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補缺四--不捨 (番外-狼叔的褓母日記)

===============================================================================

        一如往昔,異度魔界惡火爐鏗鏘不息的鍛冶聲,宣告著一把絕代的神兵即將現世,為臻完美之極,補劍缺揮灑汗水絲毫不敢鬆懈。

        落下最後一鑄,完成的瞬間,令補劍缺大鬆一口氣,拿起滿意之作反覆觀視,臉上盡是得意的笑容。

      
「哈哈,終於完成了!」補劍缺將新鑄的神兵放置案上,坐於桌旁拭去辛苦的汗滴。

       
此時,來了一位把他這惡火爐當避難所的人。

       
「狼叔,聽見你得意的笑聲,想必是我委託你鑄的兵器已經完成了?」銀鍠朱武提著一壺烈酒,闊步走入。

       
「你交代的事情,我哪一次沒有準時完成?喏,就在這裡!」補劍缺拿起桌上兵器遞了給他。

       
「鋒利非常,光彩奪目,狼叔果然厲害,不知黥武用不用得順手 ?」銀鍠朱武接過兵器仔細注目,讚嘆數聲。

       
「喂!這是你叫我打的耶,怎樣?你現在才在想那孩子適不適合,這樣會不會太遲了呀?東西都給你生出來了,我不管,你死也要教到他順手為止。」補劍缺沒好氣地唸著。

       
「哈哈,狼叔你別擔心,你打的兵器,哪有人用不順手呢?」銀鍠朱武笑著捧他。

       
「最好如你所說。不過那孩子還只是個嬰兒,你怎麼就決定了他要用這種武器?」這種事情應該是由當事人決定比較妥當。

       
銀鍠朱武沈默不語,閉起雙眼似是想著什麼,半晌才緩緩地道:「因為重日……就是用槍的……」兒子跟隨父親,也無不妥。

       
「唉,命運真是殘酷。」他也心疼銀鍠重日的決定。

      
「不提這個了。狼叔,你真的不想……」不想接褓母的工作?

       
銀鍠朱武話還在嘴邊,就被補劍缺毅然決然地堵了回去。「不想!不想!你一定想說把那孩子推給我照顧對吧?我討厭哭哭啼啼的小孩,你和重日自己照顧就好,不要來找我!」補劍缺一把將兵器給搶了回來,細細地擦亮。

       
「但是狼叔你帶孩子很適合啊,黥武一見到你就不哭了呢!」銀鍠朱武滿臉堆笑。

       
「別來這套!不想就是不想,以前逼不得已照顧你們兩個,照顧到都厭煩了,現在沒我的事,我做啥還要沒事找事做?」鑄造兵器還是比較合他個性。

       
「狼叔……」銀鍠朱武待再進言,仍是給補劍缺打了個岔。

       
「沒得商量!這槍拿去!名字你自己取。快回去照顧孩子,別在我這裡悠閒。」補劍缺不客氣地趕人。

       
「好吧,那我離開了,這壺酒是孝敬狼叔的,請收下吧。」將酒置於桌上,銀鍠朱武收了兵器轉身離去。

       
補劍缺開了酒蓋,聞著濃烈的馥郁香氣,就口一飲而下。

       
「好酒!」又喝了一口。

       
「唉,時間過得真快,當年的兩個小鬼,現在也作了人家老爸了……」不知是否為酒的緣故,補劍缺難得地想起了過去。

       
那是一個很遙遠的記憶,久得令他記不起細節,當時怎會讓那兩個麻煩給纏住?緣由他忘得很徹底,興許是他們娘親一人照顧不來,他們爹親忙於公事,族裡只他關係最為親密,因此,捨他其誰?

       
那時銀鍠朱武只有一歲半,銀鍠重日剛足月,他接手的第一天,兩個孩子都安詳地睡在自己床上,看著他們,有說不出的可愛,他用手戳戳他們的小臉,捏捏他們的小手,坐在床邊望著他們,他以為帶孩子不會很難,但是等他們醒了,他的惡夢才剛開始。

        一個成天不是睡就是哭,一個整日只會鬧只會亂,搞得他心情特別的煩躁,他多想反悔這個答應,撒手不管,但見他們娘親不只要照顧他們,還要處理族內之事,忙得不可開交,他又心軟地留下。

        兵荒馬亂中,兩個月過去,一個下午,哄得銀鍠重日睡了,銀鍠朱武在一旁靜靜地玩著球,他累得坐在窗邊打起盹來。

        似睡似醒中,他聽得一聲響,猶像什麼東西翻倒,他睜開雙眼,只見銀鍠朱武一腳爬上桌子,一腳懸在半空,桌邊椅子側倒著,應是給他踢的。

        「這孩子又在頑皮了。」他沒意識到銀鍠朱武這動作的危險性,心下還唸著他調皮。

        此時,銀鍠朱武一個不穩,搖晃數下,連帶著桌子也一塊傾倒!

