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曾經有一個夢 (六) [泰x釋,慎入]

=======================================================================
 
        日上三竿,曬得萬物近似惹火,光芒迸射,刺得令人睜不開眼。
 
        泰逢備好米粥湯藥,進屋卻不見釋雲生醒來,雖然理應多休息,但藥皆有時刻,不得逾時,否則效果銳減。
 
        又等了一會,釋雲生仍是沒有清醒的跡象,泰逢不得已只得輕搖他的身子,將他喚醒。釋雲生悠悠睜眼,迷茫地望著泰逢。
 
        「已過中午了,先吃點東西,喝完藥再睡吧。」泰逢將他扶起。
 
        「……」釋雲生沒有應話,他只是想著他到底是何時睡著的?他不是正在聽著泰逢的琴聲麼?
 
        泰逢拿了張墊子置於釋雲生背後讓他靠著,隨即轉身去捧了米粥,坐在床沿,舀起一匙熱粥,慢慢吹涼,送到他面前,但釋雲生既不接過,也不張口,只是緩緩搖頭。「我不餓。」
 
        「不吃點東西怎麼行呢?待會還要吃藥呢!」泰逢拿湯匙的手仍駐留在半空中。
 
        「……不用了……」他沒胃口。
 
        「好吧,但藥還是得喝。」泰逢沒有勉強他,將米粥放到桌案上,換成湯藥捧了給他。
 
        釋雲生這回沒了躊躇猶豫,順手接去就往嘴裡灌,他知道再如何不願意,泰逢總會堅持要他喝下的,還不如自己主動一些,省了兩方麻煩。
 
        「躺下休息吧。」泰逢將藥碗拿回,正要撤掉靠墊讓他躺下,釋雲生卻伸了手阻止他的動作。
 
        「我不睏……」雖然偶有間斷,但他好像也睡了快一天了,現在他神智清醒得很,沒半點兒睡意。
 
        「隨你,只要不要再自行下床就好。」收拾著湯碗,泰逢步出房門。
 
        釋雲生靜靜地靠著軟墊,眼睛直視著前方敞開的櫺窗,莫名其妙地來到人界之後,又發生了些許事,疲憊的身心,讓他無絲毫心情去欣賞著窗外的景致,原來這山間景色竟是如此壯闊瑰麗。
 
        無邊無際的深色湖水,翠綠山崖與清明藍天倒映,湖底頓成另一個世界;梟鷹高聲呼嘯,盤旋在遠方的山頭,隨後乘風飛越而過。
 
        他越看越出神,像被這景象給奪了魂去似的,全然被吸引住。
 
        「這景色不錯吧,我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這樣的一個地方的。」泰逢捧了一壺清茶進屋,似是有些得意地笑著。
 
        「嗯……」釋雲生並不看他,只望著窗外。
 
        泰逢也不多說,在桌旁坐下,自顧自地沏著茶,茶香四溢、滿室芬芳,他為自己注滿了一杯,也為釋雲生倒了一杯。
 
        「拿去吧。」泰逢將茶杯遞了過去。
 
        釋雲生端近嘴邊淺嚐了一口,滑順濃郁、馥香回味,此茶配此景,是何等的閒適?他不曾體會過這種悠然,他頓時覺得人生要是就這般清閒地過,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過個幾天,等你病好些、傷好些,體力恢復得差不多了,我再帶你到附近走走,往山裡頭去,有一處瀑布非常壯觀,你絕對要去看看……」泰逢彷彿敘述著何種新奇事物般地說著他發現的這山間景色,哪裡有什麼,哪裡又有什麼,越說越是興奮,恨不得此刻便帶著釋雲生去欣賞一番。
 
        釋雲生只是喝著茶默默地聽著,靜靜地期待著那幾天很快地就過去了……
 
=======================================================================
 
        在山間湖畔生活了十數天,泰逢帶著釋雲生幾乎踏遍了這山頭所有能及之處,觀星月、賞花豔、聽鳥鳴、遊山水,彷彿那沈重的負擔,從未加在兩人的肩頭上。
 
但賞玩之餘,泰逢仍是不忘計畫之事,於是便等著釋雲生的風寒及內傷痊癒,這才能放心地去打理計畫的事情。
 
        某一日,泰逢感應到這計畫重要的一環,即是另一個九轉靈心的出現,為此,他必須離開數天,教給釋雲生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之後,隨後離去。
 
        沒有泰逢在的這些日子,除了對於太過安靜這點有些不適應之外,釋雲生將自己照顧得很好,在識界他也是一個人的,並不覺得有何特別不習慣之處。
 
        距離泰逢離開已過了五日,這天,釋雲生一如往常,用過晚膳後,席於蒲團上撥弄著七絃琴。
 
        一曲至中段,便察覺林間窸窸窣窣騷動著,釋雲生停手,凝神注視著聲音所在,聲音漸近,半晌,一道人影走出竹林,是泰逢。
 
        「你回來了……」釋雲生鬆了一口氣,放下七絃琴站起身走近泰逢,正欲開口詢問結果,卻察覺泰逢有些異樣。
 
        泰逢搖搖晃晃地靠近他,帶著一身濃烈的酒氣。
 
        「你喝了酒了?」而且還喝了不少,釋雲生微微地皺眉。
 
        泰逢沒有回話,身形一晃即欲向前跌去,釋雲生趕緊上前攙扶住。
 
        「竟然會醉成這樣,連站都站不穩了……」他從未見過泰逢喝醉,疑惑著這回他怎會讓自己醉倒?
 
