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醉簫

==============================================================================
        漫天飛雪,掩蓋不了殘酷的真相,慘白的大地,染上層層鮮紅,一腔的熱血,宣洩不止。

        沒有心機,不懷疑,相信人性,真的無法抹滅世間的險惡陰謀?真誠相待卻換來沈痛的背叛。

        他開始思考,他是否過於單純?他是否該存有防人之心?他是否欠缺江湖歷練?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傻,一顆遭人利用的棋子,卻嚮往天倫之樂,這種想法愚蠢至極。

        棋子,沒有自由,從始至終,他的存在,只為達到他的野心,目的已成,留之無用,唯有丟棄一途。

        他無奈這樣的命運,同時,也感嘆這樣的結果。
        
        他最尊敬的人,在拿起天之灩刺穿他胸口的那一瞬間,慈愛的形像頓時崩解,褪去虛假外衣的他,令他震驚萬分,這樣做,真的對他具有重大意義?

        恨,他無法恨,畢竟養育之恩斷難摒棄,共同生活的那段歲月,他相信他是真心的。

        對於他的所作所為,他想找個理由說服自己,他更希望可以從他口中聽到,這是錐心刺骨、痛苦掙扎下所做的無奈決定,他期盼他會為這樣的決定,而落下滾滾熱淚。

        失望附在毫不顫抖的握劍之手,順著劍鋒傳遍他周身,眉頭深蹙,他不解地望向他,他試圖從他的眼神中發現一絲絲的後悔,但,他只見著目的達成的狂喜,以及嘲笑。

        「為何要告訴我真相?」他希望能走得瀟灑,這才符合他的個性。

        「
黃泉路上走得瀟灑,就太無意義了,抱著怨恨,才有痛快的來世啊!」真相正是他給他的痛苦折磨。

        最後,他要親自送他苦心培養多年,只為今朝的義子,踏上永不復返的黃泉之路。

        就在天之灩拔出的剎那,一道光影帶走身受重傷的他。

================================================================================

          傲峰第十三巔,織劍師墓前。

        奈落之夜.宵先將簫中劍帶至此處調養生息,隨後聽從他指示,轉而回去,趕在最後一刻救下冷醉。

        「他尚有一絲氣息。」宵將冷醉輕放。

        「造化之鑰……還在你身上嗎?」事態危急,這是唯一能救得了他的方法。

        「是。」宵凝聚造化之鑰力量,灌注在冷醉身上。

治癒之光籠罩在冷醉周身,所有創傷開始緩緩癒合,同時消除了毒患,但卻無法讓他恢復意識。


        「嗯……?」宵正疑惑間,一旁簫中劍毒氣攻心,口嘔毒血,陷入昏迷。

        宵見狀,急忙再馭造化之鑰為其療傷去毒,不消一刻,已無大礙,簫中劍也自清醒。

        「多謝你的幫忙。」簫中劍向宵道謝,但卻心繫冷醉情況。

        「冷醉他……」宵不明白為何同樣是接受造化之鑰的治療,簫中劍無事,冷醉卻仍是昏迷不醒?

        「唉……逃避,就是你的選擇嗎?」簫中劍抱起冷醉,將他帶往冷灩的住處。

================================================================================

         一日、二日、三日,在終年風雪的傲峰,時間只在人身上留下痕跡與變化,但是冷醉的情況依舊無絲毫起色。
 
        簫中劍倚靠床邊窗口,吹著應冷灩之邀與冷醉合奏的那首曲子,缺了絃音,聽起來格外孤單。

        「簫中劍,他……」已過數日,見冷醉仍未清醒,宵不知其因。
 
        簫中劍緩緩放下鐵簫,走近冷醉身旁,測得他的脈相正常,早已無大礙,只是,傷身可救,傷心難癒。

        「他無事,清醒與否,全看他了,他若就這般封閉自己,對他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被至親背叛的滋味,打擊之大,任誰也難以承受。

        「為何對他是好事?」

        「至少他不需要面對真相。」簫中劍收起鐵簫,步出冷灩住處。

        
        「你要去哪裡?」

        
        「為冷醉討回他應得的。」他與冷霜城之間的糾葛,也終要有個結束。

        
        宵默默目送簫中劍離去,心思整起事情的發展,至此,他還是不懂,為何簫中劍始終不告訴冷醉事實,為何他仍堅持要冷醉自己找出真相,他怎樣也想不透,這麼做的用意到底是什麼?


