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曾經有一個夢 (三) [泰x釋,慎入]

=========================================================================

           不知睡了多久,釋雲生微感一抹亮光在眼前不停晃著,他緩緩睜眼,先是見著木材燃燒的火焰,其後是倚著竹林席坐的泰逢,手中提著一壺烈酒,豪爽地就口一飲。
 
他坐直身子,盯著泰逢卻無語,怒意未消,只是他不知該如何開口。
 
「要喝嗎?」泰逢將酒壺遞向他。
 
「我不喝酒。」釋雲生將視線別過。
 
「為何不進屋子裡呢?」泰逢放下酒壺,撿了身旁枯枝扔進火堆中。
 
「為何要進?」在識界他也曾在屋外枕著青石席地而眠,他並不覺有何不妥。
 
「我說過,這裡非是識界,夜晚天冷,在外頭會著涼的。」他怎不把他的話聽進去?
 
「我不需要你的關心。」他打定主意要他知道,他的關心是多餘的,希望這冷淡的態度,可以讓泰逢別再插手他之事了。
 
「唉,為何總是要跟我唱反調。」為何就是不肯乖乖配合?泰逢無奈地搖搖頭。
 
「解開穴道。」他無意繼續爭論。
 
「怎麼又提這事?我的回答一樣是不可能,別白費唇舌了。」他一再地強調,他為何就是不聽?
 
「解開,你沒權力這麼做。」他不死心。
 
「……罷了,要我解開穴道可以,答應我一事。」他答應條件交換,一為如他所願,一為防泰逢自己再次失控對他做出無禮之事。
 
「何事?」他要把握泰逢這次的妥協。
 
「不要去找玄貘。」他別無所求了。
 
「……好。」他應得口是心非。
 
泰逢凝氣於指,對準釋雲生週身要穴凌空揮去,他霎時感受到功體漸漸地恢復,他試著聚集真氣,知曉泰逢所言不差,他確實只剩三成功力。
 
「我依言而做,希望你別忘了承諾。」泰逢這話雖出口,心頭卻明白他定會違背誓言,只是存著些許他會遵守的期待,釋雲生的固執他再清楚不過了。
 
釋雲生沒有答話,他從泰逢微蹙的劍眉與哀傷的眼神清楚知道他早已明瞭,他,做不到。
 
他離不開泰逢的視線,只覺內心彷彿被重重地一擊,這樣的謊言刺傷了泰逢,也弄痛了自己。
 
為何要這樣看我?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釋雲生站起身往屋裡走去,他再也承受不住那種視線,他突然覺得自己對不起泰逢,他知道辜負他的一番好意,對雙方來說沒有半點益處,但是他有必須背負的責任,自己的原則不能依靠他人守護。
 
推開了門走進屋裡,釋雲生靠著關上的門扉,胸中的鬱悶令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事情如他所願,他卻絲毫提不起勁去思考接下來的事,全盤心思都繫著門外之人,泰逢的心意他懂,他明瞭,卻不能接受,他必須狠下心來拒絕,但是他開始有些後悔了。
 
現在的他確實做不了什麼,就這樣隱居於此或回到識界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他就是放不下,他要親眼目睹玄貘的敗亡,他曾為此賭上性命的,如今要是這般輕易說放手便放手,他絕對無法容忍這樣的自己。
 
他為了他的堅持,而傷了一個人。
 
他從未意識到泰逢是如此在乎自己,他也未曾注意過自己心底深處也重視著泰逢,他的眼神牽動著他的思緒,他無法忽視,無法逃避,無法就此轉身而過去做他必須做的事情。
 
「唉……」為何要讓他發現自己的矛盾?為何不能讓他毫無芥蒂地去做?
 
