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補缺二--留心

=============================================================================

        落櫻,一點點地飄下,徐風,一絲絲地吹送,無依的花瓣,最後駐留在他的掌心。


       
目視著那心曠神怡的春意與手中的嬌滴,仍無法撫平他額上緊蹙的痕跡,反而更增添一層憂愁。

        令他煩心的,是一個人,一個重要的人,那個人尚未離開這片土地時,也曾這樣與他結伴來此看這花雨。

        花雨依舊,身邊卻多了點空虛。

=============================================================================

        從他懂事那年開始,這季節總是在櫻花樹下度過。

        「呼……兄長,終於找到你了。」犬若丸幾乎跑遍了他所能到的地方,終於在這佈滿櫻花樹的山坡上,覓得兄長伯藏主。

        伯藏主正舞弄著太刀,見犬若丸氣喘吁吁地迎面來到,便收勢而立。

        「何事?」

        「先生已經來到,授業即將開始,所以父王便差我來找兄長。」


       
「書本枯燥乏味,還不如舞劍作樂。犬若丸,你同我一起練習白狐刀法吧!」伯藏主拉過犬若丸手臂,將太刀交付於他。

        「兄長!白狐刀法歷代只傳嫡長子,我怎麼能練?」犬若丸欲將太刀還於伯藏主,但他卻未接去。

        「沒關係的,傳統是人定的,當然能改,況且這刀法是你日後所需,趁早習得也好。」伯藏主順手摘下身旁櫻花樹枝,作為刀之替。

        「什麼意思?」他不懂,為何他需要白狐刀法?

        「你現在不明白沒關係,來,跟著我一起做吧!」伯藏主不等犬若丸首肯,自顧自地演示起來,自己做一次,還不忘牽著犬若丸手舞一次,半強迫式地將刀法授於他。

        犬若丸知兄長固執,他決定的事,誰也無法更動,所以只好配合著他練習。


       
幾日過去,伯藏主大致上將刀法傳授完畢之後,便要犬若丸熟練,而自己則在一旁奏琴伴和。

        從此,年年這般,他單純地以為兄長喜舞劍,更愛奏琴,因此教他刀法,要他配合,只為譜一頁詩意,但伯藏主真正的心思,卻悄悄地將重責放諸他肩上。


       
兩人越長的某日,第六十四代君宇召喚他二人,欲指示對抗東瀛皇室的戰略要事,卻獨不見伯藏主前來,犬若丸尋去。

        隨琴聲步往,那棵熟悉的櫻花樹下,盤坐著熟悉的背影。

        「兄長,父王有要事交代,隨我一同去吧!」

        「犬若丸,你可有想過,放下一切,天涯海角任逍遙的快感?」伯藏主仍是繼續撫琴。


       
「兄長,既身為白狐國君宇一脈,怎能輕易放下一切?」落地那一刻起便有的責任,如何能放?

        「戰爭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人民是無辜的,只要相安無事,生活正常,即使受天皇統治,亦無妨。」伯藏主不愛鬥爭。


       
「兄長!身為白狐國之人,便有白狐國的尊嚴,大家都不希望附屬於誰之下!」身為君儲,豈能說這種話!?


       
「戰勝戰敗,皆是平添冤魂、徒增殘破罷了,得利者,永遠不是那些出力的百姓,何必?」戰非利民,無用,無義。

        「為尊嚴而戰,百姓皆願付出代價,兄長說這般話,實為不該!」犬若丸不明白伯藏主說此話何意,為國家盡一份心力,本所當為,如此推託令他不由得惱怒。

        「犬若丸,你終究會瞭解,名利皆為虛幻。」他的心早已寄於山水。


       
「我不瞭解,我只知道你已失了白狐國之人應有的認同,我會如實秉告父王,請他裁示。」犬若丸憤恨地離去,心中充斥著對伯藏主幾近懦弱的不滿。

        「唉……」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紛紛擾擾的紅塵,不適合伯藏主,也不適合這個偏遠的小國,只是上位者未曾看清。

