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補缺一--無語

===============================================================================

       

          東方海岸,矗立著一座闇黑島嶼,地獄島,百年浮現,其宗旨為收服無惡不作、殘害忠義之罪人。

          景如其名,島上各處皆籠罩著陰森詭譎的氣氛,唯獨一處純淨潔白的沙灘,月光灑落,映照無暇,彷彿象徵著踏上不歸路的罪犯們,心中仍存有未蒙罪惡污染之本性,正等待著重生。

          沙灘上佇足一人,望著皎潔銀勾,令他想起了過往。


       
   曾經,他以為平凡是他一生的寫照,做大事、平天下的宏偉抱負,並不適合他,嫉惡如仇、行俠仗義的英雄情懷,他不需要,他只願看著潮起潮落、月圓月缺,過著沒有起伏的平淡日子。

          但上蒼卻硬生生地在他的生命中,掀起了驚濤波瀾。

          越是想要寧靜,越無法得到寧靜,一把掠奪的烈火,燃盡他居住的村落,奪走了幾乎所有人的性命,只餘重傷的他,望著殘破的家園,問天,為何要讓他經歷這種劫難?

          每個遭遇波折的人,皆欲得到天的答覆,但天永遠無語。

          他不知該何去何從,自知這如風中殘燭的身軀,支持不了多少時刻,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靜靜地等待死神的降臨。
        
          此時,一人身穿黑袍,緩緩向他走近。
 


           「你是……?」死神?

「地獄島主聖閻羅。」

地獄閻羅是嗎?這一刻,終於來了……不敵沈重傷勢,他緩緩地閉上了雙眼,任憑處置。

           聖閻羅為他治傷,並帶他歸附地獄島。

           在地獄島,他開啟了另一個自己,重拾那為防他人厭惡,而隱藏起來窺視內在記憶的天賦,他從未思考過這令他煩憂的能力,也能有所貢獻。
  
           他接受島主的職位,執行地獄島問罪判刑的任務,他並非為了自己,他只望世間無人再重演他的悲劇,這便足矣,報仇,他不曾想過。

           新的生活裡,增添了額外的刺激,那些為了私欲而為所欲為的罪犯,令他有所改變。

           為何那些人會有無窮盡的慾望?追求利益名譽為何如此重要?他不懂,無欲無求的日子,有何不好?不惜傷害別人只為一己,這是怎樣的自私人性?

           無數的問題開始浮現,在腦海中相互衝突,他為了舒緩動盪的情緒,而來到這沙灘。

          「四弟,原來你在這裡啊。」四非凡人甫從中原回轉地獄島,正欲尋鬼伶仃沏茶敘舊,卻不見他蹤影。

 

 

 

 

 

「三哥,你回來了。」鬼伶仃暫且放下思考,以免引他擔心。

「來來來,我泡了一壺從中原帶回來的好茶,快來嚐嚐。」也不等他答應,四非凡人逕自拉著他走。

「是。」他對三位兄長極其尊敬,他已無親人,只有三位兄長願意如此百般照顧,他心底有無限的感激,尤以四非凡人與他最近,剛進地獄島時,是他為他療傷,照看他的生活起居。

而二島主問天譴,教導他地獄島事務,指點他能力的領悟,是如同受業師尊一般,雖然看似嚴格,但他仍能感受到問天譴冷峻外表藏不住的溫柔。

救命恩人,賜與他新生的聖閻羅,公務繁忙,無暇他事,但他的地位,在他的心中卻是重要的存在。

四非凡人為他注滿茶杯,並且開始滔滔不絕地述說著他在中原看到的奇人異士,遇上的有趣事件,鬼伶仃總是默默地喝著茶,靜靜地聽他轉述。

此時,問天譴帶著任務來到,卻未有所吩咐,只是一同喝茶,享受難得的清閒。

問天譴剛飲下第一口茶,門嘎然而開,大島主聖閻羅步入。

「三弟,傳令通報你已回,在大殿等候許久卻不見你來,原來在此愜意啊。」聖閻羅自尋一位坐下,等候四非凡人為他以茶代酒斟下歉意。

「大哥,我以為你有重要的事處理,所以才沒有一回來就去打擾,再說,我正打算稍作休息就去找大哥的,沒想到你就先來了。」四非凡人急忙倒茶賠罪。

「哈,你有此心就好。」聖閻羅給予他一個保留面子的台階。


           四人一同閒話家常,地獄島事務彷彿已不再重要。

鬼伶仃得到了答案,這樣的生活,平凡,他所憧憬的平凡,即使偶而跳脫,但他仍認為是最好的,別人如何判定,他管不著,也不必受其影響,他做他自己,夠了。

       

這種日子究竟過了多久,他數不清,記不得,只願持續,但,曾經捉弄過他的上蒼,又給了他另外一個難解的考驗。

地獄島內奸為四位島主之一,從慕容靈犀的記憶中得知,那人便是他的救命恩人,大島主聖閻羅。

          他心裡無比的掙扎,身為地獄島的領導人,卻知法犯法,罪之重,如聖閻羅自言:「為死而已。」

他該如何做決定?選擇告知二島主問天譴,以他之個性,君主犯法與庶民同罪,加之聖閻羅的身分,罪重一等,這是他不願見的;選擇不揭穿,但他信問天譴之能力,終會查個水落石出,聖閻羅命運如何,他告知不告知,結局仍是不變。


