「餵我吧。」此語一出,令釋雲生詫異得當場僵住,他開始思考他到底在說些什麼,怎麼這幾句話都說得語無倫次似的?但這只是他所認定,而泰逢心裡卻是雪亮得很,他當然知曉自己在說些什麼,他要向釋雲生討這意外的小小幸福。
 
也不等他答應,泰逢已張嘴等著飯菜入口。
 
眼見如此,釋雲生真是哭笑不得,泰逢明明有力氣自己端碗飲藥,還對著屋外大吼了一番,怎地這回卻要他服務?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一隻碗、一根匙就這麼捧在手裡,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
 
但看著張大口卻等不到飯菜的泰逢眼裡流露出些微失望神情,他輕嘆口氣,舀了一口飯菜遞進泰逢嘴裡,這清淡米粥頓時成了豪華佳餚,給他吃得津津有味,見他這般有精神地吃著,釋雲生也不去計較那些佔他便宜的意圖,莞爾一笑。
 
飯碗見底,泰逢這餐吃得是心滿意足,撐著餵飽的肚子平躺在床上歇息,不過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釋雲生,昨晚的坦誠相見,終於讓他如願以償,他盼了很久很久,他要盯著、守著、握著、抓著,永遠不放。
 
總算得閒的釋雲生,坐在桌案旁拿起碗筷正準備開動,卻被炙熱的眼光瞧得有些不自在,不禁轉過頭去。
 
「有什麼事嗎?」他覺得泰逢有些奇怪,但是哪裡奇怪卻說不上來。
 
「沒什麼事。不過我之前新發現了一個天然溫泉,離這兒不遠,以後沐浴就到那裡去吧,省了提水燒柴的麻煩。」依舊癡癡地望著他。
 
這熱切的眼光直瞧得他心裡突然莫名地發寒,他決定還是別去看他,專心吃自己的飯。
 
「等你傷好再去吧。」雖然決定不與他目光交會,但還是留意回應著他的話語。
 
「這點皮肉傷,應該不久就會好了,唉,本想這次回來就要一起去的,沒想到……」回憶著當時找到溫泉的興奮,那裊裊的煙霧,適當的水溫,一旁河川上方傾瀉而下的絹細白瀧,撞入河面飛濺起連珠般的晶瑩水花,一朵朵開得燦爛生光,引得豔陽一照虹彩耀眼,兩側滿是綠樹,葉影扶疏,將此桃源境地藏得甚是隱密,他能覓得純屬偶然。
 
「並不急於一時。」溫泉總不會隔天就消失了的。
 
「我也知道,但……就是越不能去的時候越會時時惦著……」開始敘述著那風光何等明媚,那溫泉何等舒適,唸得本不是很在意的釋雲生也幫他記著了。
 
==================================================================
 
        匆匆已過數日,山中氣候見寒更愈,朝陽露臉的時間漸漸晚了,凝霜濃霧散去也遲了,原是長青者自是翠綠,隨著季節轉換者已是一葉未存,除去一身舊衣,等待春暖萌芽新生。
 
        天冷最宜泡溫泉,是以泰逢傷一好,便一刻也等不得,拉了釋雲生便往溫泉池發進。
 
        那地方離湖畔小屋不遠,加之泰逢等待數日累積的欣喜,促使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不多時便已到達,此景如泰逢所述,確實令人流連往返,難怪他整日念著盼著,恨不得馬上飛奔至此。
 
        「確實是個好地方。」釋雲生蹲在池旁,挽了衣袖輕輕播弄著溫泉,水溫適中。
 
        「是呀,難得這山間有此秘境,真是撿到寶了……哎呀!」正興奮地說著的泰逢,猛然驚呼一聲。
 
        「發生何事了?」釋雲生停下動作,偏頭望向他,滿是疑惑。
 
        「本想在這裡順便吃個中飯、喝點小酒的,沒想到走得太過匆忙,什麼都沒帶到,唉,沒辦法,只得回去拿了,你先泡吧,我去去就回。」留下這幾句話之後,泰逢邁開腳步往原路折回。
 
        奔到中途,又突然想起釋雲生鮮少飲酒,自忖是否應當幫他帶點茶葉過來?但小屋裡現有的茶葉數種,卻不知帶哪種茶較適宜?雖然釋雲生對於茶葉並不太講究,不過全部都帶仍顯得有些麻煩多餘,於是還是決定回去溫泉池一趟問問,反正不過這幾步路罷了,也不礙得多少時間,順便問他乾淨衣物是否有缺。
 
        這回卻不急躁,以正常速度走著,途中泰逢暗自好笑,不知自己到底是在急些什麼?溫泉又不長腳,這般匆匆忙忙搞得自己丟三落四的,不免鬧了個笑話,是以他放慢腳程,好讓自己記得清楚、問得齊全。
 
