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補缺五--永遠

========================================================================================== 
        色彩斑斕的天際,不時閃爍著炫目的光芒,映照在只有塵埃的土地上,卻單調得令人乏味。
 
        這是一個無邊的空間,遼闊得看不見盡頭,但卻不存在著實體,有的只是意識,在這個世界中,意識主宰一切。
 
        只有意識的人們,開始嚮往一種真實的存在。
 
        這裡沒有的,就到別的地方去搶、去佔領,他們厭倦了空無一物的自己的故鄉,人界豐富的物資、繽紛的萬物引誘著他們前去,即使再也回不了識界,回不了自己歸屬之地,他們也心甘情願。
 
        汲汲營營追求實體的慾望,並沒有存在於同屬識界之人的風天釋雲生心中,他總認為識界之人不該侵犯人界,不該跨越那條維持平衡的界線,但識界之主並不認同。
 
        他的信念令他無法撒手不管,他定要阻止侵略人界的計畫。
 
        勢單力薄的他,提著一壺他從來不沾的烈酒,來到幽厲五神之一的泰逢住處,闇塔,欲延攬泰逢為其幫手。
 
        「稀客。」先開口的是闇塔主人泰逢,他席於一塊巨石之上,只淡淡地看了釋雲生一眼,旋即轉而注視著手中把玩的金球,絲毫沒有盡地主之誼的意思。
 
        釋雲生對於他冷淡的態度並不在意,默默地走近他身旁,將手邊的烈酒放置巨石上。
 
        泰逢停下把玩的動作,收起金球,靜靜地盯著那壺烈酒半晌。
 
不消釋雲生開口,那壺酒的意義,他早已了然。
 
        「拿走。」他討厭麻煩。
 
        「此事唯有你能幫忙。」釋雲生不想打退堂鼓。
 
        「我拒絕。」何必淌這渾水?
 
        「阻止玄貘侵略人界勢在必行。」他不認為得到自己不需要的東西,是百益而無一害。
 
        「他要去人界就由他去,你要待在識界就留下,兩者並不衝突。」阻止的代價是一條命。
 
        「萬物皆有其平衡,恣意闖入他人的世界,失了平衡,難保不會對這個空間產生影響。」他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即使是個無人知曉的結果。
 
        「也有可能不會有影響,你又何必這般堅持?」他對結果沒有興趣,他只知答應了釋雲生的要求,他小妹蘇苓百分之百可以預知的反應,定讓他後悔他所做下的決定而從此懊惱不已,一想到這當兒,他又何必自討沒趣。
 
        「你的作法太消極了。」斬斷事情發生的源頭,就無須承擔接踵而來的後果。
 
        「消極又何嘗不可?」他不想再與他辯解,躍下巨石轉身欲離去。
 
        「泰逢!」他不會放棄。
 
        「小妹……知道嗎?」他背對著他停下腳步。
 
        「蘇苓……已成全我的意志。」如果可以,他不想憶起蘇苓泣不成聲勉強答應的表情,那是會動搖他心智的因素。
 
        「她……真傻……」既然蘇苓業已同意,他再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只見他頭也不回地邁開腳步,左手一揚,卻將那壺烈酒牽引著入懷。
 
        釋雲生緩緩地朝著泰逢鞠躬,大事底定,他已做好犧牲的準備,現在只需等待時機的到來……
 
===============================================================================
 
        竹林圍繞的禪天境,風吹拂過的竹葉颯颯,一種不屬於季節的蕭瑟,靜靜地籠罩著凌雲地,裡面之人意興闌珊地撥弄著七絃琴,彈與不彈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
 
        將眼前這一切都放下,他已做好心理準備,但心中那一絲的牽掛,他仍需要一些時間,只是,也許再多的時間也無法摒棄。
 
        他固執著他的決定,他絕不後悔,但對於存著這個不該有的在乎的自己,他微微蹙著眉頭。
 
        心裡掙扎了多少遍,他已算不清了,但無論他如何想壓下那股油然升起的情緒,終是徒勞無功,反而更臻強烈。
 
        他還是彈了琴,希望琴聲可以讓他平靜浮動的心海,只是不知指尖的一捻一挑,彈的竟是那真實的情緒。
 
        自己真的可以放得下嗎?真的可以毫不在乎嗎?他開始沒有把握了,一向自負的他,這時卻出現了不該有的矛盾。
 
        琴聲嘎然而變,這首他奏了千遍萬遍的曲子,卻在此時失了一個音,他停下了手,默默地注視七絃琴苦笑著。
 
        他瞬間瞭解了自己心神不寧的原因,該放下的東西,他,放不下……
 
這樣的自己真是可笑,明明無法忽略,卻要裝作毫不在意,真的……可笑……
 
        也許泰逢所說的是對的,他只是杞人憂天罷了,但是他的個性不容許有絲毫差錯,他不希望有任何可能。
 
        正困擾間,熟悉的腳步聲,帶著沈重的步伐踏入,他不需要回頭,他已知來者是誰,是那個放不下的唯一牽掛,是現在的他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
 
        別再……靠近了……
 
        他心底泛起了莫名的抗拒,但是表情仍是維持一貫的冷漠態度,這是他僅存的防禦方式,防止他的決心動搖。
 
        來人靜靜地走至他身後,靠著他的背坐下。
 
        沈默半晌,他背後響起了低訴般的笛聲,一絲一絲迴盪在整個禪天境,那是他常與她一同合奏的旋律,此時聽來,卻是格外淒涼。
 
        他不由自主地再次撥動琴絃,與笛聲和著,悠揚的樂曲一步步地邁向終章,但還未至結尾,笛聲早已斷斷續續、不成音調。
 
        曲終……人散……這不是她的希望!
 
