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馬尾萌團申請中
  • 394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雪憶禪--斷章

=======================================================================

             平凡,是一個村莊該有的景象,是平民老百姓們在這江湖中唯一的請求。

  圓教村,安樂純樸的氣氛,一個保持著平淡的村莊,今日,一把無名的獄火,焚燒了這珍貴的淨土。

  綠野稻穗、屋瓦房舍,村裡所有一切,盡受烈火侵襲化為灰燼,無聲飄落,人命,沒有例外。

  在火勢的中心,豎立一人,漠視著周遭的所有,魔,不會同情人類。

  吞佛童子提起朱厭,收於身後,準備離開此地,執行他未完成的任務。

「慢著!」劍邪出聲,欲阻他的離去。

「嗯……?」吞佛童子停下腳步,轉身與劍邪四目相對。

「你是吞佛童子?」一劍封禪便是吞佛童子?他欲殺之人?

「是……汝為何人?為何帶有魔氣?」雖然只是絲毫,但仍能察覺。

「吾非是魔。」

「魔、非魔,汝如何斷定?」

           「吾便是吾。」劍邪並不在乎身份。

「魔界才是汝的歸屬。」吞佛童子心繫任務,不再多說,提步欲行。

「慢著!你不能離開。」混亂的心緒,無法理解的情況,這是劍邪唯一能做的。

「喔……?汝要阻吾?」

「是。」劍邪凝神,蓄勢待發。

「那就指教了。」障礙,要徹底清除。

  吞佛童子朱厭一揮,火焰洪流直奔劍邪。

  劍邪橫劍一檔,化消熾熱魔火。

  一招未了,第二波攻勢已到。吞佛童子趁劍邪檔招的同時,躍身直取劍邪心門,欲速戰速決。

  劍邪側身急閃,怎奈仍是不及,瞬間見紅,見傷同時,劍邪運掌聚氣擊向吞佛童子,拉開雙方距離。

  吞佛童子借力離開戰場,但劍邪快了一步,似水輕柔卻鋒利非常的劍氣,迫使吞佛童子回身拆招。

「汝讓吾失去耐性。」吞佛童子劍眉微蹙,殺招上手。「朱厭.赦心。」

  劍邪欲以招化招的剎那,身後微弱的人聲,使劍邪絲毫閃神,攻勢慢了半分,雖仍是擊出,卻無法完全化消,餘勁在劍邪額上烙下火焰印記。

「呃……」劍邪同時被震退數步。

「分心便是致命,汝站在自己的死路上,有何感想?」朱厭舉起,下一招,將是終結。

「無。」

「那就歸無吧。」朱厭揮下的瞬間,意外頓生。

  劍邪背後第三者發了一掌,直襲兩人。掌氣震開劍邪,轉而正中吞佛童子握劍的手,朱厭離手。

  吞佛童子忽露痛苦神情,身形一晃,向後仰倒,瞬間變回一劍封禪。劍邪見狀,急忙上前攙扶,連同朱厭一起帶離此地。

==================================================================

             劍邪抱著一劍封禪,踏著無奈的步伐,走入人煙罕至的山林。

             他找了個較為寬敞的林間,將一劍封禪放下。

  望著昏迷不醒的一劍封禪,他該如何向他述說這一個殘酷的事實?吞佛童子是他,他是吞佛童子,他尋找的未來,永遠不可能存在。

             劍邪無語,蒼天無語,命運的安排,是刻骨的沈痛……

==================================================================

             今夜無月星稀,闇黑的天空,彷彿與劍邪紊亂的思緒互相照映,舞動的火光,無法指引一個明亮的方向。

  不知道也許對他最好。劍邪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只是這個想法,卻不紮實。真的對他最好嗎?他有知道真相的權力,但他知道之後,會怎麼想?會如何做?

  再多再多的疑問,尚未醒轉的人,卻也無法幫他解答。

「唉……」他不想再思考下去,他知道無論再怎麼想,事實已成事實,再也改變不了,他能做的,只有離開,將這秘密藏在心中,盼望沒有揭露的那天。

劍邪將殺誡留在一劍封禪的身邊,收起朱厭放於身後,緩緩隱沒於黑暗之中……

==================================================================

          初昇的旭日,流金宣洩在樹林間。

          一劍封禪緩緩睜開雙眼,卻看不見承諾要與他同行的人。

        「嗯……?」他的記憶仍是停留在他碰觸朱厭前的那一刻。

          他拼命地想在腦海中找尋錯過的時光,怎奈仍是一片空白,能為他解答的人,此時卻不在他的身邊。

        「到底發生何事?」一劍封禪坐起,碰到身旁的殺誡,劍在,人呢?朱厭呢?

          一劍封禪收起殺誡,在附近尋找劍邪的蹤跡。遍尋不著,他走回了圓教村,只是殘破的景象,更加深了他的疑惑。

村莊一夕覆滅?他四處察看,卻發現此地留有他厭惡的火焰痕跡。

「吞佛童子!」他為何出現於此?劍邪到底去了何處?他到底該問誰?誰能為他解答?

一劍封禪不加思索地返回了梅花塢,他期望在那裡能夠見到熟悉的人物,第一次,他感受到失望的哀傷。

原來不告而別,對另一個人的滋味是如此難受。一劍封禪嚐到他以為永遠也不會體悟的情感。

無奈是多麼令人感慨。

一劍封禪回到冰風嶺,坐在依舊不變的石上,拿起同樣的青色玉笛,吹奏著相同的鵲橋仙,只是,曲終,遠方不見他認為應該出現的那個人。

「究竟發生何事?汝為何要離開?劍雪無名……」

風雪無法回答,也帶不來他想要的訊息……
                
                                                                                                                                   下回終章       2007.5.29 
=======================================================================
天邪:各位寫武戲的大大請受小女子一拜<(_ _)>
      武戲真的很不好寫啊>"<
      終於要結束了,拖了半年多真是不應該呀(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