        悠閒散漫地走在溫泉池後方的樹林中,正要出得林間,池邊景象卻令他看得忘了自己該跨出腳步,霎時雙腳彷彿生了根,直挺挺地種在原地,一步也前進不了,也不想再前進了。
 
        池邊別無他人,只釋雲生一個,這他早已知道的,只是他卻沒見過這樣的釋雲生。
 
        此時的釋雲生聽了他的話,打算先下溫泉去泡泡,他在池邊拆卸髮上飾品,一脫束縛,一襲如雲的雪白長髮輕散開來,隨著微風搖曳飄盪;而後解了衣裳,將外衣折疊整齊放置池邊大石上,只餘單薄的襯衣,雖然此地無人,但他仍是不習慣在荒郊野外坦胸露背,於是順手拿了杓子,側坐池邊舀起一瓢瓢的溫泉便往頭頂澆落,直到全身連同襯衣一併濕盡這才停止,之後拾了香皂伸進襯衣內仔細地搓起泡沫,洗去一身輕塵。
 
        抹盡泡沫,再度舀起溫泉沖了個乾淨,隨後將仍是濕漉漉的長髮用木簪繞了幾個圈,一挑一插將長髮綰到頭頂,這才站起身來,一邊慢慢地伸腳踏入池中,一邊緩緩地將襯衣脫去。
 
        直到釋雲生身子沒入水中,在一旁看傻了眼的泰逢方才回過神來,甫目睹的畫面一直盤據在他腦海中,一幕幕地自動重演一遍,回想得不禁令他紅了臉、心跳加速,他雖與釋雲生生活了一段日子,卻從未見過他沐浴,只因他們沐浴的時間總是錯開,釋雲生似是不愛讓人看見身子,是以他沒機會見著,這回讓他誤打誤撞得窺究竟,不知該說是幸抑或是不幸?
 
        幸的是那幅景象美得如畫,釋雲生不下女子的窈窕身材,雪白潔淨的柔膚在濕透的襯衣下若隱若現,隨意盤上的髮絲順著水線貼附在纖細的頸子上,入水的輕柔身段,在在令泰逢斷難忘懷;不幸的是,他這般偷看的作法,要是被釋雲生知曉了,他還有命麼?即使釋雲生不與他計較,但一頓責罵總是免不了的,不過給他唸唸了事還算是輕罰的,換得這美好的回憶也值得。
 
只是更不幸的是,他現今快要把持不住自己,心底萌生的那股慾望正在不停地驅使他奔向前去,一把將釋雲生擁個滿懷,好好地疼愛一番,但他真這麼做了,下場何等悽慘,他已無法想像,現在的他陷入兩難,是該這樣待在原地看著釋雲生,還是該裝作無事地靠近問他該問的問題?他不知道,他腦中紊亂得很。
 
        就在他拿不定主意,在樹林間煩惱困惑的同時,池中的釋雲生察覺到有些異樣。
 
        「誰?」問出口的同時,釋雲生已伸手拿住衣物,以防有何動靜可以馬上著衣反應。
 
        但是問話已畢,半晌卻無人回答,釋雲生不禁好生奇怪,他明明感覺到樹林有人,那人雖無殺氣敵意,但目光始終注視著自己。
 
        「是泰逢嗎?」除了泰逢,他想不出有第二個人會來此,但是為何泰逢不走近呢?卻要在遠方看著,是何意?
 
        就在他第一個問題出口的同時,泰逢早已逃得不知去向。
 
        到底要跑到何時?泰逢不知道,他只抱持著要儘速離開那個地方的念頭而拼命跑著,他要防止自己鑄下大錯,那個會讓他一輩子後悔的大錯,他毫不多想地盡全力狂奔了一陣,等他回過神來,人已經在湖畔小屋前了。
 
        他定定神,隨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彷彿逃過了一劫似的,好險他尚未讓釋雲生察覺到,不然此事難以善了,更該慶幸的是他什麼也沒做。
 
稍微冷靜下來之後,他進屋去拿該拿的東西,隨即踏出屋外,但是卻裹足不前,他不經意地想到釋雲生沐浴的畫面,溫熱仍在的臉頰又再度泛紅,驚覺自己又再次胡思亂想,於是用力地甩了甩頭,企圖將那些不該有的念頭全數拋開,只是這怎丟得去呢?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
 
他故作無事地漫步踱回溫泉池邊,此時的釋雲生已打點好了自己,衣衫著得整齊,正自梳理著濕潤的長髮。
 
「怎地去得遲了?」小屋離此地不遠,怎麼泰逢卻姍姍來遲?再說他心心念念要泡這溫泉的,又怎會讓自己晚回?
 
釋雲生卻不知他在回到這裡的路上已天人交戰過一番,此時只是裝作鎮定,深怕一個不小心便露了餡。
 
「本想多採點果物的,但是找了好久還是沒尋得多少,正覺得奇怪,才想起在這冬天裡的,哪來的果物?哈!」泰逢胡亂謅了這看似完美卻破綻百出的藉口,想要讓自己故意顯露的愚蠢而模糊了焦點。
 
「是麼……」雖察覺泰逢似是隱瞞著什麼的異感,但仍是沒有戳破,既然他裝糊塗,釋雲生也沒有必要問個明白。
 
眼見釋雲生並無繼續追究,泰逢暗暗嘆了口氣,如獲大赦般地面帶微笑,有些歡喜地沏著茶、溫著酒。
 
卻不知這一幕的衝擊在不久之後,讓他的理智完全崩毀……

                                                                                                                                                     待續  2009.3.12
=============================================================================

天邪:因為字數實在太多,不得已切成上中下三回......Orz
      預告一下,下回(中)會有吃乾抹淨的橋段,敬請期待! =ˇ=  (被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