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阿梅的小小心願

===============================================================================

      
        三月春,仙靈地界琉苑滿佈芳香,嬌豔欲滴的花兒燦爛綻放,彩蝶翩翩飛舞。

       
初接大神官職位已過一月的她,今日,是與阿鼻地獄島二島主問天譴的首次會面,這事兒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往後的工作會常與二島主接觸,她打定主意要給他好印象,昨晚還不停地反覆練習,希望可以表現得宜,搞得跟相親似的。

        但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夜挑燈努力的結果,竟讓一個意外的失足給完全抹滅!
 

       
更想不到,哪兒不好跌,竟跌在問天譴的懷裡!這叫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如地上有個窟窿,她定會跳進去把自己給埋起來!

         
她慌張地將問天譴推開,逃離他半尺。
 

        「我……我怎會如此失態?」


        震驚的突發情況,使得她已經無法思考,腦中一片空白,嚴重程度大概是問她太陽打哪邊出來,她會回答西邊那樣糟糕,情況一直持續,直到問天譴開口:「妳沒事吧?」她這才回了神。

        她直說了不知道幾次的「沒事」,還不停地往後退,她好想就這樣逃離現場,但她不能這麼做。

        「妳就是新任的大神官,梅神官白璇璣嗎?」聽見自己名字,她才驚覺自己不能再這樣失禮下去了,於是佯裝鎮定地回話。

兩人單純地論述著罪犯贖罪之刑一事,問天譴對於剛才之事似乎毫不在意, 對此她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再去想著這件事,就當作是沒有發生過,但它已經發生,怎有可能自她心中抹去。

一番談話過後,問天譴回轉地獄島,留下了思緒仍處於混亂狀態的她,在這琉苑裡不停地告誡著自己:「這失禮的行為,絕不能再次發生……」

===============================================================================

       

