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曾經有一個夢 (八完) [泰x釋,慎入]

 ======================================================================
 
        秋陽高掛,漸漸西移。
 
        釋雲生席於湖邊蒲團,將七絃琴枕在膝頭上,彈奏著熟悉的音調,而泰逢倚靠竹林坐於地下,手中拿著茶杯悠閒地品茗。
 
        茶過一盞又一盞,琴音一曲續一曲,好不愜意,泰逢似是完全忘卻九轉靈心之事,只願時光從此停留於此,那什麼玄貘識界的,通通扔給武林名人素還真去煩惱便可,何來打擾他清閒日子?
 
        不過,一切只是妄想,他哪能說撒手便撒手、說不管就真的不管?那他要如何向釋雲生交代?
 
        最後一杯清茶入喉,泰逢起身去準備晚膳,釋雲生則留在原地繼續彈奏著,此時的他需要琴聲靜心。
 
        用膳時,釋雲生仍是有些恍惚,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無解的問題如雨後春筍般地不停冒出,讓他還來不及釐清又陷入下一個的問題迴圈,轉也轉不出來,這些問題又為何偏偏和泰逢有關係?而心中的鬱悶依舊持續發疼。
 
        他好想就這麼一股腦兒地全盤說出口,省得心裡煩躁、苦惱非常,只是話到得喉頭又即嚥下,始終問不出來,只因他不願承認這份在乎泰逢的真心,他不習慣這種感情,也不習慣將之表達。
 
        他擔憂的,是說了卻得不到他心中既定的結果,他怕泰逢願意這般把所有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只是因為可憐他,只是他的一時興起。
 
        不可能,他不可能如此。他心裡斷然覺得他絕不可能這麼想,但又不敢完全肯定,思緒越來越紊亂,亂得他沒了胃口,隨即放下碗筷。
 
        「嗯?你吃飽了?」泰逢碗裡白飯還餘三分之一。
 
        「嗯……」他沒多說什麼,只是站起身離開座位,又到外頭去撫琴弄絃。
 
        泰逢雖覺有些異樣,但又不知該從何問起,即便問了他也不一定肯說,於是決定暫且觀察看看,收拾了碗筷餐盤,清點一番糧食數量,打算明日上午下山一趟到鎮上去採買填補。
 
        入秋以後,山中晚間越發寒冷,總要多燒點柴火暖和身子才能入眠,泰逢便在屋外鄰近釋雲生身旁處升起了火推,一面賞著星月、聽著弦音,一面烤火。
 
        天際滿佈星辰,夜幕更加深邃。
 
        「夜深了,快進屋吧,免得又著涼了。」泰逢在屋內點燃燈燭,隨後將火堆弄熄。
 
        釋雲生停手,抬頭遙望了星空,他希望此刻的他,心境如這片夜空一般寧靜無波,只是,事實卻違背他的意志,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隨後進屋躺上了床。
 
        就在燈火熄滅不久,釋雲生察覺泰逢不是往屋內的另外一張床過去,而是輕聲地爬上了自己的床榻。
 
        「有什麼事嗎?」到底想做什麼?釋雲生無法理解他的舉動。
 
        「沒事,只是天氣變冷了,一起睡比較暖和。」泰逢不客氣地抱住了他。
 
        「你……!」這樣連翻身的空間都沒有,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睡吧睡吧,過一會棉被也會暖和起來的。」泰逢拉過被褥蓋在兩人身上,右手輕輕地順著他的髮絲。
 
        確實是很溫暖,釋雲生無法反駁,他心頭煩亂,不想再花力氣去抗爭,索性就任由他抱著自己,這許多的問題,他也不想再去思考了,一切順其自然……
 
        給了一次甜頭,就有接下來無止境的要求,那次以後,泰逢天天任性地要與他同床,一開始雖有些怒意,但又執拗不過,與他拳腳相向又拼不過他,總是給他得逞,只是久而久之,釋雲生卻也漸漸地習慣了。
 
        這樣平靜的日子過了數天,某日,一片樹葉飄然落入泰逢手裡,泰逢不發一語、面色凝重地看了一會。
 
        「是伏龍的訊息,通知玄貘即將要毀素還真之心,我必須趕往識界一趟,你在這裡等我,三天內便回。」泰逢只淺淺地交代了一番,隨即帶上九轉靈心離去。
 
        泰逢離去的那天夜裡,釋雲生坐在桌案邊,捧著熱茶暖和掌心,卻熱不進心裡,總覺得這屋內幾時變得空空蕩蕩,各處充斥著孤獨寂寥的氣息。
 
        熄了油燈,側躺在床鋪上,不擁擠的被窩,旁邊空著的位置,彷彿是自己心中某個重要的部分已被挖了去,但心頭卻平白多了一些落寞情緒。
 
他毫無意識地輕輕撫摸著冰冷的床單,他終於知道了,他缺失的部分已隨泰逢而去,他終於明白了,自己再也離不開泰逢,去留的問題已不再重要,只要是待在他身邊,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明月西降,今夜,好冷……好冷……
 