        他來不及大喊,立即閃身衝了過去接住銀鍠朱武,但桌子卻沒這麼幸運,碰地一聲摔倒,銀鍠朱武驚得這麼一下,嚎啕大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別哭了,有沒有受傷啊?」他也嚇得傻了,銀鍠朱武只有一歲八月大,怎會回答他?

        這一騷動,鬧得原本在床上好好睡著的銀鍠重日也低聲嗚咽著。

        「是怎樣?你們說好的嗎?好了好了,算我求你,你別再哭了!」他柔聲安撫,但銀鍠朱武仍是不住地啜泣,他沒法子,只得擁著他,拍拍他的背、摸摸他的頭,不經意地讓他的長髯拂過銀鍠朱武的臉頰。

        銀鍠朱武感覺到有東西碰臉,頓時好奇地停下哭泣,順手抓了抓他的鬍鬚。

        「疼、疼、疼!別亂扯!」他抓住了銀鍠朱武的小手,但一手被制,他還是用另外一隻手不停地亂拉。

        「你這小鬼!」他將銀鍠朱武兩手都給抓住了,此時四目正好相交,他見著銀鍠朱武晶瑩的雙瞳注視著自己,好像在看什麼有趣的事物。

        「狼叔!」銀鍠朱武破涕為笑地叫著。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開口了,他開口喊了他!

        「你剛剛叫我什麼?」他興奮地微微顫抖。

        「狼叔!狼叔!」銀鍠朱武童言童語地嘻笑著。

        「你這孩子……」他下意識地鬆了手,任由銀鍠朱武又跑去追球玩了,看著他玩耍的身影,他感動萬分,銀鍠朱武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叫著他。

        但他的感動沒有多久,床上那個連自行翻身都不會的銀鍠重日,響亮的哭聲,吵得他又垮下臉。

        「來了來了!乖乖睡喔,沒有人會吵你的,快睡吧!」他起身去了床邊,輕輕地拍著他的身軀。

        銀鍠重日亂動的小手,一把抓住他的手指緊緊握著不放,一會,應是這樣讓他有了安全感,隨後他停止哭鬧靜靜地睡去。

        「唉……真是兩個小麻煩……」他看看銀鍠重日,又看看銀鍠朱武,照顧他們雖然累了點,但他仍被純真的兩個孩子給深深吸引,再苦,也甘願了。

        帶點酸澀又幸福滿溢的回憶在此中斷,原因是另一個同樣麻煩的孩子的哭聲,又傳到了惡火爐。

        補劍缺將酒蓋覆上,站起身來舒展筋骨,緩步移向哭聲來源,銀鍠黥武的房間。

        他使勁地推開門,大喊著:「真是的,兩個人照顧不了一個孩子,換我來!」他搶步抱了銀鍠黥武入懷。

        被晾在一旁的銀鍠朱武與銀鍠重日面面相覷,都不禁笑了出來,補劍缺才剛說不想照顧,這會兒又自己跑來搶著做。

        「別只顧著笑,多學點,不要老是要我來!」補劍缺唸歸唸,手邊仍沒停下地拍拍銀鍠黥武的背,逗弄著他。

        「知道了。」銀鍠朱武與銀鍠重日同聲應著。

        又是一個忙碌的下午。

         
忙碌中,補劍缺憶起了自己無緣的孩子。

        他大概一輩子也見不著那孩子,但也不希望見著,半人半鬼的身世,會令那孩子無地自容,讓他永遠不知道魔界是他的故鄉也好,只要過著他自己的生活便已足夠,能不能見上一面,他不敢期盼,會不會叫他一聲父親,他更不敢奢求,他平安無事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也許,補劍缺又跑來照顧銀鍠黥武,只是想藉由他重溫那段回憶,找尋一絲當父親的喜悅,彌補一些遺憾……
             
                                                                                                                                                          完  2008.7.17
==============================================================================
天邪:這篇是"不捨"的番外傻爸爸版的番外,
      所以是番外的番外......(繞口令??)
      沒想到可以寫到扯這麼遠的地方! @ @a
      真新奇~XDDD
                     
      不過......好像......不太像日記......囧>
      還請a大多多包涵呀! ^^|||
                                                                          
      我本來沒想寫這麼多的,開頭寫著寫著,就一頁去了,
      都還沒有進入正題咧! Orz 還在什麼銀邪的由來.......
      這到底跟褓母日記有啥干係啊? =口=
      但刪掉又沒了開頭,再說,每字每句都像我自己的孩子,我也捨不得刪,
      所以就任由它這麼多字了......=  =+
                                                      
ps:我已經寫到銀鍠朱武、銀鍠重日、銀鍠黥武傻傻搞不清楚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