        四月,她與他已共事數回,見他對於她的態度,並沒有顯示出初次見面的尷尬場面,曾在他心中留下什麼難堪的陰影,她這才放寬心,全心投入工作上。

       
五月,兩人為了整理地獄鬼簿,這龐大的工作,迫使問天譴必須停留仙靈地界數日。

       
夜中,滿天星斗圍繞明月高掛,宜人的晚風吹拂,是個賞星月的好時機,但案上黃燈卻閃爍耀眼,桌邊之人毫不歇息地做著他應做的工作。

       
第一次長時間的工作,白璇璣的專注力已被消磨地降至谷底,望著對面問天譴埋首書堆的努力模樣,她真是萬般佩服。

       
不知不覺,她直盯著他失神發呆。

       
「梅神官,對於這個罪犯,妳有什麼看法?」問天譴抬頭瞧見她雖看著自己,卻對他的話無絲毫反應。

       
「梅神官?梅神官?」他又多喚了幾次。

       
「嗯……?啊!對不住,我失神了!」她趕緊拿起手邊凌亂的書冊謄寫。

       
「妳累了吧,連書都拿反了,今天妳就休息一下吧,還沒完成的部分就交給我。」問天譴接過她手中的書冊。

       
「啊!抱歉,給你添麻煩了!二島主也忙了一日,不妨暫時休息一下,再一起開始吧,我去幫你倒杯茶。」語畢,也不等問天譴回話,自顧自地出房門沏茶去。

       
不一會,白璇璣托著茶盤欲進房,卻被門檻絆住,滾燙的茶壺瞬間離了盤子,往問天譴身上招呼。

       
「啊啊!」

       
問天譴一個閃身,救到了無辜的茶壺、茶杯和茶盤,也扶住了險些親近地板的她。

       
怎……怎又是這樣?她為什麼總是在問天譴面前出糗,連一個小小毫不起眼的門檻也開她這種玩笑。

       
「對……對不住!」她退出房門,站在走廊上頻頻向他鞠躬道歉。

       
「沒關係,妳沒事就好,一起喝茶吧。」他走到廊下階梯席坐,將茶盤放於廊上,注滿茶香,示意她也一併坐下,暫時拋開工作,一同賞月品茗。

       
「是。」她雖羞怯,卻也不好推辭,與他隔著茶盤並坐,拿起茶杯飲了一口。

       
「但願世間如這夜晚般寧靜……」身為正義的執行者,他有著無限的感慨。

       
她靜靜地聽著他所說所言,默默地喝著茶。

       
月即將西墜,一壺茶盡,問天譴起身。

       
「該工作了,妳如果累了,今天就暫歇,我來接手。」欲進房繼續未完的工作。

       
「不,請讓白璇璣也一同幫忙吧,兩個人快多了。」她搶先進屋坐定。

       
「……也是。」他隨後進屋。

       
有人陪伴,工作再多也不覺疲倦。

       
月沒星隱,一夜逝去……

================================================================================

       
清晨薄霧籠罩大地,微微透露著一絲流金,清脆響亮的鳥囀,揭開一日開始的序幕。

       
桌上黃燈何時熄滅她不知道,外頭天色何時光明她不在意,現在的她,只願自己是那早起的鳥兒,而非徹夜未寐。

       
努力撐著,只為替不曾停歇的他分擔工作,她必須堅持下去。

       
一筆、一畫、一點、一挑,她已經不清楚自己沈重的手,到底寫下了多少睡意,以致那書冊上頭密密麻麻寫滿了字,卻是難以分辨。

       
這一幕幕都看在他眼裡,他不知已經勸她先行休息幾次了,但她全以堅定的語氣拒絕。

       
為了她好,也為了不要再增加重寫的次數,他決定今天就暫且將工作放著,明日再繼續便是。

       
他起身走到她身旁,她卻渾然不知,看來她神遊的地方遠到來不及回來反應了,他將她手中的筆拿下,她這才清醒。

       
「嗯?二島主……?」她不解其意地望著他。

       
「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明天再開始。」他將桌上的書整理至書櫃上。

       
「但是……」她不願因為她而拖長工作的時間。

       
「這工作本不是一時片刻可以完成,且非急事,多個一二日也無妨。」全收拾完畢,便走出房門。

       
「二島主……」他既已如此說,再觀自己現在的狀況,繼續下去確實不妥,她也瞭解他將鬼簿全部放回原位的用意,於是她心安地回自己寢室去。

       
躺上她期盼已久的鬆軟床榻,不一會便進入夢鄉,但卻也很快就清醒,在大白天睡覺她可是頭一遭,她告訴自己一定得休息,明天才能夠好好工作,怎奈,翻來覆去,周公就是不肯招她下棋。

       
柳眉微蹙,難得可以休息的空閒,她卻只能望著窗外刺眼豔陽發楞?

       
「唉……」繼續躺著浪費時間,她決定起身做點事。

       
「不知二島主現在正做些什麼……?」

       
咦?為何會浮現他的影像?為何會想到他?他在做什麼,她並沒有知道的必要,為何還是會想明白?

       
「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呀……他現在一定在休息呀……」她搖搖頭,企圖驅散心中莫名升起的一股暖意,那股暖意正醞釀著一個未知的情感。

       
她又走回書房,將鬼簿拿下,提筆繼續完成工作,想趁問天譴未回之時,多少有點進展。

       
寫得累了,便伏桌而歇,卻不知這一閤眼,天色已暗。

       
一絲亮光在她面前飄忽,她緩緩睜眼,先是見著油燈,隨後望見問天譴坐於對面,正看著自己。

       
她猛然坐正,抖掉了肩上薄毯。

       
「這是二島主幫白璇璣披上的嗎?」撿起落地的薄毯。

       
「雖是五月,仙靈地界位高,入夜後仍恐著涼,為何不在寢室好好休息呢?」問天譴語氣微帶怒意。

       
「抱歉……」擅自辜負他的好意,她歉疚非常。

       
「精神不濟,勉強工作,只會增加工作的負擔。」他更不願見到她因此而累壞。

       
「對不起……」她明白,但她只是單純地想減少他的工作量。

       
「唉……妳回房去吧,工作交給我。」他將桌上書籍都挪至自己面前。

       
「可是……」她怎能放他自己一個人工作?