==============================================================================

        戰爭仍舊無情地肆虐,雙方損失慘重,最終,卻只換得一張寫著合約的薄紙。

        第六十四代君宇重傷,各地又逢災荒,民不聊生,繼續如此,終走入滅國之路,君宇只能寄望與曾經庇佑白狐國繁榮的綠石,同一脈系的綠磁塘,助白狐國再現鼎盛。

        君宇諳知伯藏主無心在政治軍事上,因此便派他前往中原取來綠磁塘。


       
數月,仍未有魚雁往返,眼下君宇之命如風中殘燭,眾臣苦思,國家未復,君宇於此時崩殂,影響之劇,斷難評估。

        「交給我吧!」犬若丸願一肩扛下。

        白狐國歷代君宇皆由嫡長子擔任,犬若丸非嫡長子,繼位即違傳統,為防人心不服,於是聯合左儀大臣密商,以篡位之姿取得王權,一來不受傳統限制,二來能採取高壓統理,以強硬手段治平國家,以度過危急時刻。

        這樣的謊言,使人民雖有怨言也無法反抗,但強勢政權並非長久之計,於是當國內漸漸地趨向正常運作,犬若丸作風改為平和。

        數年後,國家正式上了軌道,回復到戰前的繁華,犬若丸備受人民愛戴,他是不是正統繼承人已不再重要,只是,他深知他仍是篡位者,總有少數人未能接受。


       
他開始思考,是不是該迎回正統繼承人,但,卻無伯藏主的下落。

        「找他回來做什麼?還不如君宇你拿回繼任文詔,成為正統繼承者。」羅皂全力支持犬若丸繼任,犬若丸這些年來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他早已認定,第六十五代君宇非他不可。


       
「羅皂,不得無禮。君宇,請容我代羅皂的失言謝罪。」雙政深深向犬若丸鞠躬謝罪。


        「無妨,眾人退,讓我一個人靜靜。」犬若丸退了眾臣,獨自一人信步走至海線,眺望著對岸,看不見、摸不著的彼端,有著令他在乎的人。

         「兄長,你可安好?白狐國一切正常,正等著你回來繼承……」===============================================================================

        再次相見,卻因獠娜之事而不及寒暄,獠娜不除,白狐國難安,於是兩人皆以消滅獠娜為先。

        宿怨之戰,戰得辛苦,戰得有價值,但繼命之爭卻於其後正式開始。

        月陰之下,勝負在伯藏主自願受刀,只為將白狐刀奉還犬若丸的剎那決定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不是要這樣的結果。

        「伯藏主適合的是徜徉森林的日子,而你犬若丸才能守護我們共有的國度,白狐刀就交給你了。」他仍堅持任性的自由。

        「繼任文詔已隨八親王靈船回東瀛,去拿吧,那是屬於你的東西。最後,可以聽你……再喚我一聲……兄長嗎?」傷重的伯藏主不支地倒臥塵埃。

        「你以為……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感激你、原諒你嗎?兄長!」他不會感激他,也不會原諒他,他要的,不是這個地位,不是這個國家,他只想要一個家人團聚的時刻……

        白狐國是由誰來繼承,他根本不在意,是他也好,是伯藏主也罷,穩定的國家仍會持續,只是,破碎的家庭也正在持續。

        伯藏主放下一切,放棄王位,得到了遨翔的機會,而他,無法放下的結果,卻是承受更重的負擔,他終於明白,伯藏主視名利為虛幻的理由,他瞭解了,也太遲了。

        從他選擇維持國家的那刻起,注定永遠也喚不回親情的牽絆。

        淚,落下,帶著痛心的後悔……

===============================================================================
       
看著花雨,他想起了最後那一戰的終局,是一道光影帶走伯藏主,犬若丸無法確認伯藏主是生,是死,只能默默地在白狐國等待,等待著總有一天會得到的消息。


       
「兄長,你可願再與我一同看這櫻花盛開嗎?」犬若丸放開手中花瓣,將心情寄託其上,讓它隨風飄遠,直到抵達他希望存在之處……

                                                                                                                                        完           2008.1.10
==============================================================================
天邪:給我一把刀!!    (謎之音:妳要為了寫成這樣而謝罪嗎?=  =+)
      好難寫......Orz
      這大概是所有寫過的文之中,掙扎最久的一次吧......(遠目)
      希望各位大大還能夠接受!!>"<   (速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