他不想傷他,卻又不停傷他……
 
==================================================================
 
        初昇的朝陽流金灑落,嶄新的氣息籠罩大地,早起的鳥囀清脆響著,一啼一鳴地呼喚萬物。
 
        想了一夜,也煩了一夜的釋雲生,自漸漸明亮的屋子中醒來,他什麼時候躺上了床,什麼時候睡著,他一點也不記得了,他只覺得沈重的腦袋有些發疼。
 
        他掀開仍然不知何時覆在自己身上的薄毯,起身下床,無視依舊持續的暈眩感,走至窗邊望見泰逢正收拾著柴火,不一時整理完畢,他便提著酒壺往外頭走去。
 
        與其釋雲生毫無線索地胡亂找尋玄貘根據地,不如跟著泰逢前往,他心中如此盤算,於是見機不可失,便悄悄地尾隨泰逢。
 
        他小心翼翼與前方泰逢保持距離地跟著,如他設想,翻山越嶺行數里路,穿過陽光畏懼的濃密森林後,奇岩怪石的空隙中赫然現出鬼剎殿。
 
        泰逢頭也不回地便踏入,佇足在樹叢陰影處的釋雲生觀望著,半晌,眼見洞口並無守備,他緩步趨近仔細觀察,發現洞口似是有結界保護住,魯莽闖入恐遭玄貘等人察覺,但他不願只能在此守株待兔,正躊躇間,一道刀氣逕自從入口處飛出!
 
        釋雲生本能反應,急轉半身閃避,但那道刀氣來得毫無預警、又快又急,功力只餘三成的他仍是不及,左肩已被劃了一道口子,他蹬足急縱,翻身躍至後方數丈,尚未站穩卻見洞口矗立一人,眼神銳利直逼釋雲生。
 
        頃刻間,那人身影錯動奔至釋雲生面前,掄刀往他身上招呼,他不敢硬拼只守不攻,卻已是左支右絀,那人出招越發疾速,不一時他已無法閃躲完全,衣袖驟裂被連劃數處,他心思一動,決定運起真氣奮力一擋,以求藉雙方衝突餘勁退離現場。
 
        釋雲生急運全力凝於掌上,對準朝自己揮下的刀刃擊出,衝擊之下,他功力不如那人,雖藉餘力飛離,卻也遭刀氣重傷,口嘔朱紅,灑落林間。
 
        那人欲再追時,卻見一光影風馳雷掣般竄出帶走釋雲生,於是便放棄追擊,轉入鬼剎殿。
 
=======================================================================
 
        救走釋雲生者非泰逢莫屬,泰逢帶著他離開鬼剎殿數里之遙,見無追兵,便將腳步放慢,攙扶著他緩緩走著。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被泰逢扶住、蹣跚走著的釋雲生滿腹疑問,為何他會這麼適時地出現救了他?他不是進了鬼剎殿?
 
        突然他想通了什麼,使盡剩餘的力氣,狠狠地推開了泰逢。
 
        他……是故意的!故意讓他跟著!
 
        不意他有此舉動,泰逢怔了半晌,見他身形不穩獨自前行,又跟了上去欲再協助。
 
        怒極憤極的他,不顧自身沈重傷勢,連連揮開了泰逢的幫助,終至氣力不濟,攀著一旁樹幹不住喘息。
 
        「怎麼了?你傷得不輕,省點力氣,讓我扶你回去吧。」不解的泰逢,仍是伸手去搭上他的肩、牽了他的手。
 
        「別碰我!你早知道我跟在後頭對吧?」釋雲生頭也不回地說著。
 
        泰逢不答,只因他知道,說了,只會讓他更加惱怒,況且答案不消說,他早明瞭的。
 
        釋雲生未聞他應話,猛地轉身面向他,冰冷的眼神直瞪著。
 
        氣氛瞬間凍結,泰逢無語,釋雲生亦無語,只餘眼神交會,隨後輕聞一聲嘆息,打破僵局。
 
「唉……唯有如此,你才會知道,你不需要再插手這個計畫了,我會幫你完成的。」泰逢明白,作了之後,無論結果,釋雲生才能真正死心。
 
        「你……!咳咳!咳……」怒氣攻心,加重了釋雲生的傷勢,令他不停地咳著。
 
        雖然此為泰逢預料的結果,但他仍是心疼不已,平白為他添上新傷,他是百般無奈。
 
        「別再管我了!咳咳……你走……」釋雲生現在不想見到他。
 
        「什麼?」他怎麼能走?
 
        釋雲生不想再浪費力氣跟他爭吵,挪開腳步,跌跌撞撞地朝迷茫的方向走去。
 
        「釋雲生!」泰逢欲再追上,只聽見釋雲生冷冷地說了一句:「別跟來。」雙腳便如釘在了地上,想動,卻移不開。
 
        這不是大聲斥喝的反常態度,讓泰逢心中頓生異樣之感,他決定不再刺激釋雲生,改為默默地跟著。

                                                                                                                 續  2009.1.4

==============================================================================

天邪:好難分段呀,自己怎麼每個橋段寫得長短差這麼多......Orz
      後記就等著全部寫完再來詳細寫一下好了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