        最終,他只看見,冷醉為此所受的痛苦而已……

===============================================================================

        日復一日,同樣的風,同樣的雪,落在始終不變的朦朧世界,不知又過了多少歲月,宵依舊靜靜地守在冷醉身邊。

        
        「嗯……住手……住手啊!爹親!……」仍是緊閉雙眼的冷醉,似乎夢見那天的情景,囈聲不斷,冷汗直流。

        
        「冷醉!」宵雖心喜冷醉有所反應,但卻無法喚醒他。

        
        半晌,冷醉悠悠醒轉。「這裡是……?」

        
        「你終於醒了。這裡是冷灩的住處。」

        
        「前輩的住處?我怎會在此?」冷醉思索著腦海中的片段,突然憶起冷霜城拿劍刺穿他胸口的那一幕,心頭一陣莫名的劇痛。「嗚……」他雙手捂住胸口,面露苦楚。

        
        「你沒事吧?」宵擔心他尚有暗傷未癒。

        
        「我……我沒事。」冷醉很清楚劇痛從何而來,不是那一劍,而是真相,真相深深地在他的心上鑿了一個永遠填補不了的空洞。

        
        是謊言吧?他希望有人告訴他,由冷霜城口中道出的那個真相,是虛假,是會醒的夢。

        
        不可能!他不想相信,他不願面對,即使他早已漸漸地開始接受真相,但他仍存有推翻的飄渺期盼……

        
        「是你救了我?」

        
        「是。」

        
        「多謝你。」

        
        「是簫中劍的指示。」

        
        「簫中劍……那他現在何處?」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簫中劍,對於與他刀刃相向,他充滿愧疚;對於他隱瞞真相,他怒不可遏。

        
        「前些日子交代我取出鑄劍爐,後來不知去向。」他鮮少說明去處。

        
        「鑄劍爐?冷灩前輩的鑄劍爐?」何意?

        
        「是。」

        
        「嗯……」這事不管如何想,見到簫中劍自然可以問出答案,目前他能做的,只有向他道歉一事。

        
        「我去找他吧。」他能去的地方,不外乎是荒城及傲峰,要尋他不難。冷醉主意既定,由傲峰為始。

        
        「我陪你去。」宵隨後跟上。

================================================================================

        離冷灩墓前不遠處,冷醉與宵卻聽見人世間最悲憤的聲音,述說著一個令冷醉痛心疾首的名字,冷霜城。

        
        「冷霜城,是你逼我的!」簫中劍怒火宣洩,瞬間摧毀空無一物的冷灩之墓。

        
        「前輩的遺體……!」冷醉疾奔至墓前,卻見冰棺中冷灩的遺體,不知何處。

        
        「冷醉……」簫中劍雖然知道冷霜城傷他多深,但是冷霜城畢竟曾是他最敬重的父親,他不知道這對甫清醒的他,又是多大的打擊。

        
        「是……誰?」即使答案業已浮現冷醉心中,但,他仍願期待不同的結果。

        
        「冷霜城。」無論他現在是否能接受這般殘酷事實,簫中劍認為隱瞞並無任何幫助。

        
        「為何要這樣做?你到底有何目的?夠了!你早該停手了!」冷醉跪倒在墓前,最後一絲相信冷霜城的希望,煙消雲散。他簡直不敢相信,奪劍傷他也就罷了,為何還要打擾死者的清閒?人性到底在他身上還剩下多少?

        
        簫中劍輕輕地將手放在冷醉肩上,感受到他的身軀因憤怒而顫抖著。

        
        「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我不會阻攔你,也沒有資格阻攔你,我能做的,便只有在旁靜靜地看著,看他必須付出多少代價來償還。」淚水,不值得為他而流,冷醉心裡明白,但仍是潸然淚下。

        
        簫中劍不發一語,他與他一樣痛心,敬冷霜城是冷家之人,冷醉義父,處處禮讓,事事容忍,卻還是鬧至這般惡地,他不想問他到底意欲為何,今日,一招終結,已是他對他最後的寬待。

        
        與冷灩的誓言,終因他的恣意妄為,而徹底失效。禍,自招,冷灩為他檔下的那一劫,簫中劍將重降其身。

        
        不懂珍惜之人,留,何用?

        
        簫中劍離開傲峰十三巔,前去完成身為簫中劍的最後一件事。

===============================================================================

        過程,對冷醉來說,並不重要,結果,如他所料,冷霜城敗得徹底,敗得理所當然。

        
        冷醉緩緩地步入終戰之地,見到的,是功體俱廢、身受重傷的冷霜城,命雖能存,但在他心中,他早與逝無異。

        
        「對我的關懷,你還記得嗎?細心教導,你還記得嗎?這些都是真心的吧?為什麼?為什麼?劍,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讓你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得到?」冷醉哀傷地望著無力倒臥雪中的冷霜城

        
        但是對於冷醉的疑問,冷霜城似是不聞,仍將佇立在他面前的冷醉認成簫中劍,而大肆瘋言瘋語。

        
        「爹親……唉……」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今後如何,都與他無關,至親牽絆斬斷已久,他再多說什麼,也是空談,冷醉無奈地離去。

        
        若有所思地步行至一處斷崖,那裡,他熟悉非常,那便是決裂的開端,冷灩玉殞的所在。

        
        如果,沒有救得簫中劍,如果,沒有帶他回冷霜寒舍,如果,他不認識冷灩,如果,他不是被冷霜城收養……

        
        是不是,就不會有今日?是不是,他的命運就不會如此?