           他不希望兄弟相殘,但這已經是無法更改的必然,他等不到第二次的奇蹟,這次,他要自己掌握,這命是聖閻羅給的,現在是時候還他。

「是我。」他承認這一切的陰謀,都是他所為,他願為聖閻羅擔下這一切罪名。

          「四弟,你仍執迷不悟?」問天譴望他有反省之意。

          「絕不後悔。」唯有如此,才能令問天譴手下不留情。

           兄弟鬩牆的悲劇還是上演了,只是,對象是他,他不後悔這樣決定,只盼事件就此迄終,泛起的漣漪,就隨他消逝。

           如他所說,這親手斬斷兄弟情的悲傷,只有問天譴能夠承受,但他沒有想過,這是對問天譴萬分的殘忍。

 

 

 

「進招吧。」問天譴無奈,他多希望永遠也不會對兄弟說出這樣的話,只是……

交手片刻,鬼伶仃早已抱著必死的決心,多對上幾招,對他來說毫無意義。

飄飄渺渺渺風雲,問天譴心思他定會閃過而發招,卻不知他放棄挑戰生存的機會,一招重重地打在兄弟的身上,他有多麼的不捨,多麼的痛心。


           就在問天譴抱住腳步不穩、搖搖欲墜的鬼伶仃之後,四非凡人即刻以自身真氣渡與他,護住心脈,穩定傷勢。

「三哥,你……」為何要救他?他亡,事情才會平息,住手,不要毀了他想保全聖閻羅的心願。

「不要說話,穩住傷勢。大哥、二哥,你們真的相信四弟會做這種事嗎?他的為人你們也很清楚吧?依他單純的個性,這種攻於心計的陰謀,絕對不可能是他策畫的,我以自身性命保證。」四非凡人相信鬼伶仃永遠是他的乖四弟。

「三哥,不要說了,這事是我……嗚……」語未畢,一股血氣湧上,鬼伶仃便失去了意識。

「四弟!」四非凡人驚呼。

問天譴隨即點住鬼伶仃要穴,他之招,傷於何處他最清楚。

「二弟你也相信四弟是無辜的?」聖閻羅對於這意外的變數,慌了手腳,他以為由鬼伶仃代他而死,是一個很完美的結局,怎奈,算不到四非凡人之舉。

「我會查清楚,他目前還是嫌疑之一,所以我讓他進入假死的狀態,限制他的行動,等待真相的公開。」問天譴雖然剛正不阿,但卻非無情,他願給鬼伶仃一個機會,只是他放棄了,在交戰的同時,腦海中仍盤據著這整起事件,他總覺得有個環節還是未解,但箭在弦上,他只得無奈出招,所幸四非凡人保住鬼伶仃一條生路。

「在真相查明之前,他不再是地獄島四島主。」問天譴抱起鬼伶仃,欲離開地獄島。

「欲往何處?」聖閻羅心急。

「琉璃仙境,如果他是無辜的,再留在地獄島難保不受真正的陰謀者所害,相信素還真會答應此事。」他也明白鬼伶仃有為兄弟頂罪的可能性,他,就是這麼傻。

四非凡人也一同離去。獨留在地獄島的聖閻羅,心知問天譴等人不除必壞事,他的計畫受不起再次的變數。

=================================================================================

           武林瞬息萬變,興起衰退反覆不停輪迴,地獄島既處於武林,便無例外。

           聖閻羅的失敗,只是在歷史上寫入一筆野心的故事,給予說書人一個討生活的橋段。


       
    天不容之人,難存,聖閻羅終究為他的自私自利,而賠上所有,包括自身性命。

無主的地獄島暫由二島主問天譴管理,但他的代掌也非長久之計,他並不是靈之子,不是正統繼承人,再加上他已無心插手地獄島之事,自從聖閻羅背叛,毫不猶疑地重創他,他便覺得自己喪失了判斷善惡的能力,無法察覺朝夕相處的聖閻羅的算計,是他之過。


           他,想放手了。

與四非凡人一同,緩緩地踏上前往琉璃仙境的路途,一切都結束了,是該喚醒鬼伶仃的時刻,也許知道真相的他,難以平復,感到失望,但他仍有知道事實的權力。

 

 

問天譴翻掌凝聚真氣,灌入鬼伶仃要穴,片刻,鬼伶仃業已清醒。

「二哥、三哥……」鬼伶仃坐起身。

「不要說話,靜靜地聽我說。」問天譴將所有的事情訴諸。

「大哥……真的是這樣的人嗎?」他所認識的聖閻羅,不該是這樣,不能是這樣。

「這就是事實。」即使多麼地不堪。

「他怎能如此?為了得到天下,而能捨棄兄弟,為何?」這就叫野心嗎?

「四弟……」四非凡人不知該如何回應。


           問天譴亦無語,這個問題只有聖閻羅明白,只是答案隨之消散,再也無從得知。

「他……幾時變了,變得如此地陌生,變得如此令人心寒?」淚水帶著他的心傷,流下。


           「你記得他是你認識的他,就夠了,事實是什麼,你不需要記得,都過去了,再怎麼去想,沒必要了。今後,做你自己想做的,你已非地獄島四島主,不用再管地獄島的事情,那裡並不適合你,離開那個黑暗的世界,去追求你所希望的平凡。」問天譴輕輕地擁住他,安撫著他的情緒。

淚水,止不住,悲傷,停不下,鬼伶仃祈求時間能夠帶走痛苦的回憶,這是無欲無求的他,唯一的願望……
                                                                                                                                                                終  2007.9.20
===============================================================================
天邪曰:他的故事真的好難寫啊......Orz
        寫著寫著那還算能看的文筆就離小女子而去了
        不!!回來啊!!>"<

    這篇的出現,有一大部分來自一人的怨念XD
        她在msn上打著:飄飄渺渺渺風雲,渺掉我家小伶仃是嗎?
        這怨念之深,令小女子甘拜下風啊XD
        也因此這篇為給她的贈文,安撫一下她激動的情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