        琴聲也隨她而止,又再次地陷入一片靜默。
 
        此時,遠方又來了一位訪客,那人提著一壺他所贈的烈酒,信步走入禪天境,隨便找了個竹林邊坐下,開了蓋子,就口飲下乾澀。
 
        「怎麼不彈了?我是聽到聲音才來的,不繼續嗎?」泰逢邊喝著烈酒,邊嘟喃地說道。
 
        語畢,卻只有烈酒在壺中翻騰的聲音湧現,此間再無別的雜音。
 
        先打破寂寥的是笛音,輕快盤旋而上,如鷹竄入天際,忽而又似黃鶯低語,蕩漾人心,但在這旋律的背後,是一股抹不去的哀痛。
 
        他也不再保持沈默,彈動琴絃,隨著笛音到了那去不了的天涯海角。
 
        一曲接過一曲,沒有停歇,奏的是她的期盼,彈的是他的決心。
 
        她的期盼終究要落空,她又再度想起了這個令人絕望的結果,不禁潸然淚下,笛聲也就此中斷了。
 
        這次琴聲並沒有歇下,隨著琴聲,他回想起了從前,那個遙遠的歲月,也是這般盡情地合奏著,沒有迷惘,沒有選擇,沒有傷人的決定,樂音飄散在禪天境,那是一個可謂幸福的過去。
 
他終於不再躊躇猶豫,他的堅持,正是為了守護他在乎的人。
 
        時間依舊流逝,但是這個畫面,卻一直深深地印在只在一旁觀視的泰逢心裡……
 
===============================================================================
 
        計謀已成,泰逢拖曳著只有血痕的劍,踏入只餘蘇苓的禪天境。
 
        一樣的竹林,一樣的七絃琴,一樣的淚人兒,他又憶起了那一幕離別,他知道那一天蘇苓為何來此的原因,她想留住一點什麼,也許是不可能的永遠。
 
        無奈,永遠,真的好遠……好遠。
 
        蘇苓抱著斷了一根絃的七絃琴,低聲嗚咽著,滾落的淚珠告訴她,琴絃斷,情……未斷。
 
        眼見這般傷痛欲絕,泰逢真的後悔了,那苦澀的酒,他不該喝的,他不該成全一個人,卻讓另一個人的美夢破碎。
 
「大哥……你說……他會不會再回來?」這個問題問得忒也傻了,但她並不是真的希望得到答案,她早已知道的。

        泰逢收起劍,慢慢靠近蘇苓,抬手輕輕撫上她不停顫抖的臂膀。
 
「會,他不是答應妳了?他會回來的。」這樣的謊言還有意義嗎?泰逢不知道,但他只能這樣說了。
 
「真的……嗎?」她希望活在謊言中,不斷編織著屬於自己的夢,那是一個曾經以為可以實現的夢。
 
「真的……大哥陪妳,陪妳一起等……」他從來不知道心痛的感覺竟是如此地刺骨,他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在在地令他感到無比地悲慟。
 
「嗯……」她的淚珠不聽使喚地滑落,浸濕了衣襟。

        泰逢順著她頂上的柔絲,緩緩地將她擁入自己懷裡。
 
「哭吧,盡情地哭吧,大哥也會陪妳一起哭的。」只是他卻怎樣也無法落淚,他知道他必須堅強,讓蘇苓有個依靠。

        話一落,懷中之人卻輕聲一笑。
 
「大哥哭起來一定很難看!」
 
「那我還是不要哭好了。」反正他也哭不出來。
 
「嗯……大哥不用哭,只要陪我……就好……」蘇苓緊緊地依偎著泰逢,放肆自己的感情。

        不用她提說,他自會守著她,他唯一的小妹。

        他會待在她身邊,直到她的傷痛過去,無論要經歷多少歲月,他無怨無尤……

                                                                                                                     完  2008.9.23
==============================================================================

天邪:......(翻滾中,請稍候)
      這是延宕了一個月的東西,原本打算在我生日,
      也就是22號PO上ptt的,結果為了底下那張圖,
      我錯過了那天了......Orz
      本來打算拿這個當自己的生日禮物,結果自己跳票="=
      超過了一個多小時了......囧>

      補缺系列到此告一個段落了,感謝看文的各位,
      這一個系列,每篇並沒有相關性,
           (每篇都有看的人應該有發覺XD)
      只是我為了短篇的文給了一個歸納的標題而已,
      結果......該說是命嗎?
      只要灌上補缺,就是悲劇......= =||
      怎麼會這樣......Orz,
      難道我是那種被悲觀鬼魂碰到悲觀鬼魂會悲觀的人嗎??
      因此,補缺系列就這樣結束了......=//////=  (被巴)
      下次想來點改變,不想再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寫了,
      希望可以寫阿梅那種的,這是宏願哪!! (握拳)
      
           
          ↑這張就是那個害我趕不上時間的圖......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