=======================================================================
 
        釋雲生獨自度過了三日,心裡盼望著泰逢回來的念頭越來越強,他抑制不了,再也無法不去想他。
 
        引頸期盼的三天期限一到,卻仍不見泰逢回轉,釋雲生微微震驚,心裡泛起莫名的擔憂,泰逢從未有過逾期未回的情況,他開始思考著他是否出了何事。
 
        在靜靜地等待中又悄悄地再過一日,夜中,泰逢還是未回,釋雲生心頭浮躁,按耐不住焦急的情緒,他告訴自己必須冷靜,於是便在湖邊彈琴安撫不安的內心,但卻越彈越不順遂,錯誤連篇,連他最熟悉的曲調也被奏得斷斷續續,到得最後,竟斷去了一根琴絃?!
 
        「怎會……?」他心中不安倍增又再添上一筆惶恐,他直覺泰逢定出了什麼事,但是他連泰逢去了哪裡皆不知曉,是要打哪兒去確定他的狀況?
 
        他放下七絃琴,猶豫著到底該不該下山去尋泰逢,但他沒有線索,又不知從何找起,人界對他來說仍是陌生,他手足無措、心急如焚,一時亂了方寸。
 
        就在此時,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飄盪而過,釋雲生一愣,隨後不假思索地急往味道的來源奔去,尚未奔得幾步,卻見渾身浴血的泰逢搖搖晃晃地穿過樹林,腳步一個不穩即撲倒在趕來的他懷中。
 
        「泰逢!」釋雲生震驚地大喊著,他不確定懷中之人到底傷得如何。
 
        「咳咳……總算到了……這山怎麼爬得如此辛苦……以前都不覺得……呃……」泰逢摀著胸口,嘔出了一口朱紅。
 
        「你怎會傷得如此嚴重?我扶你進屋療傷。」釋雲生也同他一般的痛徹心扉,但他無多餘時間與功夫去理會,目前替泰逢療傷要緊。
 
        扶著泰逢在床沿坐定,釋雲生席於他之後,凝聚真氣灌入他背心,一穩他內傷,但就在輸進內力的同時,他已察覺泰逢內傷並不如何嚴重,反倒是外傷更令他擔憂。
 
        他換了個位置,坐在泰逢面前,為他輕解染血衣裳,瞧見他胸膛一條既長又深的刀痕,釋雲生心頭又遭重擊,不禁眼前發黑,拿著濕巾擦拭血痕的手不住地顫抖。
 
        「只是皮肉傷而已,別擔心。不過棘狼那傢伙出手還真狠,根本是不要命的打法,玄貘終究會滅亡的,他還不趁早覺悟地離開,何必再為他賣命?」泰逢試著安撫釋雲生,但釋雲生似是沒聽見他的話語。
 
        他確實沒聽見泰逢說了些什麼,只知道自己胸口鬱悶,心頭發疼,痛得他眼眶噙滿淚水,模糊的視線再也看不清泰逢還有多少傷痕。
 
        「何必呢?何必要為我做到如此?」他已經不在乎泰逢心裡怎麼想,是真心對他也好,是一時興起也罷,現在的他只希望泰逢不要再因他入險境,不要再因他而受重傷。
 
        「你說什麼傻話,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泰逢表情嚴肅地看著眼前低下頭的人兒,他也從這句話得知前些日子的他到底在煩惱些什麼。
 
        「要是因此而丟了性命,這樣值得嗎?」懸掛在眼角的淚滴終於溢出,輕輕地滑過釋雲生臉龐。
 
        泰逢抬手抹掉釋雲生頰上淚水,扶起他下顎讓他平視著自己。「值得,為了這一滴淚,受再多的傷也是值得的。」這滴淚包含了釋雲生對他的感情,泰逢清楚地瞭解了,也完全地收下了,他,終於擁有他了。
 
        「泰逢……」釋雲生閉起雙眼,淚水連珠串地滾落。
 
        泰逢沒再開口,只將唇瓣輕輕地落在他緊抿的唇線上。
 
        釋雲生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再也離不開泰逢了,這命是他給的,終究是要屬於他的……
                                                                        
                                                                                                                                           完 2009.2.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