        是,他很肯定這樣的答案,但,時間無法回溯,烙印在他心上的事實,告訴他這不是一個夢。

        他試著接受,試著遺忘,卻不停地想起。

        那天,他在傲峰近十二巔之處意外救起簫中劍,送他回冷霜寒舍休養,幫他得冷灩之助,卻怎樣也沒料到,這是個錯誤的開始,但是,仁義如他,見危不思救,友難不願助,他做不到。

        
        後悔?他不曾後悔,為友如此,他甘之如飴。

        
        怨恨?他無法怨恨,他能怨誰?他要恨誰?怨簫中劍沒有履行與他的約定,護全冷灩?恨冷霜城傷人奪劍?

        
        無奈……除了無奈,他能有怎樣的情感?

        迎著襲來的冷冽寒風,他想藉此靜靜思緒。

        
        此時,一壺酒朝他擲了過來。冷醉順手接住,就口大飲一番。

        
        「好久,沒有跟你共飲。」冷醉將酒壺遞回扔它過來的簫中劍手中。

        
        「是……現在,終於能像當初一樣。」簫中劍豪邁一飲。

        
        「我……要向你道歉,對不住。」傷他,非他所願,他為一時糊塗的行動,向他致歉。

        
        「無妨。」最後他能回到最初的心性,他所認識的冷醉,簫中劍已甚感欣慰,道歉,並不需要。

        「哈,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什麼事簫中劍都是默默地承受,他所認識的他,始終不變,唯一變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我還要向你道謝,謝謝你留他一命,雖然他犯下了這樣的過錯,但,他仍曾經是我的爹親……」他無法將他的好,他對他的關心、擔憂,完全抹殺,畢竟是曾經存在的事實,即使那已經是過往……

       
        「說謝是多餘的。」饒他一命,雖然有部分是因為冷醉,但簫中劍的用意,在於要他利用殘身贖罪,用他剩下的餘生償還。

        
        「我想問一件事。」

        
        「何事?」簫中劍一口飲盡烈酒。

        
        「你什麼時候知道真相的?」為何他絲毫無察覺?

        
        「雙劍完成的那一天,冷霜城向我借劍欲觀,我不疑有他,將劍遞去,就在他把劍交還的同時,劍已出鞘,朝我攻來,我情急之下,將劍奪回朝他刺去,卻被冷灩擋住這致命的一擊,我同時也被冷灩擊落山崖……」現在回想起來,簫中劍仍是覺得冷灩「不殺冷家之人」的誓言,太傻,而為了這樣的約定而失去性命,更是不值。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而我……卻以為……」遭人利用而不自知,冷醉厭惡這樣的自己。

        
        「過去已是過去,回憶就讓它只是回憶吧。」提起也只是徒增傷心罷了。

        
        「是啊,你說的是。」雖然無法完全放下,但至少能夠看開。

        
        「今後有何打算?」

        
        「沒有,也許,繼續待在傲峰,一如往常地生活著。」冷醉從不過問世事,江湖恩怨對他來說太過沈重。異度魔界一行,讓他清楚瞭解,自己並不適合沾染紅塵,他過慣了恣意而為、悠哉清閒的日子,成天的打打殺殺,只會令他心煩。

        
        「這樣也好。」簫中劍知道冷醉並不適合這個血腥殺戮的中原。
        
        「那你呢?為何要取出鑄劍爐?」

        「將四劍融合,打造一把不滅的天之神器,為正義而行。」

        「正義是一條艱辛的道路,但,我知道你不會放棄。」

        「是。」簫中劍將特地從冷灩住處帶上的絃樂,交與冷醉。

        
        「從那次之後,便不曾再合奏過了。」

        
        冷醉接過,與簫中劍鐵簫合鳴,奏出一曲清脆靜心,冷醉藉由琴音,預祝好友早日卸下肩上重擔,屆時,兩人又能暢快痛飲,在這命運交會的傲峰上……

 

                                                                                                                                             終 2007.8.13
==============================================================
天邪:這次寫得很不順手,看起來有點悽慘.....Orz
      下次來寫個小小的個人心得就好,
      太長,有點累贅......
      寫得不好的地方,還望各位大大海涵!!(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