       
「去吧。」他願一肩扛下。

       
「是……」她無法反駁,只得乖乖地回房。

       
回到寢室的她,失落地坐在床沿,原本想減少他的負擔,卻反而增加,她為她的決定感到懊悔。

       
「我真是個笨蛋。」她重重地往後一倒,抓起被縟將臉埋入。

       
她明明很清楚,問天譴是那種什麼都寧願自己來,也不願別人多分擔一點的人,她怎麼還會做下這種決定?這簡直是挖坑給他跳!

       
「笨蛋!笨蛋!笨蛋!」她又多唸了自己一次。

       
她慢慢地拉開棉被,她想回書房去勸他放下工作,但又怕再次被他趕回,被他趕回還不打緊,要是惹他生氣,她可能會更加怨恨自己,在這掙扎的心境下,渡過煎熬的一夜。

       
天微亮,她終於按耐不住,都過一天了,他已經沒有理由可以趕自己走,她輕聲地走到書房,見到油燈透格窗的光亮,她心頭一驚。

       
「難道……二島主工作徹夜?」她眉頭緊蹙,更覺得那個決定真是錯得離譜。

       
在敞開的房門邊,她慢慢地探頭,只見問天譴肘倚案上,托額閉眼。

       
她心裡鬆了一口氣,好險問天譴不是仍在工作,不然她可不知道拿什麼面對他才好。

       
只是,昨兒個還說會著涼,怎地就任由自己在這裡睡?別人的身體很重要,自己的就沒關係?

       
她悄悄地走進書房,拿起昨天他為她披上的薄毯,欲覆在他身上。

       
「嗯……」問天譴感覺有人,便睜開雙眼。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

       
「沒關係……」問天譴又繼續翻著書冊。

       
「二島主……你看起來頗累,稍微休息一下吧,白璇璣幫你準備早點。」她將薄毯擱在窗下座椅上。

       
「不,不用了。」他想盡快補起他不小心打盹而減緩的進度。

       
「不行!」她未經大腦,幾乎像是用吼的,本能地反駁他的話。

       
問天譴聞話,翻頁的手頓時停住,視線從書冊上移向她。

  

        「二島主,就休息一下吧,多少進點東西,才有力氣工作呀,就當作是陪白璇璣吧……」羞煞人也,她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算了,為了他好,她決定豁出去一次!

       
「……好吧。」她都這般要求了,他怎好推辭,也只能答應了。

       
「那白璇璣這就去準備。」她飛快地奔出房門,逃離那尷尬的氛圍。

       
一刻過去,白璇璣端上兩碗清粥,幾碟醬菜,這次,她很注意上次開她玩笑的門檻位置,安然地護送早點進房。

        「二島主,先請用吧,白璇璣這就去泡壺茶來。」她將碗筷盤子擺好,便又出門去泡茶。

不一會回來,卻見問天譴仍未動筷。

        「這粥不合你胃口?」慌亂中,她沒想到要問他喜好。

        「等妳……」
        
        白璇璣頰上一紅,為防他瞧見,她趕緊捧起碗筷。「那就一起開動吧。」
 

        雖然共事已逾二月,這回卻是首次一同進餐,她心中充滿難以言喻的感覺……

===============================================================================

       
六月,烈焰高照,大地充斥著過動的活躍,但地獄島上仍是陰暗無光,頗具寒意。

       
白璇璣為查看地獄島上的鬼簿,而來到地獄島,踏上地獄島,便察覺與仙靈地界不同的感受,那是一個填塞著負面情緒的地方。

       
接待她的,是地獄島三島主四非凡人。

       
「敢問三島主,二島主何處?」她欲順帶將一事定讞。

       
「妳說二哥呀,他去辦大哥交代的事情了,妳有事找他?」

      
「是……」她的心裡突現一點失望。

       
「那我派人傳訊給他吧!」四非凡人正要去換人傳訊,卻被她叫住了。

       
「不,不用了,這事不急,白璇璣願等他回來。」

       
「這樣好嗎?會不會浪費妳的時間?」這趟任務,問天譴歸期未定。

       
「沒關係,白璇璣還需待在地獄島數日,如這些天二島主仍未回,煩請再為白璇璣傳話與他。」地獄島大島主的交代重要。

       
「既然妳都這樣說了,我也不方便說什麼,就照妳說的辦吧,到時我一定會幫妳傳達的。」

       
「非常感謝。」她鞠躬道謝。

       
「別客氣!」

        隨後四非凡人帶領著白璇璣到藏書閣。

===============================================================================

        停留地獄島上三日,是夜,白璇璣見圓盤懸於中,索性離了房間到外頭走走。

        信步走來,卻忘了記下回頭的路,正當著急時,發現不遠的廂房有亮光。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還是去問問吧。」