        但現在無論他如何問,大概也理不出個結果,他只得先扶著泰逢進屋,將他安置在床上,甫幫他蓋上被褥,轉身欲離去,突感左手腕一緊,一個力勁拉住了自己。
 
        釋雲生回頭,見泰逢已坐起身子,右手緊緊地扣住他手腕,迷濛的視線望著他。正當釋雲生不明所以之際,卻聽得泰逢說了一句:「陪我。」
 
        「什……嗚!」話還來不及說全,釋雲生即被泰逢強勁的力道一扯,身子霎時失了重心,紮實地摔上了床榻。
 
        釋雲生毫無防備硬生生地撞擊床板,全身一震,他顧不得身子因餘勁而有些發疼,眼神惡狠狠地直揪著眼前的罪魁禍首。
 
        「你……!」正要掙扎地起身,左手腕忽然一痛,泰逢牢牢地箝住他的脈門,脈門遭制,他頓時沒了力氣,此時,泰逢撲將上去,將他壓在了身下,嘴唇湊近他臉頰脖頸,不停地親吻著。
 
        「泰逢!……放開我!」釋雲生被他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難受地想盡快擺脫他的桎梏,怎奈,越是想掙脫,泰逢右手越是縮得更緊,釋雲生纖細的腕骨幾近被他握斷。
 
        「泰逢!」釋雲生額間滲出冷汗,咬牙忍痛再次呼喚,但泰逢仍是充耳不聞、毫無反應,他用唯一自由的手使上剩餘的全部力氣去推泰逢,只是卻怎樣也推不開,反而被他給抓了正著。
 
        泰逢愈吻愈發激烈,釋雲生則是越急越見慌張,慌得不知所措,慌得一顆心似要繃了出來,慌得腦中一片混亂。
 
        「住手!快點住……唔!」就連最後說話的權力也被泰逢的嘴給剝奪了。
 
        四片柔軟的唇瓣密合,泰逢舌尖不停地在釋雲生口中探索,釋雲生偏頭想逃離,但隨後又被追上。
 
        釋雲生一面做最後的反抗,一面思考著該如何逃開,只是他腦海中老早已不是混亂,而是全盤的空白,他能有些掙扎的動作實賴著他的本能,他束手無策,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任由泰逢胡來。
 
        泰逢似是厭倦了他的唇,放開一隻手,不客氣地扯開了他的衣襟,埋首在他胸膛又是一陣的狂吻,空出的手還不安分地探入衣服深處,撫摸著他腰側的肌膚。
 
        給他這麼一碰觸,釋雲生腦中如斷了一根絃,體內似惹了火,炙熱得令他想拿桶冰水往自己身上潑去。
 
        「別……碰……」釋雲生全身酥麻得不能自己,連掙扎的力氣也失了,只能發出毫無用處的命令。
 
        釋雲生閉上眼簾,他不敢看接下來泰逢想做些什麼,他不敢想像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他只知道他再不停手,他們之間的關係將產生極大的改變,他無力挽回,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靜靜地等著命運的到來。
 
        就在此時,泰逢停下動作,釋雲生感覺身上之人沒了動靜,緩緩睜開雙眼,只見泰逢躺在自己胸膛,臉朝著側邊,看不見表情。
 
        「泰逢……?」釋雲生不知他弄什麼玄機,凝神注視著,但耳邊卻聽見一絲的鼾聲。「嗯……?」他又再注意地傾聽,這鼾聲是來自泰逢,原來……他睡著了……
 
        釋雲生如過險關,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挪挪身子想離開泰逢的牽制,但無論是身體還是四肢仍是壓在了泰逢身下,移不開、動不得,被他緊握的左手脈門依舊扣在他手裡,他無法運功也沒有力氣,他又嘆了一氣,心忖這情況,好像也好不到哪兒去……
 
        他全身不能動彈,什麼事也做不了,只得乖乖地維持現狀,靜等泰逢酒醒,只是他何時會醒,他不知道,但也莫可奈何,除了等,他還能做什麼?
 
        經過這一番折騰,釋雲生放鬆了心情便感到一陣的疲倦,眼皮漸漸地沈重,不知不覺闔上,也逕自睡去。

                                                                                                                                             續  2009.1.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