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補缺二--留心 (歡樂版)

===========================犬若丸白狐刀法不完全的原因=========================

        
        犬若丸在櫻花樹下默默地練著白狐刀法,伯藏主則為其側彈琴自娛。

        
        舞刀之聲霎然而止。

        「怎麼了?」伯藏主停下。

       
「我覺得這裡練起來不順手。」犬若丸比畫了他覺得異樣之處。
 

        「就……這樣、這樣、這樣……你看懂了嗎?」伯藏主隨意地演示。
 

        「你到底是不是有心要教我啊?這樣誰看得懂啊!要不是你硬要教,我才不想學咧!」犬若丸覺得他根本是在耍他。

       
「就……真的是這樣、這樣、這樣啊!」伯藏主又再演示了一次。
 

        「根本就看不懂啊!你這個蠢蛋!」犬若丸掩面淚奔而去。 

        「……囧」

  

 

 

 

=============================伯藏主出發往中原之時==============================

       
「兄長,此去要記得隨時回信告知情況喔。」
 

        「嗯……再說啦……」伯藏主覺得寫信很麻煩,而且這是他投奔自由的開始,他怎會有心思寫什麼信呢?

       
「兄長……要記得喔,這樣我們才知道你安不安全,需不需要幫忙啊。」
        
        「嗯……再說啦……父王和白狐國就全權交給你了。再見!」

        「兄長!!你怎麼可以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我!?你這個壞蛋!」犬若丸掩面淚奔而去。

       
「……囧,為什麼這樣就是壞蛋?我有說錯什麼嗎?」

 
 

 

 

 

========================犬若丸不知道伯藏主是生是死的真正原因====================

        「你以為……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感激你、原諒你嗎?兄長!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思!你這個笨蛋!」犬若丸掩面淚奔而去。
 

        「……」伯藏主坐起。
 

        「好友,你想些什麼?」墨塵音緩緩走入。
 

        「我在想他第四次要罵什麼?」
 

        「……事不過三,好友,適可而止,不然我就等著看他直接讓你完蛋……唉……你任性的程度無人可及啊。」墨塵音邁步離開,深感身為伯藏主的胞弟的無奈。

       
「好友!等我!」伯藏主追去。






=============================================================================



以下是趴兔=  =+


=======================犬若丸拿九火虹劍伯藏主拿白狐刀的原因======================

        綠松坑之戰前夕,兩人為了誰拿哪把刀而爭執。
 

        「九火虹劍是你的,你拿比較順手,白狐刀本來是我的,所以我拿比較適合。」伯藏主堅持要這樣分配,其實是覺得他和紅色的九火虹劍一起,看起來奇怪莫名。
 

        「我的刀法不純熟,要是失了白狐刀的助益,我怕會成為戰敗的關鍵,還是讓我拿白狐刀吧,兄長。」犬若丸堅信他的白狐刀法練得如此不完全,都是伯藏主的錯,所以他認為伯藏主必須讓出白狐刀來彌補。
 

        「不管!我是兄長,說什麼也要讓我拿白狐刀!」伯藏主態度強硬,不等犬若丸同意,就把白狐刀拿走。
 

        「你竟然拿輩份來壓我!?你這個可惡的傢伙!!」犬若丸掩面淚奔而去。
 

        「……囧……刀……你還沒有拿走啊……」

 

 

 

 

 

 

==============================宿怨之戰最後一擊的秘辛============================
 

        伯藏主使了一個眼色,指引犬若丸將綠磁塘擊出。
 

        「為什麼是我?明明你拿的才是白狐刀,應該是你要做吧?」犬若丸不懂為何是他主攻?而伯藏主卻是等著他成功將綠磁塘刺出,再給獠娜致命的一擊。
 

        「如果是我擊出,我還必須馬上繞到後面接住綠磁塘,然後再送進去,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其實是他覺得這樣太忙了,不符合他從容不迫的個性。
 

        「兄長!你擺明了就是要拿我去擋!?你這個瞇瞇眼!」犬若丸掩面淚奔而去。
 

        「……囧,為什麼要提瞇瞇眼……」
 

        「你們到底還要不要打啊?」獠娜在一旁已經看得不耐煩,她希望早點下戲休息。
 

        「不好意思,我任性的弟弟給你們添麻煩了。」伯藏主追去。
 

        「……快點讓我下班啦……」獠娜只能對著空氣訴苦。
 

        一旁的高山上,佇立著觀戰的墨塵音。
 

        「到底是誰任性啊……好友,夠了吧,再這樣下去,我怕我會忍不住替他動手……唉……可憐的犬若丸。」墨塵音徐步離去,替身為伯藏主胞弟的他感到悲哀。






================================================================================


以下是溫馨版

 

==================================小時候=======================================

        案上一盞黃燈,照著伯藏主的寢室,而他正在溫習今日所學的樂譜。
 

        突爾,外頭急促的腳步聲劃過寧靜的夜空,房門被聲音的主人奮力地敞開。
 

        「兄長,聽說今天你學了一首新曲,可以彈給我聽嗎?」犬若丸興沖沖地用雙手枕在伯藏主對面,搖頭晃腦直盯著他瞧,眼神中充滿著期待。
 

        「犬若丸,時間不早了,回房去睡吧,明早再彈給你聽。」乖孩子就是要早睡早起。
 

        「不要嘛,現在彈啦,反正我也睡不著啊!」犬若丸不等他的答覆,便撲上床抱著枕頭就定位,等著他彈琴。
 

        「唉……好吧。」伯藏主拿了琴彈奏。
 

        不一會,樂曲仍停留在開頭,犬若丸卻已進入夢鄉了。
 

        「到底是誰說睡不著要我彈琴給他聽的?其實只是想來我這裡睡吧?唉……」伯藏主收了琴,替犬若丸蓋上被褥,吹熄油燈,伏在床沿也沈沈睡去。
 

        今晚的月光特別明亮……

                                                                                                                                                    完    2008.1.11
=============================================================================
天邪:犬若丸被我寫得越來越可憐了=口=
      還沒有一個人可以淚奔五次吧=  =+
                                                                                
(謎之音:還不都妳害的!!<( ‵皿′)╯_ˍ▁▂▃▄▅▆◣  (/  ̄#)3 ̄)/ )
                                                                                                                                                           
      ps為了彌補一下小狗狗,所以才寫了溫馨版...(雖然很老套......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