        靠近窗邊,由窗間細縫往內看去,卻是問天譴坐於屋中認真地看著書。
 

        「咦?二島主已經回來了?這是他的房間?」正疑惑間,突然有人從後喚她。

        「梅神官?」喊她的是四非凡人。

        白璇璣一驚,猛然回頭,見是四非凡人,頓時鬆了一口氣,有人可以帶她回房了,就不需勞駕問天譴。

        「嗯?何人?是三弟嗎?」屋內的問天譴確實聽見聲響,但卻不見有人答應。

        原來白璇璣聽見問天譴問話,不知為何,急忙地拉著四非凡人往反方向跑去。

        「等等!梅神官,妳不是有事要找二哥,怎麼跑開了?二哥剛剛才回來,說不定等一下又要離開了,下次回來又不知是何時了……停!停一下啦!」四非凡人不明所以地被她牽著走。

        聽見四非凡人的話語,白璇璣這才停下來。
 

        「抱歉!情急之下……對不起!」她為何要逃?還連帶四非凡人一起?

        「我說妳呀,什麼情急之下?不把握機會,二哥說不定一會就走,他總是這樣,回來如果沒有告知一聲,八成任務還沒完成,只是回來查個資料而已,所以要找他,只能趁他還沒找到他要的資料的時候呀,妳這樣一跑開,機會就沒了!」怪了,她逃什麼呀?

        「因為……二島主很認真的樣子,白璇璣不願打擾……所以……」她總是把自己的事看得很輕。

        「怕什麼?就給他衝進去也無妨呀!」四非凡人總是這麼做。

        「但是……」她不能這麼做。

        「不然妳告訴我是什麼事好了,我幫妳告訴他!」四非凡人搞不懂為何她顧忌這麼多?他願為她出面,要打擾也是他打擾。

        「不……不用了……真的!這事先不談,請問三島主,二島主是否有按時用餐?」在仙靈地界時,若不是她三餐邀問天譴共桌,他都以工作為重,連杯茶也不喝。
 

        「怎麼可能,二哥那個工作狂,大概任務結束之後才會覺得餓吧!」有時連他也看不下去,因此只要問天譴在島上,他就會如白璇璣在仙靈地界的作法相同,拉他一同用餐。

        「既然如此,那可否勞駕三島主留二島主到早上呢?」

        「妳……要做什麼?」要他留他到早上是沒問題。

        「可不可以暫時不要問呢?啊!還有,可不可以借地獄島的爐灶一用?」

        「難道妳想……喔喔!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留下他的!交給我吧!我請人帶妳去廚房。」二哥真是幸福。

        「謝謝你!」

       
隔天早晨,四非凡人死拖活拖地將問天譴留住,只為交一個上頭屬名「二島主」的漆紅色盒子及一封信給他。

       
「三弟,這是……」弄什麼玄虛?

        「別問別問!帶著去出任務,中午的時候再打開吧!」四非凡人趕他出地獄島。

       
「嗯……?」拼命留了他一晚,現在又急著送他出去,到底為何?

       
問天譴雖然疑惑,但卻也乖乖地照做了。

       
金烏至正中,他於一棵樹下陰影處,打開了盒子,是滿馥香氣的飯菜,打開那封信,是秀氣、熟悉的字跡。

       
內容寫著勸他工作重要,但也要好好照顧自己,雖然只有寥寥幾句,他仍能感受到筆跡主人的心意。

       
他的嘴角難得地顯現出一抹笑靨,他拿起箸,品嚐著他熟悉的味道。

                                                                                                                                        完 or 待續  2008.6.2
===============================================================================

天邪:為了那張阿梅的圖而寫的,不過會不會還有後續,
      就請各位看官給小女子一點意見囉~~XD

      PS:還好不會太肥皂劇......=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